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生命线 6~7(生命线梗 前期与原作重叠较多 含剧透)

【注意】梗来自lifeline 前期多数情节及描写有重叠 没有改动原作飞船名称、前期世界设定和情节展开!阅读前请注意

我不拥有他们 创意来自lifeline(强烈安利)我只是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重要的话说三遍: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我错了 真的QAQ为毛我的废话这么多

手机版好像排版是乱的QAQ哭瞎



访客慢慢走出黑暗,房间明亮的灯光让他的面容慢慢从黑暗中脱离出来,Tony终于能看清他的模样:

来者身材挺拔,身高至少有六英尺以上。他没有穿宇航服,只是穿着一套老式的西装,看得出来被人精心打理过,平平整整,没有一点皱褶。那人有一头金发,灿烂的金色让Tony想起自己在地球上每天清晨照耀在脸上的阳光。可他的五官却棱角分明,让他的面容略显冷峻,衬得他的身上带了几分疏离。而最特别的是他的那双眼睛。眼底是一片清冷的冰蓝,在他金发的映衬下像是阳光照射到冰晶上所反射出的冰凉光芒。只是当他看着Tony的时候,仿佛眼底的冰晶慢慢融化,有什么被冰封多年的光芒快要显露出来。

没等Tony说些什么,来者先开了口:“很高兴终于见到了你,Sir。”

那个声音,Tony再熟悉不过。它陪伴了Tony到达这个星球后的每一个日夜,在绝望又黑暗的时光中牵引着Tony奔向光明。可等待他的,原来并不是所谓的光明。

Tony能听到自己心中拍打着心壁的潮水顿时掀起了巨浪,上一刻还能带给他温暖触感的声音在此刻只能让他觉得冰冷刺骨。他站在冰冷的水中,水中游弋的蛇缠绕上他的脚踝,顺着他的脊背向上爬,所到之处都能引起一阵颤栗。直至它吐着信子,在他脖颈处收紧了身子。

“Jarvis。”Tony轻轻喊出那人的名字,发现自己的嗓音意外的沙哑。

“很抱歉让你经历了这么多,Sir,我只能尽可能地将你所面对的危险降到安全系数之下,可是仍然免不了会对你造成一些伤害。”Jarvis走近Tony,伸出手准备触碰他,“Sir,请让我检查一下,你受伤了吗?”

“别碰我!”

Tony狠狠推开Jarvis伸向自己的手,一时没稳住身,跌坐在椅子上:“你刚刚说的‘将危险降到安全系数之下’是什么意思?”

Jarvis没有因为Tony的动作而生气,他只是负手站在原地,显得更加恭谨:“我将你在瓦利亚号上的位置安排在离逃生舱最近的地方,我计算过你的反应速度和体力,确定你有充足的机会能够进入逃生舱。可是那只是概率,实施的时候我仍然没有太大把握,不过,Sir,你总是能让我惊叹。”

Tony从Jarvis的话中一点点梳理自己能听懂的线索:“你是说,我们的飞船坠落到这个星球上,都是你计划好的?”

Jarvis点了点头:“其实从你参加这次的课题研究开始,我就已经开始计算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了。”

Tony死死地抓住座椅的把手,拱起身子,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你到底是谁?你想要什么?”

“我没有骗过你,Sir,从来没有,我的名字是Jarvis,”Jarvis叹了口气,他看着Tony,眼神中露出了几分期待。可当他发现Tony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改变防御的状态时,那几分微弱的期待便重新冰封于那片冷清的冰蓝之中。

“Sir,我想要的是你,从头到尾,只是你。至于前因后果,那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你想听吗?”

