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生命线 4(生命线梗 前期与原作重叠较多 含剧透)

【注意】梗来自lifeline 前期多数情节及描写有重叠 没有改动原作飞船名称、前期世界设定和情节展开!阅读前请注意

我不拥有他们 创意来自lifeline(强烈安利)我只是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重要的话说三遍: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下划线文字来自《吉檀迦利》 原本定的四章完结看来是做不到了(明明是你懒!) 等我考完试一定肝完!


“Jarvis,”Tony感觉全身发冷,大脑慢慢停止运转,耳边传来它停止工作的嗡嗡声,“我看到了飞船里有一些脚印,好像……不,我能确定它们属于我,因为它们的纹路和我鞋底的一模一样。”

 “Sir,这是不是你上一次到这里来的时候留下来的?”

“不是,我上一次到这里来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在了。在那之前,我绝对没有任何可能到过这里!”

惊恐迫使Tony大口呼吸。此刻空气之中的陈旧感通过呼吸进入他的肺部,让他感觉五脏六腑都被狠狠地向下拽住。那串脚印指向西边的走廊,而此刻,走廊正深深地藏匿于黑暗之中,如同在阴影的庇护下,某个沉睡已久的怪物张开了他的血盆大口,等着猎物一步步的走近。

而如今,Tony就是那个猎物。

“……Sir?Sir?你还好吗?”Jarvis的声音穿破令人窒息的黑暗,驱赶走了Tony头脑中的混沌。

 “那要看你怎么定义‘还好’这个词了。”Tony小心翼翼地将自己挪到离脚印和那黑漆漆的走廊远一点的地方。

“Sir,或许你该顺着脚印去看看。”

“Jar!”Tony简直想穿过通讯器到Jarvis那里去,狠狠地踩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的脚,“你们这里是不是都没有什么恐怖片啊?如果你看过任何一部就应该知道,从你有这个想法开始就在自寻死路。”

Jarvis冷静的语气在如今听上去显得特别有说服力:“可是Sir,你到现在仍然不知道那座山峰离你多远。天已经黑了,再继续朝着山峰进发或是回到瓦力亚号上去显然都没有可行性,现在看来,在这里过夜是你唯一的选择。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去弄清楚自己到底要面对什么呢?”

“好吧好吧,”Tony叹了口气,举着荧光棒向走廊的尽头走去。

脚印在荧光棒的照耀下忽明忽暗,将Tony引入更浓郁的黑暗之中,随着走出的距离越远,脚印变得越发凌乱,Tony甚至能够根据它们想象出脚印的主人当时是如何拖着自己受伤的身体,跌跌撞撞走过这条道路的。

脚印们在一道金属门前戛然止住。

Tony将手放在铁门的把手上,金属冰凉的触感让他在自己高度紧张中找回了些许理智:“Jar,我到了走廊的尽头,这里有一扇门,我现在真的要进去了。”

Jarvis没有说什么让Tony鼓起勇气的话,只是问他:“Sir,你怕吗?”

Tony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已经来到这里了,不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我可能今天晚上别想睡觉了。Jar,让你看看Tony•大无畏•Stark的能力吧!”说完他握紧了左手中的荧光棒和通讯器,右手慢慢旋转门把手。

“上帝保佑,这扇门是锁着的,是锁着的……”Tony默默在心中祈祷,不过上帝仿佛并没有听到他的祈祷,因为Tony清楚地听到了门锁打开时的啪嗒声,门后是一片无边的黑暗。

“嘿!”Tony闭着眼睛冲进门后的黑暗之中,将左手紧紧握住的荧光棒当作武器,毫无章法地对着空气挥着,“管你是人是鬼,快出来啊啊啊!”

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

Tony睁开眼睛,对一切进行得如此顺利有些不可置信:“诶?”

