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生命线(生命线梗 前期与原作重叠较多 含剧透)

【注意】梗来自lifeline 前期多数情节及描写有很大重叠 没有改动原作飞船名称、前期世界设定和情节展开!阅读前请注意!


我不拥有他们的一切 创意来自lifeline(强烈安利)我只是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预计四章左右完结 双重结局还在纠结中


重要的话说三遍: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修改于12.27




【通讯正在接入】


【正在建立连接】


【正在接收消息】




“……喂喂,有谁能收到吗?”Tony几乎想把手中的便携通讯器扔掉,几个钟头过去了,除了电磁杂声以外什么他什么都没听到。


“我收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在杂闹的电磁声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Tony将耳朵贴近那个男声发出的地方,没有什么比在这一片荒芜的星球中听见人类的声音更好的事了,“哦,谢天谢地!终于有人回复了!”


通讯器里那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一口标准的伦敦口音伴随着平和的语气,让Tony原本浮躁的心情沉静下来:“先生,你出了什么事吗?”


Tony摸了摸脑袋,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我太激动,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的。你好,我叫Tony,Tony Stark。我原本是瓦力亚号星际飞船上的一名宇航员,我们的飞船在某个鸟不生蛋的卫星上坠毁了,我也不知道这具体是哪儿,就像我也不知道你是在宇宙中那个角落接收到我的信号。我进了一个逃生舱,既没吃的也没喝的,只找到了现在和你对话的便携通讯器。不过在这个频段上,除了你,好像没人能收到我发出的信号了。”


男子声音带上了几分笑意,他说:“噢,这么说我还挺幸运收到了你的呼救。”接着他敛起了语气中的打趣的意味,继续说:“好了,Mr.Stark,请告诉我,你受伤了吗?”


Tony摇了摇头,然后才意识到对方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动作,马上冲着麦克风说:“如果不算我受到惊吓的小心脏的话。我宇航服上的传感器说这里的大气可供呼吸,很神奇不是吗?”


男人明显被逗笑了,他的低笑声从通讯器中传来,让Tony也不由地勾起了嘴角,几个小时的焦急和绝望后,终于第一次放松了紧张的情绪。


“好吧,我给你说说我附近的场景,或许能让你对我现在所出的糟糕环境有所了解。首先,我的逃生舱好像掉在了戈壁里,从我这里看出去的只有铺满白色石子的沙地,我想这个星球上大概也都是这个光景了吧。根据我宇航服上的指南针显示,在我的东北方,有一座山峰,离我大概几英里开外。那座山峰左右对称,你说它是天然形成的我都不信。接着,我的南方和西南方有两股黑烟,我猜是瓦力亚号断成了两节。坠落点好像离我更近一点,你说我该先去哪边?”


“恩,”男子低吟了一会儿,“不如你先去坠落点看看,或许能找到和你一样的幸存者。”


这句话明显给Tony带来了巨大的期望:“你说的对!我得过去看看,除了幸存者说不定还能找到其他可以用的东西。”


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备,接着说:“我不知道具体的路程,所以到了那边再联系你。”他听到了男子肯定的回答后就关闭了通讯器,将它好好地别在了自己的背包上,检查了了好几遍,确认它不会掉落才开始自己的征途。


在沉默中行径的Tony终于慢慢有机会开始回想自己这几个小时中经历的一切。自己当初就不该参加学校那个什么宇宙课题研究,为了学分和自己的好奇结果差点将自己的小命搭上去!他可是Tony Stark!他真死了不知道多少少女会为他郁郁寡欢,终日以泪洗面吧。抱怨了这场倒霉的旅行后,他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自己在这颗星球上该如何生存下去。这不是他太过悲观,说真的,被其他太空旅行者发现的几率太小了,与其傻傻等待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还不如靠自己。




等他终于走到坠落点时,感觉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他真应该听爸爸的话多出去做做运动而不是天天窝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在地球上他不用太担心,可现如今体力或许会成为困扰他的问题之一。他取下宇航头盔,大口大口地喘气。这个时候只能选择相信科技所说的“大气可以呼吸”,再这么下去,他还没被什么尖牙利齿的外星人找到,或者被饿死渴死,就已经先被自己的头盔闷死了。


眼前所见的景象让他还没喘匀的气瞬间哽住:半截瓦力亚号的残骸躺在沙地上冒着黑烟,舱体已经微微变形,隔热罩大概在进入大气时就已经脱落了,飞船残骸周围散落着各种碎片,船中的物资掉落在地面,在高温的作用下已经被烧焦,只能从零碎的痕迹中看出它们曾经是什么。


Tony拿出别在背包上的通讯器,打开了它:“你还在吗?”


