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年月与音 2

警告:竹马梗 老贾拟人化,失语症 慎点

 黑体字为书面语言与老贾的话 

对霍爹的所有描写基于百度以及钢铁侠系列电影 若ooc很抱歉


-

十三岁的时候,Tony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和别人打了一架。

距Tony和Jarvis的第一次见面已经过了快三年了,Jarvis也已经慢慢融入了Stark家庭。在Tony上学的日子里,Jarvis就按着时间表完成自己规定的各项日常事务,当然,主要还是围着Tony转。到了周末,Tony就会带着Jarvis到处去转悠。他们没有太多时间,因为Howard要求他们得完成所有布置的任务后才能休息,而且必须在晚饭前半个小时回家,所以当Jarvis做完他每周定量的算术题,Tony完成任务简报后,真正留给两个男孩子的时间已经不到三个小时。

这每周仅有的三个小时对于他们来讲,弥足珍贵。

通常情况下,Tony会叫司机送他们去市中心,那里有一家甜甜圈店是Tony的心头爱。他们会点几个甜甜圈和两杯饮料,然后Tony会将甜甜圈们全都吃下肚里。而年龄较小的Jarvis偏偏对甜食不太该兴趣,他就安静地撑着脑袋坐在旁边看着Tony吃下糖分和热量都超级高的食物,等着吃饱喝足后的Tony牵着自己去甜甜圈店旁边的书店里买几本书。然后,他们会在市中心逛上一会儿,有时能碰见Tony喜欢的冰淇淋手推车,有时Jarvis会停下来摸摸扑向自己大腿的宠物狗们。当始终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的司机示意他们该上车回家时,两个男孩子才恋恋不舍地和被夕阳照耀着的繁华市区告别,启程返回在近郊的家里。当他们回到家时,与Howard规定的时间刚好。当然,有时Maria心疼这两个孩子,就会偷偷地将准备晚餐的时间延后一点,在Tony他们推门进来时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可是常规就是用来打破的。

那时他们正从书店里面走出来,Jarvis满足地捧着一本关于基础编程的书(Tony帮忙挑选的,他的那本在自己看完之后就不知道扔在哪里去了)和一本关于美国队长的儿童读物(Tony说每个美国孩子都得拥有一本),而Tony还在咂巴嘴回忆甜甜圈的味道:“Jarvis,我说真的,你稍微吃一点不会长蛀牙的,小孩子不是都应该喜欢吃甜食吗?噢,我可不是小孩子。只是因为糖分可以帮我放松紧张的神经……”

Jarvis听着Tony在耳边口若悬河,自己就低头研究着右手上两本书的封面,左手被Tony牵着,乖乖地任由他带着自己到处走。当他们走到某个巷口的时候,Tony突然止住了脚步。Jarvis抬起头看了看Tony,又顺着Tony的视线好奇地看向巷子的深处:几个和Tony年龄相近的男孩子正在轮流殴打一个缩在角落的小胖子。

“Happy?”Tony出了声。巷子里的几个男孩停下了动作。

被叫到名字的小胖子听到Tony的声音惊喜得快要蹦起来,又被他身边的男孩按住了身子。

“嘿,Tony Stark。”一个穿着帽衫的男孩示意身边几个朋友们留在原地,自己走近了Tony,“没想到天才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啊。”

Tony歪了歪头,从帽衫的身后看到了鼻青脸肿的Happy,又转头回来和面前的男孩对视:“你是领头的?他怎么了?”

帽衫耸了耸肩:“没啥,他的胆子跟他的体型一样——肥了,居然发短信给哥的妞。”

Happy在后面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Pepper才不是你的妞!”果不其然又被身边的人狠狠地揍了一拳头。

“放他走。”Tony面无表情,但是语气中已经透出了几分冷意。

帽衫冲Tony露出了夸张的无奈表情:“按理说,谁都得卖Stark家的天才一个面子不是?可是我这个人就是性子急,这口气咽不下去啊。”说完,他看到了被Tony始终牵着的Jarvis,便弯下身,嬉皮笑脸地伸手想去捏捏他的脸:“天才,这是你的天才弟弟?”

