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年月与音 4

警告:竹马梗 老贾拟人化,失语症 慎点

 黑体字为书面语言与老贾的话 

关于飞机的那部分来源于百度


-

十五岁的时候,Tony离开了家,去读大学。

离家前的那天晚上,Tony去了Jarvis的房间,看到小不点在书桌前认真地写着什么。Tony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想在不惊动Jarvis的前提下一探究竟,可还是没有逃过Jarvis敏锐的听力。Jarvis搬出了放在书桌底下的另一张椅子,又向桌子的一侧挪了一点,他不用回头都能知道门外站着的是谁。

已经暴露了目标的Tony索性也不做什么无用功了,直接走到Jarvis身边坐下,看着他在白纸上写写画画。

“飞机构造图?你画这个干嘛?”Tony看清了白纸上的内容后,更加好奇了。Jarvis把飞机的构造在纸上完整地画了出来,其中动力装置画得尤其细致,甚至还在旁边演算了推重比。

Jarvis一本正经地在纸上写下:在计算飞机发生不同故障时,逃生的最佳途径和飞机上安全系数最高的位置。

好吧,Tony这下知道了,原来这孩子是害怕坐飞机。

“那你的结论是什么?”

飞机起火燃烧时,坐在飞机机舱前部的乘客逃生几率为65%,后部为53%,而坐在靠过道座位的乘客的生存机会为64%,其他座位上乘客的逃生机会则为58%……

“好了好了,”Tony抓住Jarvis还想继续写字的手,“没这么严重,别想这么多。咱们去看电影。”Tony想知道Jarvis脑内的构造到底和正常孩子有什么不同,这表现害怕的方式太奇怪了。

他们去了地下室,开始鼓捣Howard最近搬回家来的那台投影仪,用它播放了一部对两个孩子来说都过于无聊的纪录片。生物钟已经提醒Jarvis该回房睡觉了,可Tony死活不让他走,他只能打着哈欠陪Tony看着那部连台词都听不懂的纪录片。

“这是哪国的语言?西班牙语?德语?”Tony发现这种语言的音调都不存在于自己大脑里建立的语言记忆库中。

不知道。Jarvis摇了摇头,再次打了个哈欠。

“中文?老头子一天到晚都看些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Jarvis又摇了摇头,揉了揉已经流出眼泪的眼睛。

“没有制片地的介绍,没有出品公司的标志,连个字幕都没有……”Tony发现身边没有人回应自己说的话,他扭过头去,伴着投影仪微弱的光,看到Jarvis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了浅浅的影子。睫毛轻颤,像振动着翅膀,即将飞舞的蝴蝶。

Tony抿了抿嘴,狠下心,一脚踢醒了旁边已经开始“小鸡啄米”的Jarvis。

Jarvis委屈地哼哼了几声,努力睁开已经开始打架的眼皮,继续看那部放映着的纪录片。时刻得保持绅士精神,Jarvis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在心里想着妈妈告诫自己的话,不能在陪伴别人的时候睡着,那样很不礼貌。只是这部电影为什么这么长啊?!

Tony用余光瞄了瞄身边强打精神的Jarvis,在心里暗自窃喜自己在看电影之前跑到厨房里偷喝了老头子的黑咖啡。他看着第二次出现的片头,庆幸这台投影仪应该是循环播放。

通宵看电影的结果是Jarvis在第二天早上出发准备上飞机的时候,整个人都打蔫儿了。

Maria看了看抱着Tony的手臂,半闭着眼睛的Jarvis,向自家儿子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Tony好笑地摇了摇头,伸手拥抱了妈妈,亲吻了她的脸。告别完毕后,他悄悄地往妈妈身后瞄了瞄,这一小动作还是没有逃出Maria的眼:“你爸爸说他今天早上有会议,没办法来送你。”

Tony瘪了瘪嘴,装作满不在乎地说:“我早就猜到了。”

Maria没有拆穿儿子的小心思,弯下腰抱了抱靠着Tony都能睡着的Jarvis:“Tony就拜托你啦,帮我好好盯着他,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睡眼惺忪的Jarvis放开拉着Tony的手,回抱她,用自己能做到的最郑重的方式——拉钩——来表明答应了Mrs.Stark的要求。当他们走进登机口,回头望到微笑着摇手和他们告别的Mrs. Stark,Jarvis鼻子突然有些发酸。

