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生命线 5(生命线梗 前期与原作重叠较多 含剧透)

【注意】梗来自lifeline 前期多数情节及描写有重叠 没有改动原作飞船名称、前期世界设定和情节展开!阅读前请注意

我不拥有他们 创意来自lifeline(强烈安利)我只是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重要的话说三遍: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更新啦!食用愉快


Tony是被警报器尖锐的报警声从睡梦中吵醒的。报警声只持续了几秒,但已经足够将他从梦境拖回现实,顺便吓得他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Tony揉了揉眼睛,在黑暗中摸索着,去查看警报器。可显示器上只有一片寂静的黄沙,除此之外再无其他。Tony只好重新回到自己简陋的“床”上,闭上眼试图重新进入梦乡,偏偏睡梦被打断后思维异常活跃,他尝试了几次都没法让自己重新进入睡眠状态。Tony翻了个身,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到了放在不远处的通讯器。

他打开它,只是试探性地唤了唤那人的名字,出乎他意料的,对方的回应几乎是立马传了过来:“Sir?出什么事了吗?”

反倒是Tony有些手足无措了:“呃……就刚才警报器突然响了,可是等我去看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希望只是系统错误吧,我的小心脏可是不能再承受任何‘惊喜’了。不过Jar,你这边的时间是多久了?怎么还没睡?”

Jarvis回复道:“也是深夜,Sir,我只想第一时间了解到你的状况,所以就把通讯器放在身边了。”

“说到这个,我一直有问题想问你,Jar。”

“好的,Sir,请问吧。”很明显,Jarvis对Tony的提问十分好奇。

Tony迅速地组织了下语言,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问了出来:“我知道你很关心我,Jar,不过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你能够不分昼夜,随时都能守在通讯器旁边等着我的消息呢?就算你很同情我的遭遇,我是说……毕竟这不是属于你的现实生活,是什么让你能保持这么大的热情,对一个只用无线电联系的陌生人投入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呢?”

Jarvis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地开了口:“Sir,在遇到你之前,我的生活单调无趣的,但是从收到你的信号开始,我的生活才发生了改变。我发现我的陪伴和建议或许真的能对你有所帮助,而你让我的生活重新充满了意义。不知道这个回答你是否满意?现在请你尝试慢慢地放松下来吧,你需要好好睡上一觉。别担心,你需要的时候,我会一直在。”

“好吧,我真的需要休息一下了,在这么下去可能土著外星人追来了我都没力气跑。再次晚安,做个好梦,Jar。”Tony拢了拢身边的毛毯,尽量让自己更舒服一点。

“晚安好梦,Sir。”

通讯器的另一头重归于安静,或许Jarvis已经重新睡了过去。

自从认识了Jarvis以后,Tony才知道原来言语竟能传递如此浓烈的安全感。就像走在沙滩上温柔拍打脚的海浪,经过阳光照耀产生的温暖带着小小的痒意从脚尖向上,每一次的触及都会在脑海中欣喜地爆炸成一小团一小团的烟花。就算这一刻他走远,也毫不怀疑他会在下一刻瞬间带着满腔的热情奔向自己。在这个宇宙中的某个地方,有一个人将通讯器放在枕边,即使在睡梦中也生怕错过自己的每一个讯号,因自己的喜怒哀乐牵动情绪。他们在此之前根本不认识,可他们联系的调频就像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秘密通道,摒除了一切多余的外在条件后,只将分离在宇宙不同角落的两人沟通在了一起。

随着和Jarvis的接触加深,Tony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对Jarvis在通讯器的另一头那个真实的生活产生了好奇。但除了从Jarvis交流过程中了解到的零碎的细节以外,Tony几乎对Jarvis一无所知。

他唯一能分辨得出的就是Jarvis的伦敦腔,可对于如今这个地球人已经能够分散到银河系中不同的星球上去定居的时代,这一点对Tony了解Jarvis没有任何帮助。Tony迫切想知道关于Jarvis的一切:他体型是什么样?他的年龄是多大?他有多高?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他的职业是什么?他有什么小怪癖?他……有女朋友吗?

