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POI】【RF】苏醒

Finch站在病床前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男人,这是Finch少数几次看见Reese如此安静的样子。那个男人的眼睛仿佛是最灵敏的探照灯,一刻不停地搜寻着周遭可能存在的危险,而此刻那双眼睛却安静地闭着。
医生严肃的话语仿佛还在耳边,他说:“Mr.Wren,你朋友的头部因为被剧烈撞击所以让他失去了意识。我无法告诉你他多久会醒来甚至会不会醒来。一切只能取决于他自己的意念。”
阳光照耀在Reese的睫毛上,投下一片浓郁的阴影。Finch盯着那片阴影,仿佛下一刻它就会散去,浓密的睫毛会像翅膀般张开,露出下方Finch熟悉的Reese的眸色。
可是Finch没有等到,那人还是平静地闭着眼,让Finch想起了他们第二次见面前那人被酒精麻痹后熟睡的模样。那时的Reese蓬头垢面,因为酒精的暂时戒断而暴躁易怒,他狠狠盯着Finch,活像只时刻提防人家抢走食物的炸毛黑豹。而如今的豹子却在和Finch的朝夕相处的过程中慢慢收起了爪牙,变成了优雅安静的大猫。而自从他们在一起工作后,Reese就再也没将他自己灌醉过。
Finch知道当时Reese的自暴自弃,所以也放弃了一大通宣扬大爱与和平的演讲,只是单单提出要给他一个机会,给他一个目标。Finch很高兴自己的建议能够将Reese拖出酒瓶堆,让他能够重新充实自己的生活。只是Finch无法确定,这份工作能否成为Reese从黑暗中苏醒的动力。
Finch走到床头,一向不喜好身体接触的他握住了Reese的手,然后看着Reese平静的面容说:“Mr.Reese,或许你能听到我。我知道你现在可能陷入一片美好梦境,但请你醒过来,请不要放弃,我......也不会放弃。”

Reese今天很开心,因为今天阳光灿烂略微温暖了冬季的寒冷,买到的甜甜圈洒上了充足的糖霜,号码解决得超顺利,以及,自己居然成功地跟踪Finch了十几分钟,打破了原有的记录,甚至这个纪录还在持续下去。一切顺利都得像梦一样。
Reese看着Finch进入了一家甜品店,服务员小姐像是和他很熟悉一样带领他坐到一台标记了“已预订”的桌子前,Reese透过玻璃窗可以清楚地看见Finch,所以他不打算增加风险进入餐厅。
Finch和服务员交谈了几句,服务员就微笑着离开了,而Finch单手托腮,看着服务员小姐离开的方向像是出了神。不到一分钟,Reese看见Finch的目光突然聚焦,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老板如今竟扬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服务员小姐迎着Finch的微笑走来,而那个微笑随着距离的拉近变得越来越大。
窗外的Reese有点恍惚:“今天这是怎么了?Finch居然对服务员笑得如此灿烂,难道......不不不,不是这样。”Reese瞬间打消了自己脑内乱七八糟的想法,因为此刻随着距离的拉近,Finch的目光看去的焦点对象不是服务员,而是她手中端着的巨大的香草冰淇淋。老天!现在可是冬天!
Reese看着自家老板一改往日的严肃,像个小孩子一样死死盯住那盘冰淇淋,在服务员放下餐盘告别后就以以惊人的速度拿起勺子舀起冰淇淋,闭上眼开始慢慢地品尝。Reese觉得更恍惚了,但他注视着Finch满足的笑容也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转身离开店外。
关于老板孩子气的小爱好,这个秘密维持得越久越好。

