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生命线 2(生命线梗 前期与原作重叠较多 含剧透)

【注意】梗来自lifeline 前期多数情节及描写有重叠 没有改动原作飞船名称、前期世界设定和情节展开!阅读前请注意

我不拥有他们 创意来自lifeline(强烈安利)我只是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预计四章左右完结 双重结局还在纠结中

重要的话说三遍: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这章里面对原作的很多线索作了修改,不要照着剧情去玩游戏23333如果game over不怪我



在Tony将同伴们埋葬后,他呆站在那里看了那块被粗糙建起的坟头很久。差一点,自己就和躺在里面的人们一样永远沉睡在无边宇宙中的这一颗小小卫星中,终不会被人发现。Jarvis低声地在朗诵着祈祷词,他的声音通过通讯器的扬声器传出,在孤独的天地中回荡,融入无尽的夜色中,成为这个荒凉星球上,除了Tony呼吸和心跳声之外,唯一的存在。

“葬礼”结束,Tony开始今晚的睡眠准备,他打算搬到飞船的核反应堆旁。现在不是该考虑接受150拉德的辐射量对人体是否有害的时候,很明显,如果他就窝在这个四周都是破洞的半截飞船中,接受气温夜晚的骤降,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天仓星。

Tony将飞船上的毛毯拿下来,把背包当成枕头的替代品,尽量让自己感觉舒服一点的靠在核反应引擎上,看着它向夜空辐射热能。

“伦敦腔先生,”Tony唤道,“很感谢你今天的陪伴。说真的,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真的会放弃希望,能听到你的声音真是太好了。”

“很高兴能帮的上你,Sir。”对方回答。

“就不能叫我Tony吗,你这样叫我感觉太严肃了。咱俩都可以说一起‘出生入死’过了,难道还没达到能互称名字的水平吗,‘Sir’?”

“抱歉,Sir,”对方呵呵地笑着,他的笑声仿佛总是有感染力,可以让Tony放松下来,“这是我的习惯,要改变好像不太可能了,只能请你适应一下。”

Tony撇了撇嘴,没对此再做什么评价。他准备向对方道晚安的时候才想起一件自己一直忘了问的事:“好吧,严肃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是Jarvis,Sir,”男子又重复了一遍,仿佛担心Tony会忘掉似的,“我的名字是Jarvis。”


Tony醒得挺早,好吧,其实他也没有测量时间的工具。只是在他醒来的时候,看到远方的天仓星刚刚从地平面升起。

他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尽力去忽视掉因昨晚运动量过大而酸痛的四肢。

“早安,Jarvis。”Tony兴冲冲地说。

“早安,Sir,”被叫到名字的人语气中透出了几分欢喜,“昨晚睡得好吗?”

Tony回答说:“当然。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经历过昨天的心力交瘁后还有力气做其他的,反正我是连做梦的力气都没有。我现在去简单洗漱一下,真的很‘简单’,然后再去飞船上吃吃紧急备用粮,当作早餐,尽管我现在真的很怀念我的咖啡和甜甜圈。Pepper不愧是一个处女座,把一切可能都想到了,平日我可能还会吐槽她太过未雨绸缪,不过现在真帮了我大忙。”

Jarvis赞同地回应了几声,听着Tony离开的声音,叹了口气:“祝你今天一切顺利,Sir。”


Tony逼着自己咽下去那包名叫应急粮的东西,用“粮”这个字真是看得起它了。Tony一边大力咀嚼着,一边在想用什么词语能够形容它的口感?像是一块风干了的土块?或者是抽干了水分的劣质馒头?要不是为了维持今天的体力消耗,Tony宁愿张着嘴吃空气,这东西的口感简直是对他味蕾的侮辱!