最后一个问题让Tony皱了皱眉头,从和Jarvis的交流中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Jarvis的魅力,可不会有谁可以忍受自己的男朋友对其他男人如此不分昼夜地嘘寒问暖吧?更何况,Jarvis说的话这么……

“如果Jarvis是我男朋友,看到他就算是在睡觉的时候还不忘和某个陌生男子对话,估计会直接把Jarvis从床上踢下去吧。”Tony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等他回过神来,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用毯子遮住自己的脸,仿佛会被人把自己此刻羞窘的样子看了去。

“啊啊啊!我在想些什么呀!”Tony在心里哀嚎。

对自己想得太多的埋怨和心底深处因为这个问题所生出的那一丝小小的悸动,都随着Tony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缓。


随之而来的睡眠仿佛是一层轻纱,覆盖在Tony的眼前,他有些拿不准自己到底睡过去没有,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意识活动,可头脑中一片混沌。Tony隐隐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可那声音离得太远,,没法听清到底是谁。声音的源头在没有得到回应后便陷入一阵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沉默被远远传来“嘀嘀”的系统提示声打破,那声音让Tony想起了自己在瓦利亚号上和同伴们一起聊天,一起写探索笔记的日子。在那段日子里,都是这种声音伴随了他在星际穿越中的每一天。

Tony睡得迷迷糊糊,一时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可等到飞船中都已经溜进了几分光明,Tony才慢慢清醒了过来,周围一片安静,系统提示声随着他的苏醒消失了,可他的太阳穴突突地疼着,身体的每一处都在叫嚣着疲累,丝毫没有睡醒之后满足感。

待到Tony收拾好东西,回放警报器昨晚所记录的录像时,他惊讶地看见有个人影来到过陨石坑附近,在接触到警报器所设定的安全范围后,对着空中打了某个手势,竟使警报器瞬间没了声。接着,那个人影就转身离开了警报器的监视领域。Tony重放了好几次,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

Tony看了看通讯器,想告诉Jarvis自己的发现时才发现昨晚自己居然忘了关掉它,不过还好,电量还充足。

“嘿,Jarvis,你在吗?”

“当然,Sir,你知道我总是在的。”随时待命的Jarvis如是说道。

Tony将自己刚刚看到的画面告诉了Jarvis,Jarvis提出了从Tony到这艘飞船后最支持的意见:马上离开这里。

等Tony出了这个怪异的飞船,朝着山峰继续前进时,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Tony看了看天空快要移动到自己头顶上方的天仓星,心里有些发急。他将通讯器别在腰上,踩着坑壁向上爬,一边爬一边抱怨着:“为什么不喊醒我?天啊,我从来没这么晚起来过!我们甚至都不知道那山峰离我到底还有多远,万一等到天仓星下山,我都还没到,那这里夜晚的温度一定能把我变成一根冰棍儿。”

“抱歉,Sir,”可Jarvis的声音听起来却没有丝毫歉意,“我只是觉得你需要更多的休息。”

掌握到“攀岩”诀窍的Tony此刻刚好登顶,冲着空气毫不在意地甩了甩手:“好了,我原谅你了。”他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沙土,伸了个懒腰,朝着山峰的方向叉着腰大声地说:“现在,让我们继续朝着那个怪异的山峰前进吧!”

前行的路上毫无意外的依然是一片被白色石子铺满的沙地,只是小山坡明显多了不少,爬上爬下让本来就体力不好的Tony有些吃不消。

天仓星终于爬升至Tony的头顶上方,地面温度在慢慢升高,远处的道路显得有些朦胧。Tony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向前,他打了个哈欠,努力让自己精神起来:“Jarvis,说说提神的话吧,如果不是因为我猜我脚下这片沙土太烫了,我一定能就地睡过去。”

“Sir,你现在正处在一个荒芜的卫星上,和你同行的伙伴们都去世了,昨天晚上你还发现了一具尸体。你现在在去一座怪异形状的山峰的路上,你不知道需要多久,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你不知道你的食物和淡水能够你支撑多久,是否会在这里孤独终老……Sir,说实话,我觉得你目前的状态应经够提神了。”

“真是很感谢你啊,Jarvis。”Tony咬牙切齿地说。

“Sir,”Jarvis一改方才略带嘲讽的意味,有些郑重地说,“无论你将要遇见怎样的情况,请保持冷静,我就在你身边。”