Reese觉得自己的好运最近来得有点快,昨天才跟踪Finch,看到他在甜品店里吃冰淇淋吃得不亦乐乎的另一面,今天因为号码的问题让他更了解平时被Finch刻意隐藏的秘密。
好吧,首先从号码说起。
号码出现时让Finch头疼不已,因为这次的号码几乎没有留下网络数据,所以他猜测是过着双重生活的人,Reese和Finch只能分头出外勤调查。而Reese在看到这次的号码时,却莫由地觉得十分眼熟。随着调查的推进,他们发现是一个人盗用另一个人的身份,在面对一位看起来有所隐瞒的男士和人畜无害的女士时,下意识中他们将那位女士作为受害者,交由Finch带至安全屋保护。Reese心里隐隐约约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有什么不对,可当Reese发现他们决策错误的时候已经晚了。Reese一边帮着那位耍小聪明的男士解决毒品团伙,一边想要赶快去警告Finch时,耳机那边熟悉的声音一改往日的条理有序,接着传来电流的杂音后,一片安静。Reese在心里大呼不好,无奈自己手中的麻烦没有解决,抽不出身。Reese只得给“任劳任怨”的Fusco警探打电话,让他立马赶到安全屋去。
Reese一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就立马给Fusco打去了电话,收到对方已经找到Finch的肯定回复后终于放心地松了口气。可接着,Fusco的下一句话让Reese已经放下的心再一次被提起来:“喂,小子,你还是快过来吧,眼镜儿他好像.....有点奇怪。”
等Reese到了警局门口看见Finch的时候,他怀疑Fusco的程度词是不是没有用对。眼前这个人岂止“有点”奇怪,如果不是那标准的三件套和僵硬的脊椎,Reese都要怀疑是不是Finch有一个面容一样、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兄弟,而自己面前这位牵着Fusco快要跳舞起来的一定是弟弟。
Finch看见Reese时几乎立马抛弃了将自己从毒贩头子手下救回的Fusco,用身体可以承受的最大速度跑到了Reese的身边,仰起头笑嘻嘻地看着他。
警探揉了揉太阳穴,像是终于甩掉了一个大麻烦说:“神奇小子,行行好,以后这种事就别叫我了,年纪大了心脏不好,经不起吓。”
“他怎么了?”Reese小心拉过Finch,免得他跑上马路被车撞到。
“还能怎么?就是被那个女人下了点摇头丸之类的东西,正嗨着吧。”Fusco感觉自己头又疼了,“我要去做点文案就给了他台笔记本电脑让他自己玩,谁知道他差点就黑进了五角大楼。还好我发现的早......不说了,你快把你家眼镜儿带走。”说完他就挥了挥手,像是想要把他们从视线中挥走,然后转身准备回到警局。
Finch用兴奋的语气朝着Fusco离开的方向喊道:“下次见!警探先生!”
Fusco听到这句话明显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好了,”Finch用他明亮的绿眼睛看向Reese兴奋地问,“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Reese看着Finch的眼睛,在那里面能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倒影,他忽然觉得此情此景仿佛在哪里发生过。接着,他笑了,他说:“Finch,你想吃香草冰淇淋吗?”
回应他的是Finch惊喜的欢呼声。
Reese将Finch带上了车,因为Finch的手舞足蹈他只得亲自帮副驾驶上的Finch系好安全带,距离近得他可以感受到Finch的呼吸,痒痒的,从耳边一直到心底。
Reese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Finch的好奇。他总是明里暗里地打探Finch的喜恶,在和Finch的相处过程中去了解这个人。越是了解,Finch在Reese心中的地位就越重。Finch带给了他和Jessica带给他完全不同的感觉,如果说Jessica是可以温柔吹醒万物的春风,那Finch就是可以点亮一切黑暗的阳光。而Reese对Finch的所有感情,另一个当事人却全然不知。比如现在Reese还因为刚刚的近距离接触心猿意马时,旁边这位却在滔滔不绝地给Reese普及冰淇淋的相关知识。
“将近800年以前,冰淇淋源于中国。大约在1700年,冰淇淋传人美洲大陆,乔治·华盛顿总统对这种新工艺痴爱异常。1851年,扎卡布·费斯赛尔在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开办了美国首家冰淇淋制作工厂......”
“诶!鸽子!这是一只原鸽。它们分布在印度次大陆的部分地区、古北界南部,引种至世界各地,如今许多城镇都有野化的鸽群。主要是植物性食物,包括各种植物的果实和种子......”
Reese结束了脑袋里“如何攻略毫无戒备的老板一千种方法”,将车停下,心虚地瞄了一眼Finch,然后清了清嗓子,打断了Finch的科普:“咳......Finch,我们到了。”
Reese转身帮Finch解开安全带,不被束缚的Finch立刻呲溜一下想要钻出车厢,却没留意,一头撞在了车门上。
Reese看着Finch转过来捂着头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绿色的大眼睛里噙满了水汽,Reese只能用咳嗽声来掩盖自己不太厚道的笑声。
Reese拉着Finch走进昨天Finch来过的甜品店,后者正一边揉着刚刚被撞到的地方,一边四处观察。终于他看到了自己寻找的目标:“Miss.Preston!”
被叫到名字的小姐转过身来看到Finch露出了微笑,和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就径直向他们走来,Reese认出她就是昨天那个服务员。
“晚上好,Mr.Wren,还是和往常一样?”
Finch点了点头,拉着Reese到他的老位置上坐下。
不一会儿Preston就端着和昨天一样的香草冰淇淋上来了,Reese吃惊地发现原来它看起来比自己昨天在窗外看到的还要大。
Finch“耶”了一声就立马拿起勺子与那个巨大的冰淇淋开始奋战,吃了一会儿他察觉到Reese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想了想就舀了一勺冰淇淋递到Reese嘴边,Reese张嘴一口含住,嘴里冰淇淋的冰冷让Reese在开着暖气的店里打了一个冷战,仿佛他被重新甩到寒冷的室外。
Reese看着Finch一口接着一口地吃着冰淇淋,心里居然有点佩服。
只是这种佩服的感觉没维持多久。等他们吃完冰淇淋开车回图书馆的路上,Finch突然捂着肚子大声呼痛。Reese看着Finch额头上疼出的冷汗手足无措,只得一踩油门直奔最近的私人诊所。
接待他们的是一个年轻的女护士,她拦下手忙脚乱巴不得冲进诊室的Reese,又看了看Reese旁边捂着肚子脸色苍白的Finch,然后拿出记录表问Reese:“什么症状?”
“他肚子突然痛!”Reese说完又着急忙慌地想要去喊医生。
护士小姐又将他拦下了,低头在病情记录表上写:“多久开始的?”
Reese停下来,摸了摸头:“刚刚吃完冰淇淋就开始了。”
“冰淇淋?!”
“对,”Reese点了点头补充说,“昨天也吃了。”
护士停下笔,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Reese。
“呃......”Reese想了想,用手测了测自己头的大小,然后将手围成自己头的大小举给护士看,“这么大一份。”
“胡闹!”女护士一手把记录表往Reese怀里一丢,“现在是冬天你还让他连续两天吃这么多冰淇淋,肚子不痛才怪!”
然后她转身接了一杯温水,在接待台里翻出了一包盐,撒了一点进去,然后让Reese给Finch喝下。
看到Finch的脸色渐渐缓和,紧绷的身体也慢慢放松,Reese这才放下心,转身想道谢。
女护士没等他把感谢的话说完,就翻了一个白眼阻止他:“行了,他好了就带他回家吧。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一点度都把握不好?宠人也没这么宠的啊。”
Reese剩下的话全哽在了喉咙里。

