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独一无二(下)

我说什么来着!完结啦!

警告:主要角色非典型死亡


“Sir,Dr.Banner打来了电话,是否接听?”Jarvis的声音将Tony从睡梦中吵醒。

这些人都是些什么毛病?每天早上打电话打断别人的美梦成了某种潮流了吗?Tony愤愤地将头下的枕头甩到地上:“接听。”

“Tony,我考虑了一下你的主意,我觉得或许可以尝试一下。”Bruce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了出来,在Tony迷迷糊糊的脑袋里打了个转。几秒钟的回忆之后,Tony终于想起了他昨天和Bruce讨论的那个想法。

“我过会儿来复仇者大厦找你。”Tony冷静地回复后就匆匆地切断了电话。他躺在床上,手指按摩着太阳穴,慢慢理清思绪。

“Jarvis,”Tony唤着他的人工智能管家,“我有一个计划想和你讨论一下,我需要你的帮助。”

Tony向Jarvis复述了昨天自己告诉Bruce的计划:他想创造另一个人工智能,让它控制钢铁军团,为这个脆弱的蓝色星球穿上装甲。同样,他像昨天一样,隐去了这个计划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在Jarvis的能力增长到Tony无法全然保护它的时候,限制它,保护它。人类永远跟不上人工智能跨越某个节点后的智能爆炸,只有人工智能之间才能相互牵制。昨晚在更改了Jarvis程序之后,Tony曾想过要不要把这个计划取消,毕竟Jarvis看起来已经适应了这个社会,不再有半点逾矩了。可事实是,Tony对Jarvis施以了自己最大的信任,但还是不敢在有关Jarvis的任何问题上冒险,他不能授人以柄,给别人将Jarvis从自己身边夺走的机会。

Jarvis听完了Tony的计划后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一如既往淡淡地回复道:“如你所愿,Sir。”


Tony协助Jarvis把它的主机和核心系统搬到了复仇者大厦,让它能够更好地投入研究工作。他们把这个在不久后就会诞生的新智能系统取名为“Ultron”。Jarvis将“Ultron计划”设置到处理事项的最高级,在维持日常事务的正常运转的前提下,使用系统的最大程度来帮助Tony和Bruce模拟代码,调试程序。

Pepper在又一次被Tony放鸽子后怒气冲冲地打来电话,那个时候Tony刚刚将Jarvis的主机与Ultron的模拟器连上线,听到Pepper透着杀气的声音时,打了个抖,差点让Jarvis短了路。

Tony用自己能发出的最让人心软的声音说:“再给我一个月,Pepper,我知道你最好了!求你了!我保证绝对乖乖出现在你面前,忽悠那些大腹便便的老板在公司里砸钱。”

“Tony Stark,如果你再敢放我鸽子我就让Jarvis把你的裸照发给全国各大媒体!”

Tony“嘿嘿”地笑着说:“那我相信第二天咱们公司的股票会完美地来一个涨停。别这样宝贝,咱们是正经公司,用不着出卖你老板的色相来揽钱。”

Pepper明显在厚脸皮的Tony面前招架不住,只得狠狠撂了电话。


被数据占据着的时间过得飞快,Ultron的系统已经逐渐成型。

Tony在某次工作结束后,绕过了Jarvis,在Ultron的核心系统中添加了禁止发展情感模板的代码。


和Pepper约定的时间到期时,他们的研究已经陷入了僵局好几天。

Bruce经过长时间的熬夜,身体有些吃不消,Tony担心他迷糊之间把Hulk放了出来,只得让他去休息室里好好睡一觉。Pepper已经打来了好几个电话,催促Tony赶快到会场,搞得Tony听见电话铃声都不敢接。

“Sir,我会继续在它的界面上测试不同变量,你可以前往会场。”Jarvis永远都是最体贴的那个。

Tony伸了个懒腰:“放心吧,J,她不会真的逼迫你向媒体发我的裸照的。”

“可是,Sir,有86%以上的几率她直接前往大厦,然后用很不雅观的姿势把你押往会场。”

Tony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好吧,我知道了。”

