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POI】【RF】心里揣了只兔子

警告:RJ友情向 

 


故事的开头往往平淡无奇,可不知为何总能发展出各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拼了命想要增加自己的戏剧性。可那仅仅是故事。Reese觉得如果真的有另外一种未知力量在引领自己的生活,那它一定分不清故事和现实的差别。说真的,Reese活了小半辈子,除了在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服役这一个标签略微将自己和普通美国青年割离开来以外,他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

可是他不去找转变,不代表转变不会来找他。

那还是一个夏季的夜晚,Reese刚刚被批准了几天的假期重新回到纽约。他刚看完电视上播的午夜电影,身体里每个细胞都因为电影中男主角的英勇无畏而振奋起来,想着反正自己现在也睡不着,不如上街逛逛,顺便买几罐啤酒。当Reese一手拿着一罐刚从便利店买来的啤酒正喝着,另一手提着剩下的几罐沿着街道慢慢往回走时,身后传来奔跑的脚步声,由远到近。随着距离的拉近,Reese看见一个老者拼命追赶他前方的年轻人,那年轻人手上拿着一个和他年纪明显不符的破布包。

“帮忙抓……抓小偷啊!”老人看见Reese后,分出了一部分力气冲他吼道。

Reese抓了抓脑袋,顺手抛出手上正在喝的那罐啤酒朝年轻人的膝盖砸去。

Bingo!正中目标!年轻人直接一个大字型趴在了地上。

那老人气喘吁吁地终于追上了,撑着腰大口地喘着气。Reese夺过年轻人手中的破布包还给老人,老人检查了一下包里的东西,然后拿出一点零钱递给年轻人:“连我这么破的包到抢,看来你一定是走投无路了,拿去买点东西吃吧。”年轻人看了老人一眼,然后接过钱起身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Reese扬起了眉,仔细打量着在包里翻找着什么的老人:他的头发全白了,听口音他应该来自英国,身上的长袍带着岁月和泥土的痕迹。

老人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也没什么感谢你的,送你一个小礼物吧。”然后他盯着Reese的眼睛,仿佛能从里面看出什么,他问:“小伙子,你孤独吗?”

“啥?”Reese不明所以。

老人对Reese眨了眨眼,然后指着他的心,说:“不管怎么样,保护好你的心。”Reese看到一束金色光线从老人指尖射出来,那光线仿佛有温度,暖暖的,直至心底。老人拍了拍Reese的肩膀,留下目瞪口呆的Reese就离开了。

等Reese反应过来方才自己好像看到的是魔法,想要叫住老人时,那人已经消失在浓郁的夜色中。

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一个梦,丝毫没有真实感。那温暖的温度、陌生的老人和青年都已经消失,街道上又只留下了Reese一人。Reese拍了拍自己的头,他一向挺自豪自己的酒量,今天这是怎么了?

 

“Mr.Reese!”

在酒精作用下睡着的Reese被陌生的嗓音吓醒,一激灵坐起了来,下意识拿出枕头下的匕首。他环顾了整个房间,却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

“闭上眼睛,顺着声音你就能看到我了。”那个声音说。

Reese依言闭上了眼,预想中的黑暗没有袭来,被一只毛绒绒的动物代替。白色的毛发,长长的耳朵,一只……兔子?

“早上好,Mr.Reese!我根据你的生物钟叫你起床,希望不会让你反感。现在窗外天气很好,温度也不高,你要去锻炼一下吗?噢,我忘记了!这是你难得的假期,你想要吃点早餐吗?还是说……”

“停停停停!”Reese还是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谁?”

兔子三瓣嘴随着它说话一张一合:“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昨天晚上?

噢!Reese全都想起来了。

“对!就是那位老先生把我送给你了,一般来说我们是不会轻易成为归属品的,都是机器将我们分配到各种地方完成不同的任务,之后便会让我们回到家乡。不过那位老先生看来和机器有什么关系吧,既然我被选中了陪伴你,以后的日子我们就好好相处吧!”