“知道了,知道了!这句话你都说了好几百遍了,都不会腻吗?”Tony应该庆幸Jarvis看不到自己就算听了无数次这样的话还是会变红的脸。

不过Tony更应该庆幸的是去山谷的路程比他想象得要短。


尽管一路上他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可当他终于到达山脚下时,还是被这座山峰的巨大吓了一跳,不不不,应该说是两座山峰。之前离得比较远,他没法看清楚,现在才能看到其实他以为的山峰是由两座一模一样的山峰组成的,它们太过笔直,丝毫不像被自然创造出来的。Tony摸了摸它们的质感,和他猜的没错,无论是山壁的颜色还是质感,都和覆盖这颗卫星表面的白色石块一模一样,只是体积更大而已。

他绕着两座山峰转了一圈,右边那座没有丝毫异样,可是左边那座的后方仿佛有谁用鲜血写了大大的几个字。Tony凑过去看,最后几个字本来颜色就淡,在加上风沙的侵蚀已经快看不出痕迹了,只有前几个能约莫看清字形。

“我好像看到有人给我留了个消息,可是他没猜到我不懂中文……这应该是汉字吧。Jarvis你懂吗?一横、一撇、一竖还有一点是什么意思啊,看着挺简单的。”

“抱歉,Sir,我不知道。”

Tony只能耸了耸肩,从两座山峰之间往回走,他掏出自己自制的指南针,可是发现一直挺好用的指针此刻像喝醉酒的醉汉,胡乱地指示着方向。Tony盯着它,想要看看它是否能恢复正常,渐渐的却发现脚下的地面踩上去和之前的明显差别。他重新审视周围的景象,发现离自己不远处有一个凹处。他朝着凹处跑过去,发现那里豁然是一个门道,方方正正,像是被人打凿出来的,因为高低大小完全符合人体比例。

Tony匆匆和Jarvis汇报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就顺着门道往内走,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因为这个发现而沸腾。门道后是一条笔直的走廊,被黑暗占领着,只是能看到远处有微弱的光亮。Tony拿出了一根荧光棒照明,Jarvis此刻也没有说话,只有Tony走动的脚步声和他因为紧张而剧烈的心跳声。随着光亮的变大,Tony渐渐失去了刚才的激动,他头脑中的警报器开启,现在正大声叫个不停。建这个山洞的人或许和Pepper一样是处女座,周围的山壁打磨的十分平整,前行的道路也没有一点弯曲。

“Jarvis,虽然很丢脸,但是我还是想说,我真的很紧张。我不知道我将遇见什么,现在我感觉鸡皮疙瘩都快爬满我的胳膊了。”Tony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又拼命地将声音压低,深怕惊扰了亮光处的可能会有的某种生物。

“Sir,你现在想后退还来得及。”

“你真的是我知道的Jarvis吗?”Tony对Jarvis的这条建议有些诧异,“之前都是你鼓励我卯足劲向前冲的,怎么到关键时候开始打退堂鼓了?没事的,Jar,我已经走到这里了,现在掉头未免也太不划算了。”

当Tony终于走进光明中,眼前的景象让他这一天之内收获了另一个“惊喜”。

“这是个什么情况?”Tony在这个不算太大的房间走动着,这里就像一间隐藏在山峰内部的“控制室”,因为它里面摆放着几张整齐的桌椅,桌子上放着几台电脑,墙上也悬挂着电脑系统,它们被各种部件组合起来,Tony甚至能叫得出来部分部件的品牌。而他在这个房间里甚至不需要荧光棒,因为这间房此刻被电灯照得明晃晃的。Tony一时有一种从山顶洞人时期重新穿越回到现实社会的感觉。

“Jarvis,这一切都太奇怪了。这里的一切都毫无关联,仿佛是从什么地方捡回来改造的,我甚至能看出桌子上放着的相邻几台电脑都不是同一个时期生产的。这里的一切仿佛是从宇宙中各个角落带回来然后拼凑在一起,被人用接线相连,从而才有了关系。”Tony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时不时地摸摸屋子里的东西,电脑运行时产生的热量传递到Tony的手上,让他切实地感受到这一切的真实性。

“Sir,你想检查一下电脑吗?”