Jarvis被他捏疼了,张开嘴想呼痛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好挣扎着躲开他的手。帽衫有些惊讶:“他不会说话?”又想再伸手去确认一下,却被Tony抓住,阻止了他的动作。

“别碰他!”Tony狠狠地甩开帽衫的手,力气大得让对方一个趔趄。Jarvis从出事之后除了Stark宅子里的人以外就没再和其他人有过这么近的接触,见到这个情况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抓着Tony的衣角往他背后缩。

帽衫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但随即又换上了调笑的表情:“哟!看不出来Tony Stark挺护犊啊。”

Tony懒得理会对方的挑衅,平静地开口:“Happy,过来,我们走。”

被叫到名字的人甩开身边人的钳制,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走到Tony的身边。

“你就打算这么简单地离开?”

Tony轻蔑地扬起了嘴角:“不然?”

司机正停在巷口的马路上,见此情景,摇下了车窗,还专门按了按喇叭来警告。

帽衫朝Tony身后望了望,看到了停着的汽车后拉远了和Tony的距离:“还带了保镖?怎么?你老爹怕你自己打不过还专门让你带人防身吗?Tony Stark,你如果没有了这个姓氏,你就什么也不是。”

Tony拉了Jarvis和Happy就转身向汽车的方向走去。

帽衫在Tony的背后大声嘲笑着:“现在有司机和你老爹罩你,那以后呢?把你手上牵着的这个小哑巴养大了来当保镖吧。他会干嘛?打架?你看看他这个小身板。报警?噢!抱歉,我忘了他是个哑巴!”帽衫的同伙们配合着大声嬉笑。

Tony的脚步顿了顿,又重新加快了步伐,Jarvis察觉到Tony牵着自己的手大了几分力度。

“只会依靠Daddy的Tony Boy哟!不如把你的小哑巴给我吧,哥哥没准儿还能让他哭出声来呢!”当Tony他们坐上车后,阴阳怪气的嘲讽还没有停住。

Tony摇下窗,紧紧捂住了Jarvis的耳朵,伸出脑袋大声地冲着那群男孩们吼了句什么,Jarvis没听到,但他看到司机皱紧了眉头,做了一个“注意你的语言,Sir”的口型。

好吧,Tony骂了脏话。

司机踩住了油门,把巷口站着的那群嬉笑着的男孩儿甩在了身后。

Tony一改以往的滔滔不绝,少见地沉默着。从送Happy回了家,到回到别墅,他的脸色一直都是铁青着,一声不吭。司机通过后视镜查看后排的情况了好几次。他们没有带小黑板出来,Jarvis根本无法和Tony交谈,他只能紧紧地握住Tony的手,和他一起沉默着。

等他们回到了家,Maria急急忙忙地拉住刚进门的儿子的手:“今天怎么这么晚?你爸爸回来了。”

Jarvis惊恐地抬起头,探头向饭厅里面打量,果不其然看到了Howard的身影。倒是Tony面不改色地抽出自己的手,向饭厅里走去。

Maria向Jarvis递出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Jarvis摇了摇头,错开了Mrs.Stark关切的视线,跟着Tony向饭厅走去。

用餐期间,整个饭厅都被低气压笼罩着,Stark父子俩都顶着一张扑克脸,每个人都沉默着吃着饭,没有人开口说话。

这下完了。Jarvis机械地咽下了一个西兰花。

Howard率先点燃了火线:“我有没有给你们说过在晚餐之前半个小时回来?你看看这都几点了!Tony Stark你得学会为你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Tony放下餐具,闷声说了声吃饱了,就离了席,忽略了Howard的大声责备。Jarvis想跟着Tony,坐在一旁的Maria却阻止了他放下餐具的动作,她摇了摇头,做了个“让他们俩冷静一下”的口型。

当Jarvis终于吃完了这顿食之无味的晚餐时,司机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Boss,Sir刚刚自己骑了自行车出门了。”