这真是自己印象中那种温软安静的兔子吗?看它话唠的样子Reese觉得它更像一只叽叽喳喳的鸟儿。等Reese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

“Mr.Reese,请不要质疑我现在的形象,我们这个种族是根据任务需求来变换自己的形象的。如果你更喜欢鸟类的话,很抱歉,我现在没法改变了。不过说到这个,我也很喜欢鸟,你看它们自由自在地飞翔在蓝天之上,身体虽小可五脏俱全……”

“停停停,”Reese再次阻止了它的滔滔不绝,“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是个秘密,不过你可以叫我Mr.Finch。”兔子抖了抖耳朵,愉快地说。

果然,人,噢,兔如其名。

Reese打笑道:“我还以为我的内心会有一匹狂野的狼或者豹子呢。”

兔子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严肃地说:“嗯……可能是你的内心比所你表现得更柔软吧。”

Reese呻吟了一声,让自己重新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自己就单单纯纯的想见义勇为,可偏偏事情的发展差点毁了他的世界观。魔法?住在心里的兔子?这些真的不是电影电视里才有的吗?

兔子愉快的声音再次响起:“Mr.Reese你想去吃点早餐吗?我记得离旅馆不远处有家餐厅的火腿蛋松饼很不错……”

 

结束了几天休假的Reese重新返回部队时,也差不多适应了自己心里住进了一直话唠兔。说实话,Reese挺享受被陪伴的感觉,在自己出任务的时候有它在自己心里咋咋呼呼地叫自己注意安全的感觉真的不赖。童年时期父母的缺席和常年的军队生活让他几乎快要忘记自己除了被肾上腺素所支配去前线奋勇杀敌的激愤以外,还有其他的情绪。先不说这些,光是平时逗逗Finch已经成为Reese在训练之后最佳的休息方式。

“Mr.Reese,我们今天去哪儿?”

Reese闭上眼,看见兔子因为被从睡眠时间中叫醒而显得有点困乏,本来就红红的眼睛现在看来颜色更深了,他觉得有点过意不去:“Finch,你还好吗?刚刚吹响了紧急集合,今天要不你再睡会儿?”

“不,”兔子抖了抖毛,缩成了一团,接着说,“你需要的时候我得一直在。”

Reese露出一个微笑,随后他感觉自己的后脑勺被打了一下,回头看见自个儿的长官没好气地看着自己:“笑什么笑?还在做梦?快去集合,西部有情况。”

Reese吐了吐舌头,跟在长官身后前往集合地点。

任务完成得很顺利,但如果对于Finch来说,那绝对是糟糕透顶的体验。Reese可以感觉到Finch在每次听到炮弹声时惊恐地在自己心底乱窜,有时甚至被直接吓得蹦起来。

“Mr.Reese请注意安全!”兔子一边吓得垂下了耳朵,一边还不忘叮嘱他。

“放心吧Finch,我怎么也不会让你出事不是?”

Reese想起那位老人最后给他说的那句“保护好你自己的心”,如果从前说他是奋不顾身,丝毫不畏惧死亡的人,那现在他的心就是他的盔甲,也是他的软肋。这只莫名其妙闯进他心里的小兔子,给他沉闷的生活重新带来了生机。不过万幸,这个盔甲会让全世界看到,而软肋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日复一日的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Reese总是下意识地时常摸摸自己的胸口,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告诉他Finch还在这里。他更加奋勇地杀敌,在敌人射击自己前先将他们干掉,他想用行动证明自己值得Finch的陪伴和信任。

“我不喜欢枪械,因为它们的每一次使用都会带来无可避免的伤害,你无法预料每一颗向你飞来的子弹。”

当Reese某次被敌方的子弹击中肩膀时,他听见Finch在他心里闷闷地说。Reese当时没有接话,他无法和Finch讨论关于武器的看法,心里想着“还好不是心脏,还好Finch还在”。

Finch感觉到了Reese的疼痛,问道:“Mr……John,你还好吗?如果你想要休息就告诉我,我不想打扰你。”

Reese轻笑:“你再叫一声‘John’我就没事了。”

“……John。”