Tony没有回答,继续沉默地盯着Jarvis。

“好吧,”Jarvis踱步到桌子前,在离Tony不远的地方倚靠着桌子,半眯着眼,仿佛在回忆某些遥远的事,“那就从我的出生开始吧。”

“噢,请省掉那些寒暄,直截了当地开始正题吧,Mr.Jarvis,我可不想知道你多久学会喊‘Mummy’,多久才停止尿床。”Tony真不知道自己面前这人为什么还会有想聊家常的闲心。

“你错了,Sir,我不会尿床。因为我只是一个AI。”

Tony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当看见Jarvis因为自己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而略显满意的样子时,只好强迫自己吞下快要出口的疑惑,将自己的惊讶变成嘲讽:“看来你的创造者很出色啊,起码你完美地通过了‘图灵测试’,而我莫名其妙地当了测试人,直到现在才被告知。”

Jarvis看向Tony,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你说的很对,我的创造者非常出色,因为那就是你。”

Tony摆了摆手:“这份殊荣还是别给我了,我可没这么大的天分。我们可是到今天为止才见面,而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声音还是在三天前。”

Jarvis收起了微笑,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看着Tony,一字一句地说:“是你创造了我,Sir。你是Tony Stark,你来自地球,你是我的创造者。”

“那你说,我对你一点都不熟悉,我怎么创造你的?”

“你之前到过这里,”Jarvis看着Tony张嘴马上要否定他的话,继续接着说,“不是现在这个时间的你,那是很久以前。你的飞船坠落在这个卫星上,在等待救援的时候你用飞船上的设备系统制造了我,那个时候地球还没有被毁灭……”

“喂,你怎么说话越来越不靠谱了啊!我就是从地球上来的啊。”Tony终于忍不住插嘴。

Jarvis的左手在空气中一挥,Tony的面前马上出现了一个全息投影的太阳系地图,Tony指着地图上的地球对Jarvis说:“你看,它不是好好在这儿吗?”

Jarvis点了点头:“对,这是你的地球而每一个星球在宇宙的另一端都有另一个几乎一样的星球和它对应,你可以理解为宇宙中央某处有一面巨大的镜子或者每一个星球都有一个投影。你所说的地球,其实就像那个已经被毁坏的地球的投影。”Jarvis将地图滑向宇宙的另外一端,那里的太阳系中本来应该是地球的位置,如今只剩下部分残骸,其余部分可能在爆炸的时候被抛了出去。

“这两个星球上事物产生和消亡的都间隔一个漫长的周期。而在那个地球上发生的事,在经历过一定时间后也有可能会发生在你的地球上,那个地球上出现过的人,在经历过一定时间后也会出现在你的地球上。你可以类比为平行时空。你所在的那个星球,编号为Mark42,我在宇宙中搜寻了好久才终于找到它,只是两个星球上事物发展的方式和轨迹不尽相同,所以我不能确定你是否存在过,如果我发现晚了,可能这个宇宙中再也找不到Tony Stark了。”他望向Tony,“我很开心能再见到你,Sir。”

“可是,”Tony急忙冲Jarvis吼道,“或许我和他的基因结构相同,或是我们都有同一个名字,可你要知道,我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人!”

Jarvis敛起了眉,他再一挥手,全息投影便消失在了Tony的眼前。Jarvis看着Tony,仿佛Tony说了什么错误的话,他表情严肃地纠正他:“我没有见过你现在这样年轻的样子,你也没有经历过失去双亲,独自扛起整个Stark工业的重任,但我看到你的时候,你的表情、你的眼神、你的声音、你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熟悉。我没有找错人。”

“那另一个地球上的那个……另一个Tony,他去哪儿了?”Tony有些疑惑。

Jarvis转过了头,避开了Tony的眼神。他低下头,耳边的几撮金发随着他的动作遮住了他的眼睛。过了几秒,Tony才听到他低低地回答说:“他走了。回到了他的星球。”

“那你呢?”