Howard在听完司机交代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让他开车跟在Tony身后,有什么情况立马汇报。司机恭敬地点了头,领了命后就离开了饭厅,往门口走去。Howard喊住了正要起身的Jarvis:“Jarvis,你就呆在家里,哪儿不要去。”

Jarvis只好缩回了朝着大门方向的脚,默默地跟着Mrs.Stark去了厨房。他偷偷地为Tony留了一点饭菜放在冰箱里,刚刚Tony只吃了这么一点,肯定没有吃饱。Jarvis乖乖地把自己的餐具洗干净,帮着佣人们整理好了厨房。一切整理完毕后,他回到饭厅,已经不见了Mr.Stark的身影。


等Howard回到家时夜已经深了,他直径进了屋,没有转身和身后鼻青脸肿的Tony再说一句话,刚刚在车上他已经就Tony跑出去和同学打架的事情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

Tony看了看捂着鼻子的手帕,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掉了,凝成了暗色的硬块。他没有回房,而是摸黑去了没开灯的地下室。Tony的心里满是愤怒和委屈,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刚刚和那群混蛋打的一架有什么不对,起码让他们知道了Tony Stark不靠别人照样能把他们打趴下,总比父亲那套“要有钢铁般的意志去忍受辱骂”要来的快。想起那个帽衫的眼睛肿成熊猫的样子,他又扬起了嘴角,冷不丁扯到了嘴边的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

Tony感觉有个小团子蹭到了自己的身边。

Jarvis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根蜡烛,朝Tony做了个“安静”的手势。Tony点了点头,Jarvis肯定是偷偷从房间里跑出来的。Jarvis借着烛光看了看Tony伤痕累累的脸,而快被人揍成猪头的Tony满不在乎地摸了摸Jarvis柔软的金发。

Jarvis愤怒地剐了Tony一眼,转身上了楼。

过一会儿,Jarvis抱着一大包东西,小心翼翼地从楼梯上下来。他递给Tony一碗刚刚加热过的饭菜,趁着Tony狼吞虎咽的时候用酒精和药品帮Tony擦拭伤口。

吃饱后的Tony满足地躺在Jarvis的腿上,让他帮自己处理脸上的伤口。

“Jarvis你不知道刚刚我有多帅!可惜你太小了,不能让小孩子看到过于暴力的镜头。”Jarvis报复性地加重了上药的力度,疼得Tony眼泪汪汪。

“Jar,这样很疼诶!别让我这么英俊的脸毁了容。”

Jarvis白了Tony一眼,明明你的脸现在就是一个车祸现场。Tony大大的眼睛里倒映着跳动着的烛光,他还特意眨巴眨巴眼,表现自己真的特别疼,仿佛下一秒钟泪水就会噙满他的那双棕色的眼睛。

现在知道痛了,那早干嘛去了?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Jarvis还是放柔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伤口处理好后,Jarvis拖来了小黑板:我今天是不是让你丢脸了?

Tony看着他写的话,有点莫名其妙。啥?

是不是因为我不能说话,让你在同学面前丢脸了?

噢,Jarvis,Tony想把面前这个扁着嘴巴,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小不点揽进怀里揉。不是你的问题,是他嘴巴太……讨厌了!他只是想要找到一个对象来激怒我,不是真的想嘲笑你。

Jarvis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可是你比他们棒多了,你比他们聪明,这是他们再会打架也做不到的。

Tony微笑着接受了Jarvis拙劣的安慰,接着补充:而事实证明,我也比他们会打架,起码,我只肿了一只眼。

Jarvis不置可否。太晚了,我要收拾东西上楼睡觉了。

“别慌,”Tony拉住Jarvis的衣服,顺势又躺在Jarvis的腿上,他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打了个哈欠,“再让我靠一会儿,一会儿再说晚安。”

Jarvis撇了撇嘴,没有阻止Tony的动作,他盯着跳动着的烛火悄悄地打了个哈欠。


tbc.


评论(1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