“这就对了嘛,Finch,快告诉我你的名字。毕竟你都住进我心里了,我们何必这么疏远呢?。”

“Mr.Reese,你都可以开玩笑了,那看来没什么事了。”Reese闭上眼看见Finch翻了个身缩成一团背对着他,只露出了短短的尾巴。Reese想到如果兔子有实体的话揉起来一定很舒服,不过按它的性格一定会炸毛,甚至咬自己都说不定。

 

这次受伤为Reese赢得了紫心勋章和一段假期。

Reese收到批准立马整理行李,带着Finch远离炮火回到了纽约。

这次他遇见了一位美丽的女人——Jeesica。那时他正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听Finch讲述它们种族的故事:

“平常我们会接受机器的指令,然后去完成各种任务,多数是给人类帮助。不像你们喜好用武力解决问题,我们更喜欢精神上的引导,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我有一个朋友,叫Grace,曾经帮助一位年轻的画家重新找回了灵感。”

“性别?噢,我们不需要繁殖,我们的存在就像是你们的思维那样,从一切开始时便出现了,所以也没有性别之分,只是平常会根据喜好来选择。”

“感情?当然会有啦!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住在你们的心里的原因。刚开始的我们不会理解这些感情是什么,但只要住进过某人的心里,那就会感受到这些情绪,并拥有它们。你们所具有的的所有情绪我们都具有,我们也会感觉到爱和恨……”

“Mr.Reese,我感觉到你心跳在加速,体内的苯基乙胺在升高。根据我的理解是……你恋爱了?”

“才不是!”Reese在心里辩解道,尽管Finch听不到。

Jeesica站在Reese面前羞涩地笑着:“那个,请问可以要你的电话吗?”说完她指了指自己远处斜后方几个朝着这边捂嘴偷笑的女孩。

Reese感觉Finch在自己胸腔里快要蹦出来了。

“噢,好的。”Reese接过她的手机,把自己的电话和名字输进去。

Jessica接过手机,朝Reese感激地笑了,然后朝那些女孩的方向摇了摇手机,跑了过去。

“噢!她真不错!”Finch说。

Reese问:“Finch,你是在因为我刚刚转移了注意力而生气吗?”

Finch扔下了一句“才不是”就转过背不理他。

 

当天Reese就接到了Jeesica的电话,告诉他今天是几个女孩子什么“大冒险”游戏,不过多谢Reese的配合,作为答谢请他喝咖啡。

来来往往几次出去约会,Reese越来越了解这个女孩。她浑身上下充满了阳光的气息,美好得仿佛拥有了时间一切最好的品质。他们两个一拍即合,喜欢同一个乐队,热爱相同类型的电影,拥有着惊人的默契,可偏偏只局限在朋友的关系上。

Finch问过他,既然两人如此合适,那为什么不在一起?

Reese只是摇了摇头,告诉它并不是所有适合的人都会在一起,有的人适合当恋人,但有的人只适合当朋友,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如果在一起反而会毁掉这一切。他知道Jeesica也是这样想的。她值得一个真正适合她的人。

每一次Reese重返纽约之后,总会和Jessica见面,两人的友谊和默契没有因为空间和时间而有丝毫动摇。

“John,你心里是不是有人了?”Reese再一次回到纽约时,他们重新坐在第一次见面的公园里聊天时,Jessica问他。

“没有啊。”Reese在心里接了下一句,“不过有只兔子倒是真的。”

Jessica有些惊奇:“我还以为你这么惹眼的样子应该早就有女朋友了。”

Reese笑着往她那边靠:“如果你找到我没有,你就会追我了?”

