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POI】【RF】冬日清晨

今年的最后一篇献给RF!糖分保证!不甜不收钱!新的一年大家也要像他们一样继续幸福下去!

路人视角


他已经在广场公园摆着小摊卖饮料有一段时间了。

公园中来来往往的人挺多,他每天的卖出的饮料赚的钱和小费加起来的数字,对于小摊贩来说已经相当可观了。尤其是现在已经到了冬季,没有什么能比在冬季的严寒中捧着一杯暖和的热饮去开启新的一天更好的选择了。他在天还未破晓的时候就会来到公园,烧好热水,透过温暖的水汽,嗅着磨好的咖啡的香气,等待着客人们的光临。

他的常客挺多,不过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总是一丝不苟地穿着三件套,戴着眼镜的先生。倒不是说这位先生长相是多么出众,只是他总是每天在固定的时间出现:眼镜先生的脚好像有些残疾,所以当他走路的时候身形看上去有些不稳。可每当广场中央的那座大钟在七点整被敲响时,那位眼镜先生总会踩着钟声来到他的摊前。固定不变的时间,固定不变的对话内容:“你好,请给我一杯煎绿茶。”

久而久之,他总会在钟声第一次响起时,拿出放在一旁的准备好的茶包,加好热水。一切准备妥当后,那位眼镜先生会正好出现在他的面前。当眼镜先生接过煎绿茶时,会对他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早上好。”

“早上好,先生,祝你一天愉快。”

偶尔,眼镜先生会在他的摊前短暂地停留一下,和他聊聊天,或是谈论最近的生意,或是向他请教关于泡茶的技巧。不过那位先生好像不太喜欢和人交谈,更经常的是眼镜先生接过煎绿茶后,顺手拿起一份放在餐车旁的报纸,将小费投进小费罐里,然后对他微微点了点头,走到公园靠公路那一旁的长椅上,背对着他坐下,好像是在看报纸,又或是在公路的那一侧寻找着什么。他看着那位先生的背影,心里莫名地有几分难过。或许是他多愁善感了,只是在这冬日的清晨,那位先生静静坐在长椅上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寂。

“喂!卖饮料的!”隔壁卖甜甜圈的那人对他说,“你别看了,咱们聊聊天吧,趁现在的客人还不算多。”

他冲着眼镜先生离去的方向努了努嘴:“诶,卖甜甜圈的,你说那位先生是什么机器人吗?每天都伴着钟声来到这里,分秒不差。”

卖甜甜圈的那人靠着餐车笑着对他说:“就算他是机器人,也不会被设定成每天必须光顾你的小餐车吧。”还没等他跳起来和那人理论,那人又接着说:“不过你还别说,在你没来这里之前,那位先生还真有一次没有和钟声同步。”

“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因为那天……”那人故意钓他胃口,“咱们号称‘绝不会有丝毫误差’的大钟停摆了,当天就有人来检修了。凭着我在这儿摆摊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识人经验,我和你赌五美元,那位先生绝对不简单。”

卖甜甜圈的看到他吃惊的表情后,满意地转过身,招呼上门的新客人了。

他弯了弯身,看了看眼镜先生刚刚放在小费罐里的钱。相比他平常客人给的,眼镜先生算给的较多的。分寸拿捏的刚刚好,既不会少得让人觉得失望,也不会多得让人觉得他在故意炫耀。

他挑了挑眉,将自己对眼镜先生的好奇重新转移到刚刚磨好的咖啡上去。


后面的日子里,眼镜先生依旧保持着固定的规律,伴着钟声出现,然后捧着冒着热气的煎绿茶离去。只是那绿茶的热气,丝毫没有让他的身影在晨光中显得温暖起来,更像是将他融进了弥漫在这座城市的大雾中去。


直到有一天,眼镜先生才离开不久,一位穿着西装外套的先生就出现在他的小摊前,手里还拿着一个和他餐车上放着的一模一样的纸杯。他认出了上面还有他的笔迹,写着:煎绿茶。

那位穿着大衣的先生拿着纸杯,仔细地与餐车上放着的那些纸杯比对,然后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请给我一杯煎绿茶,谢谢。”

他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哆嗦,然后迅速地泡好了一杯茶,递给面前的这位西装先生。西装先生小小地抿了一口,像是不习惯煎绿茶的味道似的,微微皱了皱眉。西装先生正准备说什么,犹犹豫豫地刚要开口,眼镜先生居然重新回到了小摊前。