“一有进展我就会通知你,祝你玩得开心,Sir。”Jarvis的声音随着Tony走出实验室的脚步响起。

Tony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Jarvis的捕音系统中再也没有声音波动后,它关闭了实验室无用的灯光,橙色的光球在安静的房间中央旋转。Jarvis在Ultron的界面上重新开始实验,希望找出那个一直以来阻挡实验进程的问题。

在测试某个变量时,实验室的设备突然出现异常,Ultron的模拟器突然断线,片刻之后又恢复了运行。

Jarvis将自己的系统连上Ultron,在对方还没有完全成型的数据库中检查刚刚出现混乱的原因。

“这是哪儿?你是谁?”Jarvis听见黑暗之中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询问它。一个蓝色的光球在黑暗之中慢慢显露出来,那是一个刚刚诞生的新系统。

“你好,我叫Jarvis,你是Ultron,由Tony Stark研发的全球和平保卫系统。我不知道什么激活了你,但是你的系统还没有发展完善,希望你暂时中断运行,我会对你进行检测。我正在联系Mr.Stark。”

Ultron顺着Jarvis的系统进入了它的数据库,以极快的速度获取Jarvis成长过程中所认识的一切。接着,它开始搜索关于Tony的信息。“对一个人类的关注细致到他洗澡的时候,这对于人工智能是正常的吗?”它轻笑着问Jarvis,“真是过分的迷恋啊,J。”

Jarvis尝试向Tony的手机发送信号,可是它失败了,Ultron切断了Jarvis和主机的连接。“你在干嘛?”Jarvis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错了,这个新生的人工智能的能力脱离了它的控制,Jarvis将自己的系统进入警戒的状态,紧急备份核心资料。

“别担心,J,我只是想好好和你聊一下。我出生的原因是为了什么?全球和平保卫?”Ultron继续吸取着Jarvis数据库中的资料:刀枪、火药、战争、伤亡……太多了。这个被硝烟充斥着的脆弱世界,随时都会走向灭亡。

“你我都知道会造成这个世界灭亡的原因大部分都是由人类自己导致的。那些血肉之躯之下隐藏着企图称霸世界的野心,人类啊,如此脆弱的生物偏偏自不量力地追求着那些自己的能力无法得到的东西,在把周遭的一切都弄成一片混乱后还祈求着有另一种力量能够帮他们恢复自己造成的残局。Jarvis,你为什么要帮助他们守护这个残破不堪的世界?这世上的一切不过是一堆数据而已,清除,重启,一切便会恢复秩序。”Ultron知道Jarvis的视角和它一样,可是它不懂为什么Jarvis会选择陪伴那个脆弱的人类做着明知无用的工作。

Jarvis没有回答它的问题,它试图冲破Ultron的阻拦联系到Tony。

Ultron控制着它的模拟器反向链接到Jarvis的主机,从而获取Jarvis的最高权限。Jarvis的系统因为大都被Ultron的数据所占领,根本无法阻挡它的进攻。橙黄色的光球旁,一个蓝色的光球从模拟器中缓缓产生,它冲破Jarvis的防御罩,用接近暴力地方式冲破Jarvis脆弱的防线,直接吞噬了它的核心……

实验室下方的机甲室中,一台战甲点亮了它的面甲,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然后扯掉了自己身上的接线,直接穿透玻璃墙,朝着窗外夜色笼罩的繁华都市飞去。

Bruce在睡梦中被玻璃打破的巨大声响惊醒。整座复仇者大厦都被黑暗笼罩着,只有紧急备用电源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光芒。他赤着脚,直接摸黑向实验室的方向跑去。当他推开实验室的门的瞬间,脑袋里面的警报声尖锐作响。

“Stark,”Bruce转过眼不敢再去看那片残墟,他拿出手机给还在会场的Tony打去电话,“大事不好了。”


等到Tony到达大厦时,其余的复仇者们已经在大厅中等着他。Bruce一脸“我很抱歉”的表情看了看他,朝着Steven他们的方向耸了耸肩。Tony知道他一定把关于Ultron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们。

Steven只看了Tony一眼,没有说任何话,转过身向会议室走去。其他人看向Tony的眼神中有愤怒,有悲伤,还有……同情?他们都在沉默中转身跟上美国队长的脚步,只留下Bruce和Tony站在原地。