Jessica白了他一眼,顺手给了他一拳,然后接着有些认真地说:“我觉得爱情反而不适合我们。Reese,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订婚了。”

Reese拉远了他们的距离,然后仔细地看着Jessica眼中幸福的光芒,确认了她刚刚所说的真实性,然后重新拉近距离,紧紧地抱住了她。自己怀中这美丽的女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Jeesica拍了拍Reese的背,说:“John,你迟早也会遇见那个人的,你一定要坚信。”

Reese点了点头,然后告诉自己,即使自己找不到那个人,至少Finch的陪伴还能让自己的心没那么荒凉。

等到Reese告别幸福的Jess订好了明天一早的机票,重新准备返回部队时,CIA联系了他,告诉他已经被录用。

“Finch,今天晚上吃什么,我请客!”Reese心情大好地说。

“Mr.Reese,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我在你心里,不是在你胃里。更何况我不需要进食。不过,恭喜你,John。”Reese从兔子红红的眼睛里看到它为自己发自真心的高兴,“还有Mr.Reese,我们能快点回去吗?我感觉快要下雷阵雨了。”

Reese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那有怎样,我淋雨没事,反正也淋不到你。”

“……”

“哈哈哈哈哈,Finch你原来怕打雷吗?”

“Mr.Reese!请你记住我现在的形态是一只兔子!”

 

所有的一切都往着良好的方向发展。

转眼间,Finch已经陪伴他从1991年走到了2011年。

Reese觉得自己没准就这样在CIA做做任务,调戏调戏Finch,兢兢业业地一直干到退役也不失为一段有趣的人生。这么多年跟随Reese四处奔波,但还是没能让Finch适应打斗。不过没关系,Finch只需要安安稳稳地呆在他心里,偶尔炸炸毛、乱窜一下说不定还能强身健体。

可是Reese丝毫没有意识到,生活从来没有“平稳”这个性质。

在Reese马上要和自己的搭档Kara前往中国鄂尔多斯去执行任务前,他接到了两条消息。第一条是Snow告诉他,Kara已经叛变,让他拿到程序包之后就清理掉她。第二条则是接到了Jessica的语音留言,Jess在电话那边的声音听起来特别不对劲,仿佛带上了哭腔,Reese打算完成这次任务后就立刻回去找她。

可等他发现这次的任务只是个幌子,已经是拿到程序包,准备撤离的时候了。那时他刚放下了手中已经上膛的枪,对着正在空地上扔信号棒的Kara交代组织的任务,还未开口就被Kara射出的子弹狠狠打中了他的肚子。从Kara的口中听到相同的命令后,    Reese明白了这次任务真正目的是组织想要清除掉他们俩。Finch察觉到Reese的疼痛和失望,打焉了似的趴在心底,不敢去打扰Reese。

Reese苦笑着将事实告诉了Kara,趁她愣住回头看向信号棒时捂着伤口逃出大楼。等他刚刚抛出不远,身后便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高大的建筑瞬间被火海吞噬。

Reese开始怀疑自己从参军到加入CIA的所作所为是否值得。他从来不吝啬于为了国家和组织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他将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投入了每一次任务之中,从来不质疑任何一个命令,只会忠诚地服从。而他的忠诚换来了什么?Reese感觉自己的心中被愤怒和失望充斥了,他看着眼前这个被夜色笼罩的世界,猛然发觉原来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只是一个可以被轻易放弃的人。

“John……”Finch轻轻地唤了一声。

Reese清了清嗓子,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静一点:“我没事,Finch,别担心。”

Finch没有说话,就安静地继续趴着,它能感觉到Reese心里浓浓的压抑感,沉闷的气氛快要让它喘不过气。

Reese迫切地想要回到纽约,他迫切地想要见见Jeesica,想要感受自己所熟悉的环境,怎么自从自己到了这个陌生的国家之后,一切都变了?他对伤口做了紧急处理,取出了Kara埋在他身体里的子弹,用外套把被鲜血浸染的衬衫遮住,然后用假身份回到美国。

Jeesica的家在郊外,Reese便在附近的小镇里偷了一辆车,驱车前往。他尝试忽略自己腹部传来的疼痛,随着离Jessica家里的距离渐渐拉近,他控制住自己心里的阴郁——等见到Jess,她一定会用最灿烂的笑容迎接自己,安慰自己说一切都过去了。