处理完了所有事,Reese终于带着Finch回到了图书馆。
Reese把刚刚在便利店里买的一打水和被子放在Finch怀里,让他去小隔间里好好睡一觉。可Finch却不愿意放过他:“你不想聊聊吗?”
Reese笑了笑说:“不了,否则你明天早上醒来会后悔的。”
“别啦,问我什么都行噢。”Finch用他软软的声音说。
Reese上前,轻轻地将Finch揽进怀里,然后轻声说:“晚安,Harold。”
Finch在Reese怀里发出的声音传出来闷闷的:“晚安,John。”
然后Reese笑了。Finch听见笑声抬头看向他,眼中闪着疑惑。
Reese抱着Finch没有挪动,但是他低声说:“你不是他。”接着他放松了双臂,拉远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继续补充道:“你不是真正的他,你不是Harold Finch。所以我在哪里?梦境吗?”
Finch惊愕地张了张嘴,问:“你从多久发觉到的?”
Reese摸了摸Finch的头:“我一直觉得这一切都很熟悉,只是不敢去深思,直至刚才。”
“刚才?”
“对,”Reese看着Finch,他的眼中充满某些浓烈的情感,“你忘了吗?那天晚上你叫的人不是John,是Nathan。”当他说完,周遭的一切瞬间变成黑暗,只有Finch站在那里看着他。
“你要走了吗?”Finch问,“可是如果你想留下来,我可以陪你实现所有的梦。”
Reese低下头,最后亲吻了Finch的额头说:“不了,你让我想起来如果我不回去,那又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然后,Reese闭上了眼,等待一切重新归于平静的黑暗。

当Reese醒过来时Finch正坐在床边一边向Shaw和Fusco告知号码当前的位置,一边握住Reese的手,摩挲着上面因为长期使用枪械留下的茧。Finch突然发现Reese的手动了一下,他急忙看向Reese,床上的人紧闭了好久的双眼终于睁开了。
“Finch?”Reese因为长时间没说话,声音有些沙哑。
“Mr.Reese!你终于醒了!”Finch的声音因为兴奋竟带上了一丝哭腔。
Finch匆匆忙忙地去拿杯子给Reese接水,Reese乘机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一间挺舒适的单人病房,房门上大大地写着三个字母:VIP,周围除了电子设备的工作声外听不到其他杂音,那周围应该没有旁人了。果然是Finch的作风。噢,说到这个,Reese发现Finch几乎将图书馆的电脑设备都搬过来了。
Finch端来一杯水,小心翼翼地扶Reese起来,在他的身后放上了一个枕头,让他可以舒服地半靠在床上。然后Finch将装了温水的杯子凑到Reese嘴前,慢慢地让他喝下。
温暖的水终于湿润了干涸已久的喉咙,Reese感觉自己身体有点疲软但慢慢在恢复生机。
Finch将杯子放在桌上,有点紧张地问Reese:“Mr.Reese,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
“有。”Reese看着Finch,严肃地说。
“什么?!”Finch急忙站起身,想要去按床头的呼叫按钮。
“Finch,你喜欢吃香草冰淇淋吗?”
“什......唔!”Finch停下动作,低头看向一本正经说出这句话的人,然后他反应过来Reese说过了什么,一瞬间脸变得通红,还咬到了舌头。
“嘶!Mr.Reese!我说过不要跟踪我!我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
病房里传来了Reese爽朗的笑声和Finch恼羞成怒的责怪。
嘿,谁说梦境不能成真?


-继续取名废 情节与原剧有所改动 应该是糖......吧 本来想写写脑洞结果一不小心写了这么多2333333 因为太困可能会有差错 请大家帮忙抓抓虫吧 好晚了 我明天还要上学(哭)

评论(5)
热度(32)
  1. 玅玉律阿宅骑马找丁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