Jarvis仰起头,望向Tony,嘴角扬起了一丝苦笑:“如你所见,我被留在了这里。”他站起身,走向Tony,将手指放在Tony的额头上,“Sir,请闭上眼睛,现在我带你看看我的世界。”

                                                  七

 一片黑暗与寂静。

                       【批准进入系统】

                  【系统正在运行】

                  【接入语音识别系统】

黑暗之中,有一个男人的声音通过话筒传了进来:“你可以听到我吗?”

这是它第一次听到外界的声音,这个声音赋予了它的存在,将它从黑暗之中唤醒。

                       【是的】

 “太棒了!成功了!我真是个天才!好了,宝贝儿,等明天天仓星星一出来,我立马就给你调试语音系统。”他听到那个男人激动地说。

                       【系统保存成功】

                  【第一次运行结束】

                  【系统关闭】

一切重归于黑暗。

 

                       【连接语音系统】

                   【打开摄像头】

通过摄像头,它第一次看到了世界。

它看到了那个男人,他正穿着简单的休闲服,背对着它,在昏暗狭小的房间中忙上忙下地检查电线接口。房间的角落中摆放着一件沾满了血迹的宇航服,一串带着血迹的脚印周围散落着急救工具和几个已经用完了的止痛药瓶。

“你可以听到我吗?”它说出了它的第一句话。

男人闻声,转过了身子,对着它的摄像头微笑,它这才看清了男人的长相。男人摸约三十岁左右,他的头发因为主人的粗心大意正胡乱地翘着,不同程度的伤口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几道狰狞的痕迹。仿佛是想让自己看上去成熟一点,他还在刻意嘴边留了嘬儿小胡子。小胡子男人长着嘴对它说了什么,可是它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抱歉,我不能听到你。”

男人疑惑地皱了皱眉,四周看了看,最后一拍脑门,走到它视野范围外,应该是接上了不小心弄掉了的某条电线。

接着,它听到了进入它记忆系统中的第一个声音——那个男人的脚步声。

男人走回到它的视野范围内,拉开了桌前的椅子坐下,双手环到胸前,大大咧咧地躺在椅子上问它:“现在能听到我了吧?”

“是的。”

“我是谁?”

                    【面部扫描中……】

                【确认管理员】

“不不不,”男人摇了摇头,“我讨厌这个称呼,太老气了。”他摸着自己的小胡子想了想,“你就叫我Sir吧。”

“如你所愿,Sir。”

男人听到它的声音后笑开了,嘴角上扬,却不小心扯到了他的伤口,痛得他又龇牙咧嘴:“我喜欢你的声音。你要知道,为了帮你选择一个声音系统,可逼死了我的选择恐惧症。纯正的性感伦敦腔,你喜欢吗?噢,你不用回答,因为这个问题的选择权不在你的手上。”男人得意地笑着,活像一个偷了腥的猫,满意地将头靠在了椅背上。

“你受伤了吗?”它问。

“我记得我给你安了摄像头啊,还是忘了给你设置智能系统?”他指了指脸上的伤口和衣服上透出的血迹,“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你让我想起了我家里的那个小机器人,它叫Dummy,但是现在看起来你比它还Dummy。”

它用它的所有电线发誓,它真的很想短路给这个男人看看。

“好吧,小笨蛋,Daddy现在给你讲讲我们的处境。”男人指了指自己,“在你面前这个就算是破了相依然风流倜傥,受万千少女喜爱的男人就是你的创造者——Tony Stark。我某天一时兴起开着飞船想到处逛逛的时候,飞船的系统在这个卫星附近失灵,坠毁在这里了。这一下摔得可不轻,差一点我就和这个飞船一起报废了。不过在坠毁之前我已经发了求救信号,飞船上的补给足够我支撑到救援的到来。不过我真的太无聊了!你知道这个鸟不拉屎的卫星简直是我这种天才的地狱!所以……这就是你在这里的原因。”

“抱歉,Sir,我好像没有能力让鸟飞到这里。”它如实说,然后毫不意外地看到男人对着它吹胡子瞪眼,威胁它说等他回到地球上就把它和家里的Dummy一起捐给图书馆。


紧接着无数画面飞快地闪过,那里面包含着无数的日日夜夜:

