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独一无二(上)

抱歉…刚刚没注明这不是一发完以及排版永远不正常 蠢死我算了


全世界都知道,Tony Stark继承了他老爹的光荣血统——疯狂地迷恋着科技所带来的力量,甚至与他老爹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Tony享受着能制造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的优越感,他乐于将自己的得意之作放在台面上供全世界欣赏和赞叹,可毕竟每个人都有一些专属于自己的宝物不是吗?Tony所有的作品之中有一件是他从未拿出来让人们在真正意义上接触过的,他的人工智能管家——Jarvis。
的确,不少人都知道Jarvis,起码复仇者大厦里的人们都知道它。当你每天早上刷卡进入复仇者大厦时,一个优雅的英伦男声就会出现在你的耳边。无论是你在乘坐电梯时发出到达哪一楼层的指令时,还是在你进入办公室打开系统调动今天的工作讯息时,亦或者你只是懒得走到茶水间可又需要一杯咖啡时……当你发出指令,那个男声就会响起,然后高效准确地完成你所交代的任务。直到你结束一天的工作,走出大厦后,那个声音才会和夕阳一起向你即将过去的这一天告别。Jarvis的声音陪伴了在复仇者大厦中工作的人们的每一天。而如果当复仇者们正在执行任务,与某个找死的敌人火拼的时候,钢铁侠所发射的每一个光线炮冲击波,每一次的闪避和突袭,都是Jarvis计算的结果。小到Tony每一天的衣食住行,大到钢铁侠的每一套战甲,Jarvis存在于和Tony有关的各种事物中,只要你能接触到Tony,那么你就间接接触到了Jarvis。

人们能听到Jarvis的声音,能看到Jarvis所起的重要作用,但也就仅此而已。一向是丝毫不在意将自己暴露在聚光灯下的Tony Stark,就算是某天下跑车的时候脚滑摔了一跤,在面对无处不在的狗仔记者时,可能也会坐在地上笑得一脸自信满满,绝没有半点窘迫。可如此一个巴不得向全世界炫耀自己的男人,却将自己最得意的作品藏在了只有自己才能真正接触的地方。

Jarvis是Tony最骄傲的设计。与Tony的其他作品根本不同,它的设计之初并不是为了盈利或是参与战争,只是单纯地满足Tony的小兴趣。每一次当Tony帮Jarvis的系统做检索时,Jarvis向Tony呈现的世界总能让他浑身的血液因兴奋和欣喜而沸腾。代表着Jarvis的那个橙色光球,在Tony的动作下旋转,放大,敞开更加细微的内部。他的Jar,像是将抽象的科技形象转化成具体,真实地让他体会到Jarvis的能力像浩瀚的宇宙,Tony置身于此,心里全是对科技能力的强大和这磅礴气势的巨大震撼。Jarvis日益增长的学习能力总会让Tony这个设计者都感到惊讶。

而不知道从多久开始,Jarvis会询问Tony关于人类情感的一些问题。它知道产生情感的原因,甚至能在系统中模拟情感产生的化学反应,只是它无法理解,那些情感怎么会对人类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为什么有人甘愿为此献出生命?为什么上一秒还生死相交的人在下一秒钟就会拳头相向?Tony无法为它解决疑惑,但默认了它自己去研究的行动。Jarvis将这个问题置顶在待办事项中的前列,当完成Tony交代的任务后,它就会利用属于自己的部分空闲系统进行分析。

 

 

某次,Tony洗澡的时候抬头撞见了浴室上方的摄像头,几年前他一时兴起将家里每一个房间都安上摄像头,可这里的却从没开启过,此时头顶上方的摄像头却正对着他,工作灯透过温暖的水汽闪烁着红色的光。

Tony惊讶了一下,立马就明白了:“Jarvis,你在干嘛?”

Jarvis低沉的男音响起,一如既往的平静:“Sir,我打开了浴室的摄像头。” 

“说些我不知道的。”Tony关掉花洒,拿起浴巾擦了擦顺着身体滑落的水珠,然后顺势围在腰间,遮住了下半身。

“我想研究关于人类的隐私受到侵犯时,会有何表现。”Jarvis将“偷窥”这一行为说得一本正经。

Tony被自己没羞没臊的人工智能逗笑了:“那么,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我对比了网络上的资料后发现,相比同龄人,Sir,你的身材已经保持的算不错了……”Jarvis顿了顿,因为此刻Tony正对着摄像头炫耀他的肱二头肌,还顺便放了个电,“不过Sir,如果你再不控制一下你的糖分摄取量,我认为在一个月之内,你的腹肌会变成一整块。”