上了飞机,Jarvis一把拉住打算往靠窗的位置走的Tony,将他拉到自己身后,然后用眼神示意他坐在靠过道的一侧,而自己走到窗边的位子坐下。Tony明白了Jarvis的用意,他帮Jarvis系好了安全带,然后摸了摸Jarvis的头,笑着说:“我们不会出事的,我保证。”

Jarvis点了点头,转头趴在窗子上去看飞机巨大的机翼。

起飞和降落,是飞行中最容易出现问题的两个阶段。

但是Jarvis失去了体验它们的机会,因为他在飞机起飞之前,就已经靠着Tony的手臂沉沉地睡过去了。Tony接过乘务员递来的毯子,轻轻地盖在Jarvis的身上。他感受着右臂传来的酸麻感,心里悄悄为自己计划成功而比了个大拇指。

 

当Jarvis睁开眼时,飞机上除了工作人员,就只有他们俩了,清洁工人已经拿着拖把开始进行打扫。Jarvis惊讶地看向Tony,Tony揉了揉自己已经麻木了的手臂,说:“是的,Jar,我们已经到了。”

他们直接去到已经提前布置好的新家里,Tony拿出钥匙打开门,看着Jarvis兴奋地换上拖鞋打量着他们未来三年将要居住的地方。Tony知道Jarvis会满意的。当时妈妈问他对新家有什么要求的时候,Tony托着脑袋想了想,笑着对妈妈说:“要一个地下室!越大越好!”

果不其然,当Tony带着Jarvis下楼参观地下室时,年幼的孩子拉着Tony的手,快要蹦了起来。接着,Jarvis看到了他熟悉的伙伴。他指着那个举着一块小黑板的机械手,转身看向Tony。

“我带它去参加科技展后,就叫他们直接把它送了过来。Dummy,给Jarvis问好。”

Dummy的工作灯亮了亮,然后,它举着那块写着“Welcome Home”的小黑板,左右摇了摇。

Jarvis“噗嗤”地笑了出来,摸了摸Dummy的机械臂。

Tony感觉头有些发昏,他留下Jarvis在地下室和Dummy玩,自己上了楼,回到自己的卧室。被咖啡因抑制了许久的睡意终于全然爆发,Tony在还带着几分陌生味道的被窝里,进入了被推迟太久的睡眠中。

 

三年会让人发生多大的改变?对于青春期的男孩们来说,即使是三个月都足以使他们发生巨大的变化。

Jarvis彻底进入了青春期,原本稚嫩的脸庞慢慢爬上了成熟的痕迹。Tony刚开始并没有发现Jarvis的变化,直到某天早上,他提前起了床,穿着拖鞋睡眼朦胧地去厨房倒水喝,听到阳台上有异常的响动。

难道家里进贼了?

Tony随手抄起一把菜刀就往阳台的方向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阳台上鬼鬼祟祟地做着什么。

“Jarvis?”

被叫到名字的人猛地一转身,手上拿着的东西都被吓得掉到了地上。

Tony看清了Jarvis掉到地上的东西,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Jarvis感觉自己脸上的热度都可以煎熟鸡蛋了,他迅速地捡起被自己扔在地上的……贴身衣物,转身避开Tony的视线。

Tony看了看那个巴不得马上挖个坑钻下去的人,挑了挑眉,忍着笑,离开了阳台。

看来小不点长大了啊。Tony有些恶趣味地想着,要不要给妈妈打个电话分享这个好消息。

 

*从那天开始,Tony才发现Jarvis真的有了很大的变化。原本直到自己肩膀的小鬼头,现在几乎快和自己一样高了。

如果不是你之前偷偷把牛奶都扔到垃圾桶里,你绝对能比现在多增高十厘米。

在无数次Tony死命地追着Jarvis,逼问他是不是背着自己偷吃了什么才长这么高后,Jarvis在黑板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Tony抓了抓头发,他没想到Jarvis原来已经发现了自己一直瞒着他的秘密。难不成是司机告的密?

