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生命线 结局B(生命线梗 前期与原作重叠较多 含剧透)

【注意】梗来自lifeline 前期多数情节及描写有重叠 没有改动原作飞船名称、前期世界设定和情节展开!阅读前请注意

我不拥有他们 创意来自lifeline(强烈安利)我只是将他们联系在一起重要的话说三遍: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 以下不属于我我想了想这篇应该还能打个尼贾的tag 老贾后期黑化 请注意 12.27修改了一点细节 

前文

 
 

“Sir?”

Tony强迫自己别开眼,不去看Jarvis那双被热切的期待充斥着的双眼。他摇了摇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头脑清晰起来。

Jarvis停下了想要靠近Tony的脚步,站在了原地。Tony能通过余光看到那只一直捧着反应堆的手像是终于放弃了,不甘地垂了下来。

Tony不敢抬头去看Jarvis。他知道,此刻在情感模板高度模拟下的Jarvis的表情该是怎样的绝望和脆弱,他甚至能感觉到Jarvis灼热的目光投在他身上的热量。Tony如果抬头看他一眼,心中设下的一切防线将会轰然崩塌。

可是直觉明明提醒着Tony,这当中有什么不对的,却被他忽略了。

双方沉默地僵持着。

Tony环顾四周,希望找到支持自己直觉的证据。脚边密密麻麻的接线连到放在桌子上的几台电脑,此刻它们正发出低沉的工作声。

这就是差点被他忽略的地方:他身边的每一个物品。

被水淹没大半的冰山伴随着潮水的退去,正在慢慢地现出它巨大的轮廓。

“或许你的学习能力很强,可以搜寻到宇宙间的信息并不断地完善你的系统,可这些,”Tony敲了敲放着电脑的桌子,“你无法仅仅通过你的意识力量和一台破旧的笔记本电脑获得到这里的一切产品。Jarvis,你做了什么?”

Jarvis默不做声地经过Tony走到墙壁上悬挂的电脑前,打开其中一台,调出星区扫描仪,又点击了几下屏幕上的按钮,转过身,让Tony能够完全地看清屏幕。

星区地图上发着星星点点的亮光,在黄沙的背景下形成了一条星河。Tony能认出其中一个正发着亮光的地点正是瓦力亚号坠毁的地方。也就是说,有无数的飞船残骸遍布在整颗卫星!

Tony睁大了眼睛,等待着Jarvis的解答。

“我知道我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找到你。可当那艘飞船坠毁时,我扫描舱体时除了发现再生摇篮外还找到了存放着他们星球信息的电脑,通过连接他们的系统,我能迅速地提升自己的能力。我知道这是我唯一能找到你的方法。”

 “所以,你试图让更多的飞船坠毁到这里,来获取他们的信息?”Tony的后背有些发凉。

Jarvis点了点头,面不改色地继续说:“我通过研究这个星球电磁增强的规律,找到了增强磁场的方法,并通过脉冲迫使它们坠落。”

Tony想起了他在前往这里的路上沿途见到的无数的小山坡,它们的真实面貌被黄沙掩盖,而当Tony一次次地翻越过它们时,他也在翻越无数无辜人的坟墓。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卫星,却是这个星系中最大的乱葬岗。他抓紧了椅子的扶手来减轻自己双手的颤抖。他想起了在小飞船中所看到的那具惨死的尸体,山峰后方留下的血书,自己所处的这间屋里的每一个布件……都充满着无辜之人的鲜血。

Tony的声音微微发抖,他想起Pepper莫名其妙的死亡,肯定地说出了事实:“你杀了他们。”

可Jarvis却平淡地说:“就算他们留下来只有死。我没有亲自动手,我只是封闭了他们的门窗,截断了他们的氧气。”他的神色一脸无辜,仿佛还在责怪Tony冤枉了他。

Tony闭上了眼,压下自己心中翻涌上来的怒气:“那死在小飞船里的那个人呢?”

“他逃了出来,可是他用他肮脏的身体玷污了你的飞船!”Jarvis的脸泛上了几分愠色,“那是属于我们的地方。那个飞船是,这个星球也是!只能属于我们两个人!”

Tony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Jarvis的一脸笃定。

Jarvis丝毫没有任何后悔,他始终肯定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只是他想不通,为什么Sir会因为那些与他们无关的人对他生气?他的大脑里在飞速的运转,试图分析Tony生气的原因,可是他失败了,数据库里毫无线索。

 “假如,你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呢?”Tony目光灼灼地盯着Jarvis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果不其然的看到了那眼中闪过片刻的疑惑。

但Jarvis马上恢复了正常神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笑得像一个获得糖果后满足的孩子:“可是Sir,我已经找到你了啊。”

Tony淡淡地开口:“可是你没办法留下我。”

Jarvis的瞳孔骤然放大,他看到Tony面对的那台电脑上已经显示某艘飞船准备着陆,而Tony的手正握着鼠标。

他停止了脉冲的发射。

Jarvis脑海中有几秒的混乱,那是系统因为主人情绪的异常波动而出现的错误。他第一次这么强烈地感觉到恐惧。Jarvis走近Tony,拉住了Tony的手臂:“Sir,我问过你要不要继续向前的,我给过你机会,你已经做了决定了,为什么要反悔?”