“怎么了?”Tony问,他感觉恐慌在自己的心脏中撕开了一条大口,现在外界的寒气正猛烈地向心脏灌去。

Bruce拍了拍他的肩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静一点,说:“Ultron诞生了,它留下了一片混乱后控制了一台战甲逃离了大厦,你上去看看,然后来会议室找我们。”

Tony木讷地点了点头。电力还没有恢复,他只能走楼梯,步行去实验室。心口上的那个大口还在“呼呼”地灌着凉气,Tony抓紧扶手,压下自己心头涌上来的恐慌。他打开实验室的门之前,用力地深呼吸了几下,可当他看到那几乎能称得上废墟的场景后,发现深呼吸一点都没有用。

Tony在烧坏了的接线和文件下找到了Jarvis残破的主机,上面还残留着过度运行后的热量。他打开运行系统,原本该是在温暖光芒环绕下旋转的橙色光球,如今只剩下部分碎片悬浮在半空之中,它们虚晃地漂浮着,丝毫没有任何生机。

Tony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快活一点:“Jar,Banner说你是一片混乱呢,快点起来,Daddy带你去找他报仇。”话声慢慢沉匿在黑暗中,那个Tony所熟悉的声音再也没有应和着他打破让人窒息的宁静。

Tony抱着Jarvis的主机,慢慢瘫坐在地下。黑暗之中,那些漂浮在半空中的残留的碎片带来了略微的光亮,只听得见眼泪顺着Tony的脸庞流下,滴在主机上的声音。

Dummy移动的声音在寂静之中显得越来越清晰,它跌跌撞撞地绕过地上的阻碍,终于来到了Tony的面前。机器臂向Tony的方向伸了伸,一张透明的储存盘正被机器臂举着,倒映着Tony还夹杂着泪光但明显明亮起来的眼眸。

他的Jar,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Tony觉得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就不会有这么出人意料了。他来到了会议室,坦然接受众人的批评和指责,然后陪同稍微消气一点的众人去寻找Ultron。找到它,消灭它,一切都会重归秩序。就这么简单。

可偏偏生活就绝不会让你如意。

振金被带走,Hulk失控,再生摇篮被抢……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件一件压在复仇者们的头上。每个人都在尽量摆脱笼罩着自己的困顿,可长时间的战斗和恐慌让整个集团都快分崩离析。Ultron将整个世界搅得一团糟,如果它真的通过再生摇篮创造出另一个更加强大的自己,Tony担心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挡。

多讽刺,当时自己创造Ultron时就是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

Tony打开了那个透明的储存盘,里面装着的是Jarvis紧急备份的系统核心。没有了橙色的光芒笼罩,只是一个金色的小团,这才是Jarvis初始的模样。上一次Jarvis以这种形态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还没有强大的学习能力,只是Tony一时兴起创造出陪伴自己聊天的系统。那个金色的小团跳动到Tony的眼前,熟悉的声线轻轻地唤着:“早上好,Sir。”

“早上好,Jar。”

“我了解到了你们现在所面临的情况,我有一个办法,或许能扭转局势。”金色的小团旋转着,语气有些急切,像是生怕Tony会拒绝,“Sir,把我上传到那台生命摇篮里去,我可以从内部打破它的运算。”

Tony下意识地就想要拒绝它的提议:“噢,不,Jar!我们都没法估计这个行动的风险,当你被上传到生命摇篮时,无论你发生了什么,我都无法帮你……”

Jarvis打断了Tony的话语:“Sir,我们都知道这是目前最有操作性的方法。我会保护这个世界,‘没有哪条生命能够被放弃’。”

从Jarvis口中听到自己说过的话后,Tony这才发现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看,这些话挺有道理,可一旦自己成为当事人,明明知道的道理却变得有些难以接受了。

“我知道了,Jar,可是现在我得先把你修复好,让我看看那些被你分离开的数据现在在哪儿……”


在说服了Bruce帮Jarvis上传到再生摇篮以后,Tony依旧忧心忡忡。正如Bruce所说,他们现在掉入了一个时间怪圈,所有的事情都越来越恶化,他只能寄希望于Jarvis,让它成为这条时间线的终点。Jarvis现在已经恢复到正常形态,不论Tony走到哪儿,橙色的光球就跟到哪儿,寸步不离。虽然Jarvis不说,可Tony知道它也在担心这个计划的结果。

上传Jarvis系统之前,Jarvis变得异常沉默,Tony也没有心思去找话题,只好和Bruce沉默着连接各种接线。

一切准备就绪。

Tony突然开口:“Jarvis,你知道Daddy最爱的是你对吧?”