Reese将车停到Jessica家的不远处,刚好看见一个男人背着公文包,穿着一身警服从屋里走出来,随后开车离开。Reese猜测那应该是Jess的丈夫。

Reese顺利地运用开锁工具进了屋,他想要给Jess一个惊喜,可屋内的安静让他惊讶住了。他调动所有感官,却无奈地发现屋内确实空无一人。曾经灿烂过的花束盆栽因为长期没人打理,已经枯死了。速食盒和啤酒罐杂乱地丢在茶几上,男人的衣物胡乱地堆放着,可Reese知道,脏乱绝非Jessica的风格。走廊的柜子上摆放着几张Jessica微笑着的照片,仿佛是这屋子里唯一有女主人存在过的证据。

Reese拿起照片,仔细地看着照片上那个人露出的熟悉微笑,然后打开了手机,重新听了Jessica的最后一条留言,她说:“我想跟你聊聊,John,我需要你。”语气之中是Reese在Jessica身上从未感受过的脆弱和慌乱。

Reese找到了一盘记录Jessica结婚时候的录像带,Jess和她的丈夫——先前他看到从房里出来的那个男人——正在聊天,但当他们看到镜头对准他们时同时举起了酒杯,朝镜头微笑祝贺。画面一闪而过,可偏偏Reese观察到了那个男人的右手。Reese将画面重新倒回到先前Jessica两夫妻谈话的场景,那个男人的右手,放在Jess的颈后,像是野兽抓住猎物后用爪子将猎物控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Reese见过了太多人,他可以轻易地分辨出自己眼前的男人占有欲强到了极点。他看着屏幕上的Jess,突然想起那天公布订婚消息的Jess,那时的她笑得一脸幸福,可偏偏没有想到自己一步一步在走向深渊。而他,以Jess最知心的朋友自诩,却在她掉入深渊、试图挣扎求救时离开了她。

Reese不知道自己来来回回看了这盘录像带多少遍,将他从回忆中拉出来的,是某人下班回家的开门声。

Peter,Reese记得Jeesica告诉过自己她丈夫的名字,曾经自己以为这就是真正适合成为Jessica伴侣的人的名字。而那人此刻却正对着Reese大吼:“是他让你来的?来恐吓我?你告诉他,我没有钱给他。”

“你没有什么我想要的。”Reese感觉自己的感情已经慢慢变得麻木。

“你到底是谁?”

“我也想知道,”Reese对着Peter扯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我知道我曾经是谁,我是那个看着她走向绝路却没有阻止她的人,我是那个在她需要拯救的时候忽略她的人。而现在,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谁、我因为什么存在的人已经不在了,她走了。可是,是谁把她夺走了呢?”Reese的目光直直的看向Peter。

Peter偷偷地拿起火炉旁的炉灰钩,但是这个小动作还是被Reese看见了,Reese摇摇头,起身快步向Peter走去……

 

Reese不知道自己这种状态已经多久了,自从那天晚上从Peter家中出来后便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噢,他当然没有杀死他,让那种人直接死掉未免也太便宜了,Reese有更残忍的方法。

Finch离开了。就像它到来那样,这一次它走得安安静静。当Reese发现Finch安静了太久,闭眼去寻找它的身影时,视野中却没有了那一团毛绒绒的兔子。他忽然想起那个老人叮嘱他的话“保护好你的心”,而他已经让自己的心四分五裂了,Finch还能如何在此存活?或许离开自己这个被全世界抛弃的人,重新回到家乡,是对Finch最好的选择。

Reese已经感受不到强烈的感情,心脏就像被撕裂出了一个大口子,在胸腔中孤独地跳动着,除了维持Reese毫无意义的生命以外再无其他用处。他白天就走过纽约的各个街道,或是坐在地铁的角落,喝着手中的酒将自己灌醉,周遭的一切都与自己毫无关系;到了晚上,他就随便选一个偏僻的背街小巷,裹紧自己身上的衣服,席地而睡。他就像是在这个城市生活的行尸走肉,用酒精麻痹自己的每一个神经,直到它们和自己空洞的心一样麻木。

可是今天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与昨晚睡前的不同了,这不需要多好的认知能力,只需要知道自己仿佛是身处在某家星级酒店的房间内,自己身下是柔软的大床,头发和胡子明显被人修理过,甚至连全身的衣物都换成了全新的。