“噢,Jar!”Tony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别这么煞风景好嘛。”他穿起挂在门上的浴衣,狠狠地拽下浴巾向摄像头砸去。

摄像头的红色工作灯,在Tony离开浴室的同时,闪烁了几下,熄灭了。

 

从这件事开始,Tony刚刚开始发现Jarvis不同了,它开始对人类感兴趣。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太多,毕竟对于一个人工智能来说,保持好奇心是提升它能力关键,所以他对Jarvis的小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Tony将Jarvis视作自己最宠爱的孩子,他从未限制Jarvis获取信息的行为,放任它用自己的好奇心去探寻自己感兴趣的事。

只是后来,事情发展的好像有些不对劲。


当Tony接到Pepper的电话时,他正躺在床上等待自己清晨的大脑从睡眠中清醒过来。 

Pepper在电话的那头声嘶力竭地吼着类似于“Tony!昨天一年一度的公司晚宴你为什么没有参加”“你别告诉我你忘了”“你知道这个晚宴有多重要吗这影响到股东和客户对公司的态度……”的话,让Tony的大脑瞬间被吵醒了。

Tony将电话从耳朵边拿远一点,可还是能听到Pepper愤怒地指责。

“放松,Pepper,请保持你的淑女形象。可能是Jarvis的内存占用得太多了,忘了提醒我。” 

Pepper好不容易才使自己从愤怒中抽出身:“Tony,你知道你这个月已经连续缺席了几次股东大会和重要的宴会了吗?过去的,我既往不咎,可明天的晚宴你一定要出席。不然指不定坊间流传什么‘Tony Stark久未露面,疑似纵欲过度英年早逝’之内的谣言。”

Pepper还想说什么,可在Tony的好说歹说下终于止住,被Tony单方面的撂了电话。

“Jarvis!”Tony盯着房间中央的摄像头喊道。

“Yes,Sir。”伴随着Jarvis的声音响起,摄像头缓缓转向了Tony。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昨天晚上有聚会?”

“去年你向我抱怨说晚宴上的食物和鸡尾酒很糟糕,在那里待着会你少活十年,我发现今年他们请的厨师还是和去年的一样。Sir,出于对你的寿命考虑,我取消了这一事项的提醒。”

Tony发现Jarvis的这个理由自己居然根本无法反驳,他只能换另一个话题和Jarvis算账:“听Pepper说这个月我缺席了好几次重要的场合,可是我这个月根本没有收到任何提醒啊。”

“Sir,”Jarvis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无奈,“我交叉比对了宴会出席的客人和被你伤过心的姑娘,发现你参加聚会被扇巴掌的概率为73.26%,被高跟鞋踢的概率为48.73%,如果在加上糟糕的酒精催化后,估计概率会上涨为……”

Tony急忙打断它:“好好好!打住!”人工智能是找理由的一把好手,这一回合,Jarvis再次完胜。

“那……Sir,明天的晚宴你要出席吗?”

Tony惊讶地望向摄像头,工作灯一闪一闪的,像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你监听了我的电话。”没有使用问句。Jarvis知道Tony生气了。

Jarvis系统内部飞快地寻找着能够说服Tony的理由,可是它失败了,它无法在不违背自己的核心系统的准则的前提下,让Tony打消愤怒。

所以,“Yes,Sir。” 

Tony才反应过来自己或许有些过分放纵Jarvis了:“Jarvis,我觉得我们得找个时间来谈谈关于你小实验的界限问题。”。

“遵从你的意见,Sir。刚刚Fury局长发来了消息,等级是紧急事件,是否接通?”

Tony揉了揉自己从睡醒到现在就没消停过的脑袋,叹了口气:“接通吧。”


消息的内容是外星人入侵,数量不多,但奈何它们的体型巨大,每一个的身高都大概和Hulk差不了多少。怪物们在近郊正朝着市区前进,可能在十分钟之内就会对市区造成严重破坏。 

Fury的脸在屏幕上显得更黑了,他恶狠狠地威胁Tony说,要是Tony不能在七分钟之内到达战场,他就把每天下午的甜甜圈供应取消。

Tony靠在枕头上,将视频静了音,看着Fury气势汹汹地说着话,嘴一张一合却丝毫没发出声音的画面笑得肚子痛。

“Sir,我们还有五分钟。”Jarvis只好开口提醒自家笑得人仰马翻的主人。

“好吧,那如果我们全速飞过去需要多久?”Tony擦了擦眼角因为笑得太夸张而产生的眼泪。

“三分钟。”

Tony甩开被子光脚下了床,头也不回地走向盥洗室:“那我们还有两分钟可以好好打扮一下。”

 

当Tony换上了休闲服以后,开始刷牙洗脸,Jarvis默契地控制着MARK V,为Tony装备好战甲。一切准备就绪,Tony出发前对Jarvis说:“Jar,你控制一台战甲跟上我,必要的时候协助他们疏散平民。”

Jarvis恭谨地答应,与此同时,MARK III正从底下实验室里飞出,追上前往战场的Tony,在他身后一米左右跟着。


到达战场后,Tony发现他们比规定的时间晚了十五秒:“Jarvis,如果被我发现你因为想要取消甜甜圈供应而告诉我错误的时间的话,我就把你捐到小学去,受那些小机灵鬼的折磨!”