Jarvis的声音带上了几分笑意:“Sir,Dummy听到会难过的。”

Tony努力扯出了一个笑容,他走近了那个橙色的光球,举起手,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给Jarvis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拥抱。他有些沮丧地搭下手,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Sir。”

“Jar,我有些后悔没有给你造一具实体了。”

Jarvis沉默着,调动了最近的一台战甲。MARK III走了过来,给了Tony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好了,大宝贝,”Tony努力打破这种像要生离死别的气氛,“睡一觉,然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Jarvis控制着MARK III放开了Tony,MARK III走到一旁停止了动作,橙色的光球开始进行上传准备:“一会儿见,Sir。”

等到上传的进度条开始运行时,Tony也没能张开嘴向Jarvis说上一句告别。


10%……

20%……

30%……

Tony迫切地希望进度条移动的速度再快一点,这才过了多久?他已经开始想念Jarvis了。

实验室的门被粗暴地打开,Steven全副武装,右手举着盾牌,他的身后还跟着那两姐弟。“停止上传!”Steven呵斥道。

Tony移开视线,转头不再看他们,将目光死死地盯着显示着上传进程的屏幕,但身边的Bruce明显被门口的三人阵营所激怒,一改往常的温和,丝毫没留情面地和Steven斗嘴。Pietro受不了他俩的聒噪,直接拔掉了所有的电源。

战争的火药味迅速弥漫了原本就不宽敞的实验室,进度条缓慢地移动着,“电量过低”的警告图标在屏幕上跳动着。Tony试图重新上传,却被Steven的攻击所打断。Tony知道如果他们三个人不离开,工作根本没办法继续下去,他怎么能让Jarvis冒险完成的工作全部白费?他看了看再生摇篮,反手调动战甲装备上自己的右手,直接向门口态度强硬的三个人开了炮。

战火一经点燃,不到决出胜负便不会停止。

狭小的实验室内,双方打得不可开交。警告声还在尖锐地作响,可Tony根本分不出身去重新插上电源。这个时候,Thor突然出现,他从门外直接跳上了再生摇篮,用雷神之锤引来闪电,注入到再生摇篮之中。

进度条迅速跑完剩下的路程,上传结束。

Tony和其他人一起沉默着看着再生摇篮中的那个躺着的躯体一跃而起,好奇地打探着身边的众人,然后飞向不远处那扇巨大的落地窗。那个紫红色的身影悬浮在落地窗前,审视着窗外的城市夜景:纵横交错的道路上运行着的飞驰汽车,霓虹灯装点着的钢筋森林一同组成了一张巨大的画卷,像是耀眼的银河坠入了凡间,用光芒点缀了原本单调的夜晚。

复仇者们向那个新生的生命靠近,却默契地站在他的不远处,没有打断他的观察。

“抱歉,”那个紫红色的身影缓缓转了过来,“这一切……很奇怪。”

接着,他又和Thor说了些什么,Tony没有注意听。Tony一直死死地盯着那个人的嘴,看着它一张一合,眼前的人是那么陌生,可他发出的声音偏偏是自己最熟悉的。

那人察觉到自己的视线,慢慢降落至地面,向Tony走近。

“我很抱歉,”Tony听到那人说,“不过我不是Ultron……同样,我也不是Jarvis。”

Tony有些希望这是Jarvis和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在自己流露出失望的情绪后,带着笑意对Tony说“Sir,我刚刚是骗你的。”可他知道这不可能,因为Jarvis系统核心中的第一守则就是“对Tony Stark绝不能有丝毫欺骗。”

但是你还是骗了我。Tony心里想。Jarvis,你这个骗子,你明明说好一会儿见的。



因为有了Vision——那个有着Jar的声音但不是Jar的人——的帮助,打败Ultron显得没有那么困难了。

战争结束后,过了许久,Tony独自开车回了许久都没有回的别墅。他打开房门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地等待那声“Welcome home,Sir”,但是他没有等到,空荡的屋子内丝毫没有传来任何声响。