眼镜先生仿佛有些生气,把西装先生拉到一边,面色严肃地对他说:“Mr.Reese,我以为就个人界限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达成了一致……”因为距离的拉远,他没法再听清楚远处两人谈论的内容。只看到眼镜先生说了些什么,然后就一瘸一拐地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西装先生摸了摸头,然后跑向卖甜甜圈的摊车前,提了一盒甜甜圈,随手丢下一张钞票就急急忙忙朝着眼镜先生的方向追去。

“啧啧啧……这两人,不简单。”卖甜甜圈的对他说。

他翻了个白眼:“对对对,除了你,其他的人都不简单。”


从那天起,他单独看到眼镜先生的次数就少了。要么是西装先生陪着眼镜先生一起出现,要么是西装先生一个人来买一杯煎绿茶和一杯咖啡。只是每一次西装先生出现时,都会顺带光顾旁边卖甜甜圈的餐车,这可让那个卖甜甜圈的笑弯了眼。

他注意到眼镜先生和西装先生同时在他的摊铺前出现时,几分钟内眼镜先生所说的话比他之前单独出现时所说的字数加起来还要多:

“Mr.Reese,请注意你的糖分摄取量……”

“Mr.Reese,我想我们真的不需要等一下买甜甜圈时每一种口味都买一种……不不不,我不告诉你我最喜欢的口味这一点,决不能成为你把所有口味的甜甜圈都买下来的理由。”   

“抱歉,我不明白你作为一个只喝黑咖啡的人,为什么这么偏爱甜食?”

“……”

而西装先生总是侧着身,耐心地听着眼镜先生说话,也不发表任何意见,只是看着眼镜先生温暖地笑着,微笑灿烂得像冬日照亮大地的暖阳。为了照顾眼镜先生的不方便,西装先生还会下意识地放慢走路的步伐。

当他们两人走远之后,一旁卖甜甜圈的那人跑到他身边说:“你觉得他们两个人是一对吗?”

他笑着摇了摇头:“谁知道呢?”

卖甜甜圈的笑嘻嘻地对他说:“那要不我再和你赌五美元?”


时间在煎绿茶的热气和甜甜圈的香味中过得飞快。他在这个公园摆摊也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冬天再一次带着雪花和低温降临到这座城市。一切如旧。只是这几天,西装先生身旁没了眼镜先生的身影。

只是短短的几天,他仿佛见到了这个一直以来都是微笑着的男人最颓废的样子。西装先生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下的黑眼圈标志着主人糟糕的睡眠状态。领口的扣子没有扣上,皮肤因为寒冷而有些发红,可那人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冷一样。西装先生习惯性的还是买一杯煎绿茶和一杯黑咖啡,只是再没了买甜甜圈的意向。

可当他问西装先生,发生什么了?

西装先生只是表情阴郁地摇了摇头,告诉他,有人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往日的低沉嗓音听上去竟带上了几分寒意。


当眼镜先生和西装先生一起再次出现时,他已经没见过这两个老主顾快三天了。

七点钟的钟声响起,两人的身影一同出现在他的餐车前。如今笑容灿烂的西装先生和几天前那个神色阴郁的他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要不是西装先生脸上有像被子弹擦伤的痕迹,他会觉得这几天根本就是自己的一场梦境。西装先生低头和眼镜先生说了什么,换得对方扬起了嘴角。

他将他们所点的饮品递给西装先生,眼镜先生对他微笑着表示感谢。他们转身正要离开,西装先生突然想起了什么,跑向卖甜甜圈的小摊。卖甜甜圈的那人看见他,直接递上一盒,对西装先生说:“送你们的。新年礼物。”

西装先生惊喜地对他道了谢,几乎是跑回了眼镜先生的身边,显宝似的举起甜甜圈给他看。西装先生的眼角因为笑容而形成了几道浅浅的皱纹,眼镜先生好笑地看着他,然后接过他手中的甜甜圈和煎绿茶。西装先生顺势抓住眼镜先生被冻得有些发红的手,揣进了自己的衣兜里,无视了眼镜先生小小的不情愿。雪花扬扬而下,落在两人的肩头,

新日慢慢从地平线升起。冬日温暖的阳光,慢慢驱散了笼罩着这座城市的雾气。阳光照在远去的那两人的身上,为他们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阳光与雾气在他们的身旁交融着,像印象派画家笔触下最美好的画卷。

他隔着热水的雾气看着那两人身影的走远,心想着,隔壁那卖甜甜圈的家伙估计要找我来讨那十美元了吧。


评论(1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