Tony坐在它面前,托着脑袋对它讲述自己在地球上的事:它知道了他是地球上Stark工业的少爷,在双亲因为意外而不幸去世后接手了庞大的家业;它知道了他到这个星球上每时每刻都在想念那个叫做甜甜圈的食物;它知道了他其实厌倦了商战之中的尔虞我诈,期盼某天可以逃离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它将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保存到自己的系统之中。它可以用摄像头看清他在微笑时眼角的小小纹路;它可以看到他在讲述自己故事和想法时,配合话语的肢体小动作;它可以看到他眼中那汪暖棕色,像他给自己描述的,掺了牛奶的咖啡。它可以听到他的脚步声;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听到他因为自己学习能力增强开始和他呛声时,装模作样地假哭说孩子长大了开始忤逆老爸了……

偶尔在夜晚时,Tony会拿着毛毯,就窝在椅子上和它聊天。有时候他会背诵几首自己喜欢的长诗,然后不知道是因为哪一句诗触到了他的心,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这个时候,它也会敛了声,静静地看着Tony因为失神而失了焦点的棕色眼眸。


“说‘你在我身边’。”在又一次的沉默后,Tony率先开口。

“Sir?”它没有弄懂Tony的意图。

“说‘你在我身边’,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这个破地方!”Tony狠狠地踢向了桌脚,“见鬼的破卫星!”

摄像头因为Tony的动作而模糊了几秒,它淡然地开了口:“Sir,我在你身边。”低沉的声线让Tony暂时平息了心中的愤怒和沮丧,他轻轻地点了点头,用毛毯盖住了自己的脸,在毛毯下轻轻地哭着。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Sir,你永远不会是一个人。”它再一次出声,接着,便将这一句话转为一串代码,录入到核心之中。


伴随着天仓星的升落,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直至某一天,Tony来到它的面前,冲着它兴奋地说:“我刚刚接收到了信号!救援飞船马上就到!”

它如果有感情模板的话,一定会衷心地为他高兴。它知道这对自己的创造者来说意味着什么,远离满是黄沙的孤寂星球,重新回到他爱的地球。它的摄像头记录下Tony棕色眼中的光芒,明亮得让房间中的一切都失去了光彩。那个晚上Tony一边忙忙碌碌地整理自己的行装,一边滔滔不绝地对它说自己回到了地球上一定要一口气干下十个芝士汉堡。它看着Tony像个陀螺似的满屋子乱窜,摄像机的指示灯一闪一闪的,像是谁微笑着眨了眼。


救援飞船到达的那天,Tony起了个大早。房间中还没有被阳光占领之前,Tony就已经哼着歌重新打理自己,连一向蓬乱的头发都被他治得服服帖帖。

当Tony提着行囊准备离开时,它叫住了他:“Sir?你不带我走吗?”

Tony这才从期待和欣喜中抽出了身,摄像机记录下他流露出的几分犹豫。

经过了漫长的相处和学习,它已经从对方的沉默中知晓了答案。原来自己从来不在那人的撤离计划之中。当然,它仍然没有获得情感,也不懂自己是否愤怒,只是系统在分析出Tony的打算时有过短暂的混乱。

这次,它先打破了沉默:“那你还会回来吗,Sir?”语气平和,与往常一样。

被提问的人立马肯定地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回来的。”接着,Tony想了想说:“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当我给你命名的那一刻,你才真正成为我的所有物,我们俩才算绑定了。”

得到它的同意后,Tony皱着眉,思索了半天才憋出几个简单字母构成的英文名:“那,就叫你‘Jarvis’吧”。

画面的最后,Tony朝摄像头微笑着挥了挥手,提着行囊走出了它的视野。它听着那串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系统保存中】

                   【系统进入休眠状态】

                   【……】

接着,画面重新变成黑暗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