Jarvis看到Tony一脸后悔莫及的样子,接着在黑板上补充:说真的,你难道不会把它扔远一点吗?因为怕我发现不了,所以故意扔在家门口的垃圾桶里?*

被说得根本无法反驳的Tony觉得Jarvis进入叛逆期了。在他给Jarvis讲课的时候,如果自己计算错误,Jarvis还会拖过草稿纸把错误步骤标记出来,顺便写下正确结果,再丢给Tony一个“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会算错”的质问眼神。Jarvis开始抵触和Tony的拥抱等一系列的身体接触,更过分的是,连头都不给摸了!

头被摸多了以后会长不出来头发的!Jarvis是用这个理由拒绝的。Tony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告诉他的这些谬论!

Tony讨厌这个被称为人体生长发育第二高峰期的阶段,谁来告诉他,自家那个本来乖巧的小天使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个牙尖嘴利的小恶魔?

当Tony给妈妈打电话倒苦水的时候,对方在电话的那边笑得异常夸张。

“Tony,你忘了你当时刚刚进入叛逆期的时候有多难搞?”终于笑够了的Mrs. Stark开始帮助儿子回忆几年前的黑历史。

Tony记得自己当时几乎每天都在和自家老头子斗智斗勇,往他座椅上涂强力胶,在饭桌上和他顶嘴,翘课后带着Jarvis出去转……每次都气得老头子把自己一顿好打,妈妈的头发都因为这些事愁白了好几根。最后是某次自己真的玩脱了,Howard在饭桌上一拍桌子,示意他立马从家里滚出去。而叛逆期的少年最不屑的就是父母的责骂。

“走就走!”Tony扔下餐具就直接进房间收拾东西,背上背包就大步出门。噢,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特意把大门摔得特别响。他走出大门几分钟后,就听到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回头看见Jarvis穿着拖鞋,在后面急急忙忙地追着。Tony停下来等他赶上自己,Jarvis跑到Tony的身边就死命地拽住他的衣角不让他走,嘴唇咬得死死的,蓝色的眼睛里闪着水光。Tony当时看着Jarvis皱得紧紧的小脸,瞬间心就软了,拉着小不点就往家里走。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大不了就挨顿揍。

Tony挂了电话,躺在沙发上回忆小时候的Jarvis,心里那个怀念啊。这个时候,Jarvis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在茶几上重重地放下一盆蔬菜沙拉。

全部吃掉。Jarvis朝Tony使了个眼神。

Tony看着那盆绿油油的东西,嘴角抽了抽:“Jarvis你不能这么对我!起码在里面加点肉啊!”

Jarvis才不理会Tony在自己身后的嚎叫,自顾自地走进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餐。

Tony在沙发上暗戳戳地想,自己一定要把之前的那个小天使找回来。

 

数不清第几次自己尝试摸Jarvis的头,Jarvis扭头挣开自己的手后,Tony扳起了脸,敛了敛眸子,收了手直接朝地下室走去。坐在沙发上的Jarvis放下书,盯着Tony下楼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

生气了?

Tony走到工作台前坐下,拿出螺丝刀这儿拆拆,那儿拆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心里默默地在计时:……62、63、64。

第64秒后,Tony的身边凑过来了一个小脑袋。Tony暗自窃喜时间比自己想得还要短,表面上还是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故意从Jarvis的身边闪了过去,走到地下室的另一边去取资料。接着,他发现自己的身后多了个小尾巴,不论自己走到哪儿,Jarvis就跟到哪儿,摆明了想得到他的注意。

“干嘛?”Tony用自己最冰冷的语气说。效果显著,他看到Jarvis缩了缩脖子。接着,Jarvis微微弯下头,凑到Tony身边。给你摸。

Tony才不会这么容易就买账,扭过头,继续装作不理他。Jarvis拉住Tony的手,放在自己的头顶。

这下该消气了吧。低着头看着拖鞋的Jarvis当然错过了Tony因为愉悦而眯起的眼睛。

嗯,计划成功了一半。

 

tbc.

不行了再写下去我感觉我会SHI

*部分是和墙头一起脑补出来的内容(开心飞!)

因为明天就要返校了现在征求意见各位是希望断在甜的地方还是虐的地方?这关系到我明天得多早起床QAQ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