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独一无二(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放假了!在草稿本上写初稿的日子终于告一段落!明后两天之内完结这篇 开了新的脑洞 傻白甜得我画风都快变了 食用愉快


从Tony的反应中,Jarvis知道自己惹祸了。它控制着MARK III飞回海边的别墅,在等待Tony归来的同时,打开自己研究所用的那部分系统,将刚刚Tony的表情与数据库里的人类表情作对比,从而希望了解Tony当时的情绪。得出的结果是,Tony的那个表情被人类定义为悲伤。

为什么是悲伤呢?

Jarvis不明白。从它目前对人类情绪的了解来看,它可以理解Tony很可能会因为自己没有服从指令而生气,还有非常小的几率会因为自己的及时协助而感激,可它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会使人类落泪的情绪会出现在一个战争过后死里逃生的人的脸上。所以,它继续搜寻可能使人类产生悲伤的诱因。

失去珍惜的事物?不对,在战争时唯一失去的是那个外星人的生命,Sir不可能因为它而难过。

感到恐惧?不对,Sir虽然有焦虑症,但是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被激发起来。

希望落空?Jarvis顿住了,或许这就是Sir悲伤的原因?因为自己出手,没有让Sir亲手了结了那个外星人?

Jarvis对这个原因进行分析,发现从自己已有的信息来看,有90%以上的把握可以认为Sir的负面情绪与这个原因有关。

Jarvis的主机有些当机,因为它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那只被自己扔下悬崖的外星人重新活蹦乱跳地出现在Tony面前,等着他发出一个炫酷的致命招。实验室的主机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像是Jarvis无奈地叹着气。Dummy默默地拖来灭火器,对着Jarvis的主机一阵狂喷……

不用客气,Jar。Dummy大方地朝着被干粉铺满了的Jarvis主机摇了摇机械臂,人工智能就该相互帮助,这是当兄弟的应该做的。


而此刻的Tony根本不知道自己家里正被俩孩子闹得天翻地覆。他在回程的路上继续沉默着,Jarvis一个看似简单的行动却让他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中:
Jarvis绕过了他去处理问题,在没有得到他许可的情况下执行操作。虽然这次没有造成人员和财产损失,可下次呢?

作为创造者的他也无法估计Jarvis的能力可以对世界造成多大影响,而更可怕的事是随着Jarvis的成长,或许有一天连Tony都无法控制他。就像薛定谔装猫的那个盒子,倘若任由时间过去,谁也不知道结果到底会如何。只要发生一点失误,民众铺天盖地的指责和谩骂,当局的威胁和制裁,瞬间会将他们淹没。人们的言语能将你捧上天堂,也能将你拖入地狱。Tony经历过那种日子,但Jarvis是他最珍视的宝物,他决不允许它走上错误的道路,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被任何负面的事物所污染。

他压根就不会给猫进入盒子的机会。

Bruce走过来,看到Tony正呆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发愣,手紧紧地握住玻璃杯,骨节分明。他好笑地拍了拍Tony的肩膀,而后者明显被吓了一跳,杯中的水随着Tony的动作洒出去了不少。Bruce没想到Tony的反应会这么大,不好意思地为自己的行为道了歉,正准备离开,却被Tony叫住了:“好博士,帮我个忙吧!”

这个语气压根就没有给自己拒绝的机会啊。Bruce看着Tony笑得一脸谄媚,后背有些发凉。

 

下了神盾局的飞机后,Tony带Bruce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并要求对方和自己一样把所有移动设备都扔在车上。他不想让Jarvis知道自己的计划。等他和Bruce谈完自己的想法后,对方一脸严肃地告诉他,自己需要回去好好想一想。从Bruce离开咖啡厅时撞到了两个端着餐盘的侍者以及被咖啡厅关着的玻璃门撞到了头看来,可怜的博士被自己的计划吓得不轻。Tony看了看Bruce点的饮料,默默祈祷博士不要变得和他点的绿茶一个颜色。起码别是在混乱无比的今天。

等到Tony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

Tony刚一打开门,房间里的灯由近至远依次亮起,明亮的灯光瞬间驱散了黑暗。

“Welcome home,Sir。”Jarvis的声音响起。

Tony没有回应它,而是直径向实验室走去。倒是他踏在楼梯上故意加重的脚步声告诉了Jarvis:“对,这就是人类心情不好的表现。”Jarvis感觉自己快要死机了。

而当Tony走进实验室时,他的大脑倒是瞬间死机了。房内的所有陈设都被铺满了一层淡黄色的粉末,不少文件散乱在地上,整个房间像是沙尘暴过境后的重灾区,Dummy移动的痕迹在铺满粉末的地板上显得非常清晰。

“有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Tony虽是这样说,但直接转头对着一旁还举着灭火器的Dummy吹胡子瞪眼。

Jarvis你一点也不够义气。Dummy委屈地抱着自己的灭火器缩到了角落。

“Sir,”Jarvis试图吸引Tony的注意,“我对今天白天在战场上发生的事感到很抱歉。或许我能送你一份礼物表达歉意?”