终于吃下最后一口黑暗料理,Tony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将它哽下去。他重新检查了Pepper的状态,确定了她情况稳定下来了,才重新回到核反应引擎旁,将便携通讯器别在背包上,从船员舱里带上了一些可能会需要的东西,背上背包,开始今天的征程。

今天的目标很简单,他得去那座山峰看看,那或许是这个星球上唯一能引起人好奇的东西了。Tony在这里都能望见那座山峰,它左右对称,像两把锋利的宝剑直插云霄,在蒸汽的作用下略微虚化,增加了几分神秘。

Tony和Jarvis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实际上大多数时间都是Tony说得滔滔不绝,Jarvis在通讯器的那端沉默地听着,偶尔简短地附和着。Tony发现Jarvis不太喜欢谈论自己,每当Tony试探性地去询问Jarvis的个人情况时,总被Jarvis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Tony也并不在意,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嘛,他只是好奇,还没到要对别人的隐私刨根问底的程度。他享受着Jarvis的陪伴,Jarvis让Tony这段在独自前行的路上显得没那么孤单,他知道无论发生什么,Jarvis会都在这个宇宙的某个地方等着回应他。

“Jarvis,不得不说,这段旅途比我想得更长,”Tony有些气喘吁吁,“我走了这么久,可觉得我和那座山峰的距离并没有缩短啊。”

Jarvis安慰道:“Sir,请你再坚持一下。这段旅途的距离你无法知道,或许比你以为的更近呢。”

Tony装模作样地长长叹了口气,接着说:“好吧,你说的有道理。我不得不给你提一下这里的地形,我现在才发现它其实并不是我所想象的全是平原沙地,我已经爬过了几个小山坡。它们总是毫无预兆地突然出现在我必经的路上,好吧,我一直在走直线,我可没那个精力回程的时候再去找路了。不过还好,坡度不大,挺容易翻……哎呀!我靠!”

“Sir?Sir?你还好吗?出什么事了?”

“噢,天啊,Jar,看来我不能把话说早了。我刚刚被某个金属块绊倒了,脚下踩空,差点掉进山坡上的大洞里,还好我反应快。哎,这破地方也没人能写个标语让我注意脚下。等我弄清楚了现在这里的情况,一定在这个坑旁边插个标牌,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倒霉蛋掉到这个星球上来呢。”

“Sir,很高兴你还有开玩笑的闲心。”Jarvis的回应有些生硬。

“哈哈,Jar你在担心我吗?没事啦,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现在不就挺好的吗?不过……谢谢关心。有人在乎的感觉挺好的。噢,我刚刚正准备给你说个事,我现在才终于确定,我宇航服上的指南针好像失效了。刚刚我一直朝着山峰的方向走,没太注意。现在发现我不论朝着哪个方向走,它都显示我在朝北走。”

Jarvis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疑惑:“真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不知道,”Tony挠了挠后脑勺,“不过说到这个,当时我们的飞船按着预计的轨道飞行,不知道怎么回事偏离了航向,发现这颗卫星的时候修改航向已经晚了。不过现在就算找到原因也没用了。” 

Tony显得有些沮丧,用力地踏着步子将地面上的石子踢飞。Jarvis察觉到了他的挫败,沉默着没有搭腔。Tony越过小山坡,踢踢踏踏地前行,一颗比较大的石子随着Tony的步伐被带起,在空中划过几道弧线,然后在不远处匿了踪迹。他继续往前走着,到了石子消失的地方猛然呆住。

他的眼前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陨石坑,面积几乎有一个标准的足球场那么大。一艘破旧的飞船安静地躺在陨石坑的中心,表面和瓦利亚号一样在穿过大气层时被烧得焦黑,但是比瓦利亚号更小,可能只能搭载几个人。它的一小部分已经陷入了黄沙之中,暗暗昭示着它在此处所停留的时间。

Tony惊讶地说:“Jarvis!我发现了一艘飞船!天啊,我得下去看看,不过这个陨石坑看上去挺深的,爬下去可能有点困难。你见过陨石坑吗?”