“你给了我机会?你告诉了我这一切背后隐藏的鲜血淋漓的真相吗?”Tony愤怒地甩开Jarvis的双手,起身准备前往飞船即将降落的地方,那里离山峰并不远,几分钟就能走到。

“Sir,Sir!”Jarvis跌跌撞撞地跟上Tony的步伐,再次抓住Tony的手,一向沉稳的声音竟带上了几丝哭腔,“对不起,我错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给你说,求你了,别走……”

Tony站起身,眼中原本柔和的棕色因愤怒而掺杂了一些红色:“我无法忍受和你呆在这里。就算像你说的,我的地球也会最终走向爆炸,那我情愿和它一切毁灭!”

Jarvis惊愕地看着Tony:“可是地球并不是一定需要‘钢铁侠’啊,它还有那么多人在保卫它,可是……我只有你啊。”

Tony没有回答Jarvis,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Jarvis发现此刻Tony脸上的表情,和第一次他离开自己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Jarvis松开了攥住Tony的那只手,露出了一个苦涩的微笑:“我早该知道我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改变你人生的走向。只是我也忘了,我一直以来,都是注定被你抛弃的那一个。你给我的名字:Jarvis——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m(只是一个相当聪明的智能系统)。”接着,Jarvis凑近了Tony的耳朵,低声地说:“Sir,你知道我计划的成功系数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吗?是你对我的感情。只要一点,都能让我的计划走向成功。而失败的原因,是我一开始就把自己在你心中的地位看得太高了。”

Jarvis拉远了和Tony的距离,脸上还带着那个小小的微笑,只是如今看来太不自然。

Tony还是没有吭声,他转过身,不打算和Jarvis告别,径直走过Jarvis,离开这间充满光明的房,走向被黑暗笼罩着的走廊。和来时对黑暗的恐惧不一样,此刻他却在黑暗中感受到了安全感。至少,别让光照在他因为某些莫名其妙的情绪而留下的眼泪上。

独自站在原地的Jarvis慢慢收起已经笑得有些僵硬的嘴角,他呆立不动,像是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手上一直紧紧被他抓住的反应堆脱离了他的手掌,掉在地上发出了破碎的响声,原本光洁平滑的表面已经有裂痕在延生。所有的电子设备几乎同时发出巨大的轰响,然后一起爆炸,头顶上的灯泡也爆裂开来,外面走廊上的黑暗瞬间占据了整个房间。只听到皮鞋在地板上刚开始还慢慢一步一步地走着,紧接着就朝着Tony离开的方向飞奔。

 

Tony离开山洞不久后就听到身后巨大的爆炸声,可他只匆匆回头瞥了一眼,继续朝着救援飞船的方向跑去,他没时间也没力气再去想身后发生了什么。

当Jarvis匆匆跑出山洞,跟着Tony留下的脚印继续朝前时,飞船起飞的轰鸣声让他停了脚步。他远远地看着那艘飞船离开地面飞向天际,再一次目送着他的Sir离开他的视野。他抬头看着那艘飞船驶向远方,他冰蓝色的眼中隐隐有数据流动。他合上眼,可当他再次张开眼时,那片冰蓝已经被更加浓郁的深蓝代替,如同他头顶上浩瀚的苍穹。

 


Tony坐在救援飞船的座位上,刚刚船长走过来递给了他一杯能量饮料,拍了拍他的肩,也没有说什么就走开了。那是两个男人的安慰。Tony回头,看着那颗卫星在他的身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最终混入银河中,没了踪迹。

他闭上眼,头脑里全是Jarvis最后的那个苦涩的微笑,方才被Jarvis抓住过的地方现在还有些疼。Jarvis的声音,在陪伴Tony度过了几个绝望而孤独的日子后,被他留在了那个卫星上。而如今,Tony的耳边能听到驾驶员们讨论航线的声音,飞船引擎轰鸣的声音,仪表器的提示音,却没有任何一种声音能像Jarvis的声音那样,让他的心沉静下来。

 
 
 经过几天的飞行,Tony终于到达了地球。

他输入指纹开了门,可家中却没有任何人。Tony只好扔下沉重的背包,一边活动着僵硬的手臂一边唤着他的智能管家:“Friday!我回来了!给我妈打个电话,还有,端杯水到我房里来。”

可Tony熟悉的机械女声却并没有响起,取而代之的是他熟悉的另一个英伦男声:“Welcome home,Sir.”

Tony在原地呆住了,他隐隐约约看到有什么红色的液体正从沙发上往下滴。

嘀嗒,嘀嗒。

那冰冷的潮水再度袭来,巨大的浪潮瞬间将Tony淹没。

 
 
 

-人有三观,可人工智能没有,它们所谓的“三观”建立于自己的创造者。和人类不一样,它们的三观是可以随着经历改变的,会被数据分析所影响。Jarvis从“它”进化到了“他”。他在没有管理员指导的情况下成长,Tony在设计他时也没有给他输入“机器人定则”,他的意识形态都建立在自己的搜集到的信息之中,能做他想要做的事。

评论(1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