Reese的脑海里警钟大鸣,他观察着身边的一切,隐隐约约听到房外有人走动的声音。

Reese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看见了一个男人正背对着他将一个塑料袋中的中餐外卖拿到餐桌上放好。男人察觉到了Reese的靠近,转过身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Reese这才看清楚男人是个穿着讲究三件套的小个子,他戴着眼镜,挺直着背,笑得一脸温和。

小个子正想张嘴说什么,可是Reese没有给他机会。他冲过去将小个子压在墙上,然后狠狠地逼问他:“你到底是谁?”

小个子仿佛因为被Reese突如其来的冲力压在墙上而撞到了后背,他痛吸了一口气,原本就显得有些苍白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小个子将呻吟声压下,然后小声地说:“Mr.Reese……疼……”

即使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再次听到这个声音,Reese还是立马认了出来。他看向小个子镜片下的眼睛,问道:“Finch?”

Finch用Reese眼睛可见的最小幅度点了点头。Reese立马放松了对Finch的束缚,然后站远一点让Finch放松下来。Finch揉了揉后颈,然后露出了一个略带歉意的微笑:“真抱歉让我们再次相遇是以这样的方式开始。”

Reese终于让自己的大脑适应了现实,他问:“可是你为什么是以这样的形式?我上次见你,你还是……”

“一只兔子?”Finch脸上的微笑更大了,“当时你情绪波动太大,我没法呆在你心里,所以来不及和你告别,真是抱歉。不过现在我不是在完成任务了,所以不用再进入你的心,而是用我本来的形态来见你。”

“那你还会走吗?不用再去接受什么机器的任务了?”Reese小心翼翼地问。

“我们可以和机器签订协议,我不用再去接受其他任务。所以……”Finch的脸有点红,“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一直留在你身边。噢!当然!前提是你希望的话。”他说完这句话,有点紧张地看向Reese。

Reese感觉自己的心重新找回了知觉,因为此刻的他感觉心中的欣喜满得快要溢出来了。他几乎是把紧张的Finch拽进自己怀里说:“当然了!我当然希望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Finch在怀中充满痛苦的吸气声,让Reese重新找回了理智。他小心地将Finch从怀里拉出来,然后用手检查Finch的头、肩、腰……

“Mr.Reese,你你你你别乱摸了啊!”

“Finch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我刚刚伤到你了?”Reese着急地问。

Finch咬了咬下嘴唇,像是在斟酌用什么语句告诉Reese:“好吧,我们如果想要背离机器,不再受到它的管辖,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个代价需要和机器协商。”

“你的代价是什么?”

Finch低下头像个犯错的小孩子,他说:“永远不能再回到家乡,你心里所受的疼痛,由我全部背负。或许对于你们那只是因为情感所带来的,可实际上它们真实存在。”

Reese伸手摸向从见面时Finch就显得过分僵硬的背,慢慢地抚摸着,他可以感受到那些钉在Finch脊椎上的钢筋。他看着面前这个小个子,温暖的疼痛在心里慢慢扩散开来,“如果我当时的答案是否定的,你做的这一切牺牲都是白费,那你怎么办?”

Finch得意地笑了笑,说:“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不过只是换一种不那么光明正大方式陪在你身边而已啊,反正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我答应过你的,我会一直在。”

Reese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再次将Finch抱入怀中。

“咚!”屋外一阵惊雷,瞬间下起了雷阵雨。Reese怀中的Finch同一时间惊得快要跳起来。

被Finch的举动逗乐了的Reese轻声笑道:“Finch,这次你不能再用兔子怕打雷这个理由来说服我了。”

Finch简直想重新变成兔子,刨个洞钻下去。

“嘘,”Reese摸了摸Finch的头发,安抚着他,“别怕,现在该换我守护你了。”

感谢世界,没有抛弃他。



抱歉我又把人物写OOC了 果然有想法就该一次性写完 这次分了好几口气 顺便存梗 以后可能会有番外或者一梗多写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