男子的肯定回答让Tony对着空气无声地欢呼“Yes”。


“我现在已经到了坠落点。我真想让你看看现在它的样子,噢,天啊,简直就是一部灾难片的即视感。”


“我很抱歉你所经历的一切,Sir,你找到了可以用的东西了吗?”


Tony进入了飞船的残骸中,开始慢慢探索,一边回答道:“还没呢,我刚进来。看样子我的先去驾驶室看看,或许有什么可以用的……哎哟!”


“Sir?你还好吗?”通讯器那头的男子声音第一次透露出紧张的情绪。


“噢,我还好,”Tony揉了揉自己的膝盖,看了看让自己摔倒的罪魁祸首,“哈哈哈哈!我找到了一个失事信标!中国人那句古话怎么说来着?‘因祸得福’!”


男子的声音重新恢复了平静:“恭喜。”


Tony撑着膝盖起来,鼓弄了一下那个信标,开心地说:“起码我大概不会困死在这里了。”


男子没有回应。


Tony挑了挑眉,继续往驾驶室深处走,远远地就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血泊之中。


“我的天!Pepper!”Tony几乎是跑向了那个半躺在驾驶座上的人,“噢我的天啊!我的天啊!有一个像钢筋一样的东西刺进了她的身体,我摸了摸她的体温,感觉很低。血已经不流了,但是她的呼吸很微弱,我觉得那个东西刺进她的肺里了。”Tony的声音带上了一点哭腔。


“冷静一点,Sir,Miss Pepper现在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你了。”男子提醒道。


Tony深吸一口气,重新检查Pepper的伤口,她的鲜血粘上了他的手,触目惊心。Tony显得有些犹豫:“你说我是该把那块铁家伙拔出来,还是……”


“Sir,不能拔出来。”


“你说的对!”Tony找回了点理智,“就这么贸然拔出来会对她造成二次伤害。我去找找周围有没有急救包。”Tony将通讯器放在Pepper身边,急匆匆地跑向船员舱。当Tony的脚步声随着距离的拉近渐渐缩小,通讯仪里传来男子起身的声音,随后接着一串平缓的脚步声。而一切声响都在Tony回到这里之前归于平静。


Tony在船员舱翻找了很久,只找到了一个装着几只感冒药的急救包。他顺着船员舱的回廊接着往后走,在舱门的背后看见了他曾经的同伴们。他们的脸因为高温已经和金属融在了一起,只能凭借宇航服上名字的标签来认出谁是谁。焦臭味和金属味没有阻挡地直接进入Tony的鼻腔里。Tony只觉得胃部一沉,撑着门在旁边“哇”地一下吐出来一股酸水。


他用力甩掉翻涌上来的恶心感,目光避开地上躺着的同僚们,屏住呼吸继续往前走。万幸,他遇到了继通讯器收到回应之后的有一个好消息:他找到了一台可以使用的医疗舱和一台小型的发电机。发电机小是小了点,但也可以支撑医疗舱工作几天了。


将医疗舱拖回驾驶舱可耗了Tony不少力气,先不说这机器有多大,就算要避开途中的尸体和自己的呕吐物都让Tony心力交瘁。将Pepper安置好后,Tony终于能坐下来好好喘口气,顺便默默吐槽一下自己的体力。


“嘿,伦敦腔先生你还在吗?”


“嗯。”对方仍然是不动声色地简单回复。


Tony瘫坐在地面上,背靠着医疗舱,絮絮叨叨地给对方说着刚刚自己的所见所闻。对面的人只是安静地听着,偶尔回复两句,示意Tony继续说下去。当把自己在船员舱看到的骇人景象都说出来以后,Tony觉得自己心里好多了,如果伦敦腔先生真的看到了他所看到的场景,怕是不会像现在这么平静了吧。开玩笑,他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件事搁谁身上不得吓得屁滚尿流。


“诶,伦敦腔,你说我该把他们埋葬起来吗?我是说……他们现在还躺在那里。”


“我想是的,Sir,用你们本土说的话:愿上帝保佑他们的灵魂?”


“嗯,是这样没错。不过如果真有上帝,不如祈求他把我从这个鬼地方带出去。好吧,我正现在踏上去船员室的空无一人的走廊。”Tony绝对不是怕鬼,他可是一个标准的无神论者。说真的,如果现在能碰见什么鬼魂他可能还觉得比较亲切吧。只是随着天色渐暗,他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夜行外星人。


“没关系,”男子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特别温柔低沉,“你知道我就在这儿。”


Tony露出了一个微笑。起码在这个深夜,他不是一个人。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