“噢噢噢!对!”Tony这才找到了调查的方向。他重新走回到桌前坐下,打开一台没在工作的电脑,随着系统启动,一大串数字飞快地在屏幕上滚动,然后在三行字上停滞:

【进入广播周期】

【正在广播】

【脉冲开启】

电脑旁边有一台显示屏,在电脑打开后也进入了工作。从外观上看和Tony在小飞船上找到的那台监视器差不多,只是这上面显示的好像是全星区扫描仪,以山峰为圆心向四周辐散,面积仿佛覆盖了整颗卫星。Tony移动鼠标,想要将这个星球看的更仔细些,当他将视角调整到山峰附近时,惊讶地发现有一个身影向着山峰在移动。

Tony揉了揉眼睛,重新检查了画面。

没错,他绝对没看错。

画面上清晰的是一个人的背影。

“Jarvis!我又看到了昨晚在小飞船里警报器中看到的那个人影!”

“Sir,”Jarvis的声音透出了一丝严肃,“你真的不想离开这里吗?你不担心来的‘东西’是什么?”

Tony看了一眼屏幕上那个逐渐向自己靠近的身影,心头有些发紧:“Jarvis,你今天怎么这么保守?我当然担心了!可是Jar,在没有见到它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就冲现在这个房间的布局来看,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将见到的这个‘东西’能告诉我很多我需要知道的事。”

Jarvis沉默着没有再说话,Tony不知道他是否认同自己的观点,不过他知道Jarvis总会理解他的决定。

Tony瞄了一眼显示屏上的身影,此时它和自己还有十分钟路程的距离,他决定趁它与自己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抓紧时间搜寻对自己有帮助的线索。他尝试中断电脑的通讯信号,向宇宙发送求救信号,既然这里的信号强到足够覆盖这个星球,那向周围经过的飞船发送讯号也应该没问题。

果不其然,他成功了。当屏幕上显示有一艘飞船的运行轨道正在指向这颗卫星时,Tony激动地快要从椅子上跳起来。经历了漫长的绝望后,他第一次与希望拉近距离。

还没等他向Jarvis宣布这个好消息时,所有运行中的电脑统一发出了尖锐的警告声,声音刺得Tony耳朵生疼。

Jarvis的声音在听到警告声后带上了几分焦急:“Sir?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Tony此刻正被屏幕上闪烁着的“星区攻破”的图标闪得心烦,而那台他自己开启的电脑显示的文字被新的文字所替换:

【目标确定】

【脉冲准备就绪】

【正在追踪】

Tony尝试去重新改写电脑的锁定程序,可自动跳出的验证密码阻碍了他的动作。

“不要!不要带给我希望又夺走它!”Tony一边敲着键盘一边喃喃自语。

当他研究验证密码时发现,这台电脑加密的方式竟和小飞船里那台笔记本电脑加密的方式一模一样。

Tony被心底升起的紧张情绪所淹没,胃部传来下沉感,他难受得快要呕吐。

“Jarvis!”Tony几乎是喊出那人的名字,像是溺水者拼命想要抓紧任何能让自己离开水面的东西,“我该怎么办?”

“Sir,我……”Jarvis的话语还没说完,通讯就莫名中断,只剩下通讯器中传出的杂乱的电磁声。

Tony的余光瞥见显示屏上已经没有了那个“东西”的身影,这意味着它已经进入了那条Tony才走过的走廊。Tony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他失败了。他能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着,四肢变得冰冷。他竖起耳朵仔细听走廊中传来的每一个细小的声响,直至能清晰地听到来者的脚步声。

Tony将手握成拳,尽力抑制自己因为紧张和恐惧的颤抖,他朝通讯器低吼道:“Jarvis!随便说点什么!求你了,别让我一个人!”可通讯器里除了电磁声外再无其他。

Tony大口地深呼吸,随着脚步声的靠近,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脚步声在不远处停住,四周陷入一片寂静,仿佛等着所有谜底被揭开的最终那刻。

Tony站起了身,面对着黑暗的走廊。他知道,他的访客此时就在那片浓郁的黑暗之中,将自己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