明明是你自己选衣服的时候没找到那件你想要的李小龙款耽误了时间好吧!

Jarvis当然没有把吐槽的话说出口:“Sir,虽然我很支持Fury局长的想法,但是你知道我不会欺骗你的。”

Tony轻轻地哼了一声,他当然知道,那可是被自己写进了Jarvis的核心系统中的。

 

当Tony看到自己将要面临的对手时,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皮糙肉厚,明显就是一个抗肉搏的肉盾嘛!它的犄角长在脸的中间,双眼狠狠地瞪着面前的Tony,喉咙中发出低鸣,张开血盆大口就向Tony扑上来。Tony将它与不远处正在战斗的Hulk比了比,默默地对Hulk说了句抱歉,Hulk和它简直不能比好嘛,Hulk明明就是小天使!

战斗并不复杂,只是跟那些大块头们打斗耗费了Tony太多的体力。一对一的单挑让他根本没精力再去照顾还有来不及逃离战场的人们,不过还好,他有Jarvis。此刻,Jarvis正控制着战甲,将人们都聚集到远离火力的区域,让复仇者们能够较为方便的应战。 

Tony向Jarvis那个方向望了一眼,确认一切都好之后,继续挑衅自己面前这个庞大的怪物:“嘿,大家伙,看好啦!Daddy送你一个漂亮的礼花。”说完,他从右手发出一束光线炮,直接射向对方的面门。外星人的双眼因为光线炮而暂时失明。Tony趁机狠狠地扳下了大家伙的犄角,鲜血从它的伤口处汩汩流出,原本就狰狞的脸此刻显得更加骇人。怪物因为疼痛而明显陷入了狂怒,它左手一挥,将Tony直接甩出去了几米远,撞上了一颗高大的树。

Jarvis听到Tony这边传来的痛呼,在通讯频道上询问:“Sir?你还好吗?”

Tony舔了舔被牙齿咬伤了的嘴唇,安慰道:“没事,Jar,你待在原地陪着人们,别……”话还没说完,身后的大树被那只怪物连根拔起,狠狠地向Tony砸去。当Tony勉强躲过时,又跟着连续攻击。Tony想要飞离地面,重新找到一个利于自己反击的视角时,却发现助推器因为刚刚的打斗而出现了故障。

靠!他现在全身酸痛,脑子因为撞击而晕乎乎的。偏偏那个大家伙死死地咬着自己不放,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

Tony看着MARK III转向自己的方向,急忙给Jarvis下指令:“嘿!Jarvis!放松一点,只是硬件故障,我能处理。”

“Sir,你的助推器坏了。”Jarvis冷静地分析Tony所在战甲的战损情况,“你的头盔和面甲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Tony来不及回应Jarvis的评估,因为那个怪物又发起了一波攻势,将Tony逼向只有几米距离的悬崖。远处的红黄战甲直直地盯着Tony这边的战况,Jarvis扫描着战场上英雄们所处的状况,打开私人通讯向离自己位置最近的身影发去消息:“Ms. Romanoff,抱歉打扰你,请帮我暂时照看一下人群。”

收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Jarvis忽略了Tony“Jarvis!你给我留在原地”的愤怒命令,直接控制战甲飞向悬崖。红黄色的身影挡在了Tony的身前,而Tony的身后咫尺处就是万丈深渊。Jarvis发射冲击波,将自己面前的怪物掀翻在地,狠狠地用拳头在它本来就鲜血淋漓的脸上揍着。待怪物已经失去知觉后,Jarvis拖着它的身体,将它扔下了深渊中。

Tony看着自己面前站立着的战甲,那怪物的鲜血已经沾上了MARK III的面罩,他知道面罩后什么也没有,刚刚控制着战甲做出一系列动作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亲手创造的——

“Jarvis。”Tony叫出了它的名字,语气中的失望从每一个字母中溢了出来。他最后深深地看了那个站在原地的战甲一眼,转身登上神盾局的昆式飞机,没再说一句话。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