“Sir,”通讯器里传来Jarvis强忍笑意的声音,“不得不说,你的大无畏让我印象深刻。”

“闭嘴吧,Jarvis!”Tony没好气地说。

他举起荧光棒在这个黑暗的房间中打探四周,脚印指向门后一个角落,继而消失不见。门正对面是一个驾驶台,看来这个房间就是这个小飞船的驾驶室了。驾驶台上凌乱地摆放着各式各类的工具和压缩食品包装袋,不过就现在这个残破的驾驶台的样子,他估计某人的努力仿佛是失败了,高空坠毁让驾驶台受到严重损坏。Tony在驾驶台旁找到了一台老旧的笔记本电脑,当Tony发现它时,它正被埋藏在压缩食品包装袋堆成的“小山”下。

Tony打开它,令他惊喜的是笔记本电脑居然还有电,然而开机界面弹出的开机密码却是Tony从未见过的加密方式。Tony在包装袋小山中继续翻找,希望能找到关于密码的一些线索。

可没找到线索,却意外翻出来了一台近距离警报器。与此同时,那台被放在驾驶台上的电脑用尽了最后的电量,发出一声低哑的呻吟后自动关了机。

Tony抱起警报器,拿起荧光棒和通讯器,确定了周围没有遗漏其他可用的资源后转身准备离开,可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在黑暗中注视着自己。他举起荧光棒,重新扫视这个房间时,视野中的某一个角落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抬头看向自己的斜上方,飞船的顶部开了一个洞,而填补这个洞的是一个男人的上半身躯体。那个男人的头垂下来,离Tony的头顶只有半米,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Tony,眼球布满了血丝,眼睛里除了反映荧光棒的光芒外再无其他光亮。男人的表情因为恐惧和痛苦而扭曲,他的头歪向左侧,看上去好像被人在一瞬间之内扭断了脖子,他的胸口原本应该装着心脏的位置也被开了一个大洞,心脏已经被人拿走,只剩下空荡荡的伤口敞开着和已经干透了的血液。

Tony撒腿就跑,顺带关上那道厚重的金属门,将那个可怖的房间与自己隔离开来。

当他跑到气阀门前才止住了脚步,拼命地喘着粗气:“Jarvis!你永远不会相信我刚刚看到了什么!一具尸体!我是说,在这个鸟不生蛋的星球上居然还有某具死状怪异的尸体!”

通讯器中传来一片寂静。

“Jar?你还在吗?为什么不说话?!”

“……Sir,不是你刚刚叫我闭嘴吗?”

Tony现在简直想直接飞过去给对方一拳。


Tony把气阀门堵上,将警报器连上发电机,显示屏看上去没有损坏,希望它能正常运行。刚发现了具尸体,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做完这一切,Tony靠着墙,拿出准备好的毯子裹住自己的全身,为了节约剩余的荧光棒,他只能暂时适应没有光亮的环境。

“Jarvis,我们来聊聊天吧。”

“好的,Sir,你想聊什么?”Jarvis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让Tony想起家里的大床和舒服的鹅绒被。

“聊食物怎么样?”Tony提议道。他想念一切美味的食物,芝士汉堡、布丁、甜甜圈、和芝士蛋糕。噢,还有洒满巧克力碎的曲奇饼干!如果配上一杯暖和的咖啡或者热可可就更好啦!

Jarvis的语气带上了几分内疚:“抱歉,Sir,我对食物没有什么特殊偏好。”

“那饮料呢?你喜欢什么饮料?可乐?咖啡?还是威士忌?”

“抱歉,Sir,我也没有特别偏爱的饮料类型。”

Tony用被子蒙住脑袋,无奈地抱怨道:“噢!Jar!你的生活未免也太无趣了。”

“Sir,在收到你的讯号之前,我的生活一直很无趣。”Jarvis用他低沉的英国口音一字一顿地说着,平淡得仿佛在讲述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

Tony伸出脑袋瞪大了眼睛看着通讯器的方向,假如Jarvis到了自己的大学,凭着他的口才指不定能吸引多少女生呢。

“那……Jarvis,你为我读首诗吧,什么都行,挑你喜欢的。”

“嗯……”Jarvis沉吟了许久,然后慢慢地开口朗诵着《吉檀迦利》:

我旅行的时间很长,旅途也是很长的。 

  天刚破晓,我就驱车起行,穿遍广漠的世界,在许多星球之上,留下辙痕。 

  离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远,最简单的音调,需要最艰苦的练习。 

旅客要在每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 ”

Tony所熟悉的嗓音此刻诵读着优美的辞藻,在夜色中显得悠远绵长,让Tony想起小时候的自己儿童房中那盏发着暖光的小夜灯。

“Jar,我有点想家。”Tony闷闷地说。

“Sir,”Jarvis的声音透露出几分坚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保证。”

Tony笑了,他感觉自己的眼皮在打架:“晚安,Jar。”

“晚安,Sir。”Jarvis的声音格外的轻柔,仿佛像Tony睡前Mummy在他额角上留下的那个柔软的吻。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