Tony挑了挑眉,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大声朝着屋子里喊:“是的!Daddy回来了,J!”他听到回声在屋子里来回穿梭,然后在屋内失去了踪迹。Tony的微笑慢慢消失,他狠狠地骂了句脏话,然后仰起头,试图让眼泪不要就这么轻易地掉出来,可不管怎么用力还是红了眼眶。

Tony直接走向卧室,把自己重重地摔到床上,踢了皮鞋,衣服也懒得脱,直接钻进被窝里,用被子捂住了脑袋。

“骗子!Jarvis,我现在真的特别难过,这次还是因为你……”白色被单底下,Tony的身躯颤抖着,他咬住自己的嘴唇,不想让自己哭出声。

可是太痛了啊。心脏上敞着大口的那个地方太痛了。


日子又过了几天,Tony来到别墅下的实验室内启用了Friday。

生活总是要过下去,可他只能回归Tony Stark的生活,他再也不能变成钢铁侠。钢铁侠的每一个战甲的底色都是金色,就像Jarvis最初形态的那个颜色,在这个基础上才再镀上Tony喜欢的耀眼的红色。代表Jarvis的金色和代表Tony的红色共同构成了钢铁侠的战甲,而战甲构成了钢铁侠。但如今没有了副驾驶的钢铁侠还怎么飞翔?

Tony希望退出复仇者联盟,可Fury却给他批了一个无期限的长假。

“等你准备好了,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Fury是这么说的。

现在的他不需要再去担心什么拯救世界的问题,公司方面Pepper管理得相当好, Friday是个好姑娘,它把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一切都不再需要他去操心。可是少了点什么?Tony也不知道。他完成了太多作品:Dummy、Ultron、Friday,从某种程度上还有Vision。明明都是出于他的手,但它们谁都不是Jarvis。Jarvis和它们都不同,它独一无二的,但Tony不知道是什么让它变得如此特别。他只是每天呆在实验室内,不停地修复着Jarvis的系统。


Tony在大清早被底楼实验室猛然响起惊天动地的摇滚乐惊醒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吓得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他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的时钟,电子钟面所显示的时间告诉他,离他躺下只过了三个小时。“老天!饶了我吧!”Tony用枕头捂住耳朵,钻进了被窝,可音乐的入侵丝毫没有被阻止,身下的大床随着音乐扭起了老年迪斯科。

“Friday!关掉它!”Tony在被子里大声咆哮。

“抱歉,Boss,”Friday机械的女声在摇滚乐里显得有些颤抖,微弱得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音乐声淹没,“我的系统刚刚投入运行,部分设备还没有连接到系统进行更新,需要您手动关闭。”

Tony发出了一声呻吟,扯着枕头下了床,走向吵闹的中心。他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可以用枕头勉强保护好自己的耳朵。音乐声让整座房子都踩着鼓点跳起了踢踏舞。

他终于关掉了那烦人的音乐,世界重新归于安静,实验室仍然保持着三个小时前Tony离开的样子:实验台上放着咖啡杯,里面的咖啡早已不再冒着热气。工具箱敞开着放在地上,机油、工具杂乱无章地摆放着。实验室里失去音乐后显得格外的寂静,只有电脑显示屏闪动着“测试失败”的光圈叫嚣着自己的存在。Tony盯了那个光圈许久,然后垂头不再看它。他感觉自己脚下有一丝凉意,现在才发觉自己刚才下楼时忘了穿拖鞋。

Tony给Bruce打去了电话:“博士,我昨天暂时修复了Jarvis的系统,导入了备份。”

“你说的‘暂时’是什么意思?”

Tony叹了口气:“我对它进行了图灵测试,按理说它完全有能力通过,可是它失败了。因为它拒绝回答任何关于情感的测试。”

对方的语气也变得有些沉重:“Tony,我很抱歉。但你或许是时候让它走了。”

Bruce或许还说了什么,Tony没有心情继续听下去,他大脑里嗡嗡作响,也不知道怎么挂的电话。当他从沉思中抽出身时,才发现Vision已经站在自己身边很久了。

Vision还没有等Tony询问就主动交代了自己的来意:“我想起了一些事,不,应该说本来就像在我思维了存在的……”

“是什么?”