“是的,Sir,我见过。”

“这个可是我第一次在除了大银幕上的地方见到,Jarvis你等等,我爬到坑底再和你说话。我得好好征服一下这个大家伙。”

Jarvis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担忧:“Sir,请你万事小心。”

“别担心啦,Jar,我暂时把通讯仪放在背包里,一会儿联系你。”

爬向坑底的过程比Tony想得更容易。周围的石壁没有滚石,虽然穿着宇航服攀爬有些不便,但是已经算很好的啦,甚至不用担心没有下脚的地方,每一步都能够踩实。如果不是这里地处外太空,告诉他这是高仿的攀岩训练台他都信。

当Tony终于踩在了地面上,他甩了甩手臂,拍了拍身上被蹭上的沙土,回头看了看方才走过的路。此刻天仓星和地面的夹角已经开始慢慢缩小,为坑沿镀上了一层光圈。他拿出通讯器兴冲冲地向Jarvis汇报:“好了,Jar,我到底了。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另一个倒霉飞船里都有什么。”

Tony勉强从飞船的气闸门开口处爬进去,里面黑漆漆的,一股陈旧的味道扑面而来。他打开宇航服上的头灯,却不料它此刻正闪个不停。Tony只好默默在心里祈祷在他完成探寻工作前,这个唯一的光源不要罢工。他低下头,慢慢去探寻这狭小而又陌生的空间,一串带着血的脚印赫然印入他的眼前。随着时间流逝,它们的颜色已经变得沉郁。Tony看着他不由打了个冷战,这个脚印莫名熟悉,可偏偏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不管怎么样,他都为脚印主人最后的结局感到深深的担忧。

“Sir?”见Tony自进了飞船就异常安静,Jarvis有些奇怪。

“呃……嘿,Jarvis,我还好。正在观察这里的环境呢。”

Tony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地向Jarvis隐瞒自己的所见。毕竟现在什么也没弄清楚,自己一个人担心就好了,何必再让Jarvis为这些事焦虑?

Tony巡视着周围的一切,好像飞船只有外壳受损严重,内部设施只是因为坠落的时候晃动而显得有些乱七八糟的。他沿着东边的走廊继续前进,走廊尽头有一扇开着的门,门通向一个杂物室,他找到了十几根荧光棒,还有放在这里的好几个医疗包。

“哇噻!这里简直是一个百宝箱!我找到了一些压缩食物,刚刚看了看医疗包,还找出来了一瓶止痛药,虽然里面只有几颗,但聊胜于无嘛。噢!还有几支抗生素,我想等一会儿回到瓦利亚号给Pepper用!”

“如果我会编程的话,或许我就能制造个什么小机器人来陪陪我。这里的系统设备大多数都还是完好的呢!”

……

“抱歉,Sir,我不想打断你,可是我现在需要暂时离开一下。”Jarvis的声音响起,语气里透露出满满的歉意。

“没关系的,Jarvis,”Tony毫不在意地冲空气挥了挥手,“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又不是我的管家,哪有这么不放心的。”

“Sir,我保证会尽快和你联系。”说完这一句,Jarvis就匆匆中断了通讯。

Tony继续在废弃的飞船上翻翻找找,不过没能再找到什么现在所需要的东西。他将荧光棒和药品放进背包里,踏上回程的道路。

回程的道路好像比来时的更长,耳边少了Jarvis的声音,Tony有些不适应。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他已经习惯了有Jarvis的陪伴。自从掉在这个星球上,在通讯器中听到Jarvis的声音后,Jarvis就成了Tony和外界的唯一联系,他的存在让Tony觉得自己还没有被抛弃,或许还有得到救援的希望。如果……只是说如果,自己如果真的有机会离开这个破地方,安置下来以后第一件事一定是去找到Jarvis。

当Tony气喘吁吁回到瓦利亚号时,天仓星已经下山了。星球上夜色深沉,一片静谧。他没有花时间休息,径直走向驾驶舱,可是接下来的一切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他走到医疗舱旁,发现躺在里面的人身体冰凉,早已失去了生命特征。

医疗舱运行发出了细小的声响,仿佛在唏嘘他的无用功。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