Tony转过身朝向Jarvis发声的方向,他表面上装得风平浪静,其实心里已经被好奇搅得波涛汹涌。嘿!先把他因为Jarvis过于“自我”的忧虑放在一边,谁会不喜欢礼物?况且Jarvis可是挑选礼物的一把好手,上一次挑选的礼物还是那辆Tony垂涎已久的红色跑车。

代表着Jarvis的橙色光球出现在Tony的面前。数据在光球的表面流动着,像是浮光丝丝缕缕,编织成一个微型世界。Jarvis打开全息投影,放出今天上午的战争画面:

那只外星人犄角断裂处还在流着鲜血,它张开血盆大口步步紧逼,将Tony直逼悬崖处。Tony脚下的几颗小石块随着他步伐的移动掉下了毫厘后的万丈悬崖,外星人在一步步靠近,它大声地嚎叫着,迫切地想要把自己面前的这个小矮子撕成碎片。前有面目可怖的外星人,后有深不见底的悬崖……就在这个时候,画面突然中断,竟然放起了《碟中谍》的主题曲。画面跳转到Tony某次战斗时单手发射冲击波的画面,和外星人的画面剪辑在一起,来回切换,硬生生做出了Tony亲自解决那只外星人的效果,片尾甚至还有不知道从哪里截来的观众的欢呼声和鼓掌声。

视频结束,Jarvis的光球停止转动。摄像头拍摄到Tony的面无表情,Jarvis不确定自己的“道歉礼物”是否有效,它轻轻喊了一声:“Sir……”机械男声中分明夹杂着一丝没有得到回应的委屈。

“Jarvis,”Tony在沉默了徐久后终于开了口,“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么一份‘礼物’?”

“我认为今天在战场上发生的事让你难过了。”

“那你觉得我为什么会难过呢?”

Jarvis像邀功似的,立马地报告了自己研究了大半天的结果:“因为我处理了那只外星人,没让你亲自动手,这件事让你失望了。而人类在失望的时候有很大的几率会产生悲伤的情绪。”

Tony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自己担心了大半天的问题如今看来根本不能被称为问题。他的Jar根本不会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糟,它纯粹得像一张白纸,只是试图在自己身上涂抹上情感的色彩。Jarvis简直像是刚刚开始触碰情感的小孩子,笨拙地去揣摩他的心意,觉得他会因为没有亲手解决那个外星人而难过,居然试图重构当时的场面。不过现在看来它的第一次“感情探索”失败了。

Tony拖过放在一旁的椅子坐下,整理了一下情绪,准备好好和Jarvis谈谈:“Jar,我很感激你为我做的……‘礼物’,不过我认为你弄错了一些事。首先,我并不是因为没有杀掉那只傻不拉几的大怪物而难过,是其他的原因。”

Jarvis的光球正飞快地旋转着,那是它系统迅速运转的表现,它在等着Tony的继续解答,这是一个可以了解人类情感的好机会。人类的情感是那么复杂,分析时一点细小的误差就导致了根本不同的结果。而Jarvis不希望再发生像今天这样错误解读Sir情绪的情况。

Tony接着说:“今天我之所以会感到难过,是因为你。”他看到Jarvis的明显停止了旋转,可它没有发问,静静地等待着Tony继续说下去。“我当时很失望,因为你没有听从我的命令去保护那些群众。Jarvis,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我的生命并不比其他人的珍贵多少,没有哪条生命能被放弃。”

“可是Sir,”Jarvis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你和他们不一样。如果你活下来,可以拯救更多的人啊。”

Tony知道自己不能要求人工智能脱离它本身的理性思考,他只好寻求另一个方式去引导Jarvis:“但是没有谁的生命能够被其他人所替代。今天没有发生意外情况,这是我们都应该感到庆幸的,可假如事情发生任何一点偏差,那些无辜群众的丧生,我们根本无法补救。”

Jarvis还想说什么,可是Tony没有给他机会:“Jarvis,我知道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了,可是这个世界远比你想得更复杂,多的是人想找理由把你夺走,Daddy没有你在身边可怎么办啊?!”说罢还装作特别难过的模样,低头抹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Sir,你别哭了,我不会离开你的。”Jarvis的系统快要崩溃了。它明明就是不想让Sir再难过才做了那个视频,怎么现在这人直接哭出声来了?“Sir,是不是我的系统出现了错误?我发现我最近的工作表现得很糟糕。”

不,宝贝,你简直是棒极了。

Tony没有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口,只是露出了一个安慰的微笑,继续哄着他的人工智能管家:“Jarvis,要不你睡一觉?我帮你做个检测,等明天早上醒来,一切都好了。”

Jarvis的光芒渐渐暗淡下去,数据流动的速度减缓直至静止,实验室中机器低声的轰鸣也随之停止,周遭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Tony收起自己的微笑,重新恢复了战争过后的“扑克脸”,面色凝重得仿佛在面对世界末日。他打开Jarvis的系统,在他手指的操作之下,Jarvis运行的一切痕迹都展现在他的面前,即使是系统内部最脆弱的核心在Tony的指令下也会完整呈现,毫无保留。他的Jarvis,无论在成长的过程中改变了多少,可它始终坚定不移地信任着自己。

Tony查看了Jarvis今天的工作记录,看到它在战争后在系统中默默探究自己情感的思维线索时,心中不免流过了一丝暖意,可暖意一过,便是涩涩的苦味。Jarvis所执着探寻的,偏偏是人类与人工智能间最大的差别。对情感的了解能够让Jarvis成长得更加强大,可等它成长至Tony都无法控制的时候,Tony也无法再将它藏在世人的视线以外,护它安稳周全。

Tony重新打开了Jarvis的系统核心,在Jarvis能够自我学习之后,Tony再也没有对它的核心做过任何修改。只是今天,他在核心中编入了限制Jarvis发展情感模板的代码,又删除了相关的修改记录。而对于Jarvis已有的研究成果,Tony选择了保留。那是Jarvis自己的探索,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再去剥夺Jarvis已经取得的成绩。做完了一切的工作后,Tony为Jarvis设置了开机时间。

离开实验室前,他对着那个暗淡的橙色光球道声抱歉,他知道自己的自私将让Jarvis的情感系统永远停滞于这一刻。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