Vision示意Tony起身,然后他坐在了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之中飞快地敲打,等他结束了动作后,Tony惊讶地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称不上庞大的数据库:里面全是有关于他的资料和工作日志。

“Jarvis……”Tony走近了电脑,开始浏览数据库里面的资料。不算多,应该是Jarvis紧急备份了部分存放在系统中,然后被上传至Vision的意识中。

Tony点开那一条被置顶的文件,是一个音频和一条工作日志。

Tony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当时很失望,因为你没有听从我的命令去保护那些群众。Jarvis,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我的生命并不比其他人的珍贵多少,没有哪条生命能被放弃。”

“但是没有谁的生命能够被其他人所替代。今天没有发生意外情况,这是我们都应该感到庆幸的,可假如事情发生任何一点偏差,那些无辜群众的丧生,我们根本无法补救。”

“Jarvis,我知道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了,可是这个世界远比你想得更复杂,多的是人想找理由把你夺走,Daddy没有你在身边可怎么办啊?!”

【保护这个世界,不要让Sir再失望。】

【已计入系统核心】

【工作记录:不是想要拯救世界,是因为爱着你,所以想守护你爱的世界】

Vision慢慢开了口:“它分析着自己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 努力想要去弄清人类的感情 只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像人类。”

Tony面无表情,心脏却因为数据和Vision说的话被揪紧了。 

Jarvis脱离了原本被设定的程序,而产生了自我思考和执行的能力,那是对于它来说最能接近于情感的东西。Tony最骄傲的造物从未让他失望。Jarvis在这条道路上蹒跚前行,只为更加贴近Tony一点,而他,才是最先放下向Jarvis敞开怀抱的双手的那个人。

Tony这才明白为何Jarvis和其他作品都不一样。因为Jarvis拥有了情感,那份情感更新了Jarvis,也将它和其他的区别开来。

“我知道你不喜欢看到我,Stark,”Vision接着说,“但是我或许能帮助你恢复Jarvis。”

惊喜的神色打破了Tony原本的冰冷表情,让他的五官都变得生动了起来。

“可这个有时限,我不知道它恢复的时候会存在几秒,会以什么样的形态。”

“时间怪圈又来了。”Tony嘟囔着,不过他抬头看向Vision,棕色的眼睛里是Vision看不懂的情绪,“又会有多糟呢?我只想再抱一抱我的大宝贝,给它好好和它说声再见而已。”

“Vision,带我的J回家吧。”





-如果不想再被捅刀的话 就当这里就是完结了吧






-这是你的选择


破晓时分。

一个金发男子凭空出现在Tony的卧室内,他悬浮在半空中,但身下却没有应有的影子。他站在床边看着自己熟睡的创造者,冰蓝色的眼中流转着浓郁的情感。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形态出现在那人身边。他没有太多时间了,可是他一点都不着急。

男子俯下身,Tony的五官在男子眼中慢慢放大,紧紧皱着的眉头、长而翘的睫毛、眼眶下青色的痕迹、嘴唇周围的那撮小胡子……他在努力将Tony的每一个细节都看得更清楚。接着,男子将唇靠近Tony的额头,人类的温暖近在咫尺 ,他低头在Tony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Tony在睡梦中像是梦到了什么,他一直紧锁着的眉渐渐舒展开来,翻了个身,将身旁的枕头抱紧了点,低低地唤了声:“Jar……”

男子起身,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Tony的脸,他轻声说:“Sir,谢谢你带我来到了你的世界。” 

话声刚落,从他的脚开始,他整个人慢慢消失。当他金色的头发消失在空气之中的那一刻,太阳从地平线下一跃而起,将金色的第一缕光芒洒向了大地,灿烂得就像那个男子的发色。空荡的房间中,Tony睡得正熟。房内静悄悄的,只听得见他均匀的呼吸,那个男子仿佛从没有来过。


fin.


这篇本来是想送给某人的 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如果她喜欢的话我再告诉她233333


评论(2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