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四季

全程手机操作 如有错请见谅 感觉好久没写文 手生了好多 上次停电无聊时让浣阳给的命题 现在才写出来 手机不能艾特人 抱歉
望食用愉快 我又要重返“监狱”了



Tony掀开了面甲,开始轻轻地哼唱起了某首乡村音乐,眼角因为愉悦而有了几丝浅浅的笑纹,他嗅着微风中夹带着的泥土清香,加大了嘴角扬起的幅度。
Jarvis计算着Tony心脏跳动的频率,在得出了结论后出了声:“Sir,很高兴你今天心情这么好。”
“难得的假期啊,J。”Tony继续保持着轻快的脚步向不远处的草坪走去。
花儿们刚刚开放不久,在春日的阳光在吐露出第一缕芬芳。Tony收起身上的机甲,只留下头上的面甲,着便装躺在了草坪上。野草刚刚露尖,细微的尖锐感在春的气息下被软化了不少,透过衣物,作用在Tony的皮肤上。Tony满足地打了个哈欠,半眯起了眼睛,看着春光占领这一片广袤的天地。
Jarvis在Tony慢慢变得均匀的呼吸声中维护着这难得的惬意。它没有办法像Tony那样去感知这个世界,它只是个人工智能,离开了载体甚至无法陪在主人的身边。幸运的是Tony总是偏爱着他的造物,通过小小的面甲,就能够带Jarvis走出被枯燥的数据充斥着的黑暗,让Jarvis能视他之所见,听他之所闻,连接Jarvis和这个世界。
风吹得更大些了,扬起了花瓣,将花香撒得更远。
Tony的睫毛轻颤,然后露出了因为刚刚睡醒而显得有些湿漉漉的眸,不期,正好对上了停在他鼻尖上的蜜蜂,发出了一声轻呼。那只小家伙在Tony的鼻尖上整顿了几下翅膀,弄得Tony有些痒,它顺着Tony的鼻翼爬了几步,然后重新振翅飞进充满花香的风中。
“Sir,它很喜欢你。”Jarvis的声音带上了几分笑意。
“当然了,谁会不喜欢Tony Stark?”Tony挠了挠刚刚被蜜蜂爬过的鼻头。
“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位女士仿佛就对你不太感冒啊,Sir。”
Tony哼了一声:“等着瞧吧,Jar,我会拿下她的。”
四周一片生机盎然,新的一季才刚刚开始。


天空湛蓝深远,仲夏时节,一切被夏日烘烤得有几分微醺,连聒噪的昆虫们也难得安分了起来,在草丛中懒洋洋地吟唱着夏天。钢铁侠快速地掠过天际,打破了闲适的气氛。
“Sir,请放慢速度,你目前的身体状况没法承受高速运动。”Jarvis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
Tony感觉汗水流下了额头,刺激着额头上的伤口生生地疼,有一滴流进了眼里,让他本来就因头昏而有些模糊的视野更不分明,随之而来的,又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Sir!”Jarvis在Tony开始下坠的时候强制接过了操纵权,控制机甲慢慢爬升到安全高度,一边测量着Tony的身体状况,一边载着Tony向最近的中转点飞去。
当Jarvis调整着战甲,将Tony稳稳地放在树荫下的草地上时,Tony才渐渐恢复了意识。Jarvis打开了封闭着的面甲,以便让Tony能更好地呼吸,又调整战甲,让Tony能以更舒服的姿势靠在树上。
Tony咽下喉咙涌上来的血腥味,说:“Jarvis,我没事。”
“Sir,”Jarvis柔和的声线像是在安慰,“这里不会有其他人了。”
Tony顿时松了口气,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在疼。他狠狠地骂了句粗话,但Jarvis这一次体贴地没有让他注意语言。
“那个臭家伙下手可真狠!”
“我相信你对他也没有手软。好好休息一下吧,Sir,战争结束了。”
Tony又咳了几声,眨了眨眼,开始观察自己身边的环境:“我没有想到你会带我来这里。”
“这里刚好处在我们回程的航线上,而且是最安全的地方,不会被他们发现,夏季繁茂的树木正好能为我们提供庇护……”Jarvis开始冷静地解释自己选择此处的原因。
“停!Jar,你一定要这么不解风情吗?就不能直接说你也喜欢这个地方吗?”
Jarvis沉默了片刻去组织语言,它这一次没有选择“不解风情”地去和Tony谈论关于人工智能是否有喜好的这个话题,那短暂的时间在人类的标准看来根本微不足道。
“是的,我很喜欢这里。”因为你喜欢这里。
“你当然该喜欢。”Tony说了这句后又低下头喃喃自语了什么,声音太小,Jarvis没能捕捉到。
皮肤上的汗液因为在闷热的风中蒸发而带来了些许凉意。头顶的树枝在风的吹动下彼此相撞,树叶沙沙作响,发出滚滚波涛般的声音。阳光透过树叶洒下一片斑驳,照在Tony的身上,让本来就被绚烂色彩覆盖着的战甲更添灿烂。
Tony开了口:“我想回去了,这种天气就该喝冰得正好的啤酒。”
“Sir,但你的身体状况……”
“闭嘴吧,Jar,我都伤成这样了,连这么一个小小的心愿都不能满足我?我得回去检查一下你的情商设置是不是出了问题。”
Jarvis缄默,在Tony起身准备启程回家的时候偷偷联系在别墅里的Dummy,既然不能拒绝Sir的请求,那只能制造一点意外,让啤酒们全都壮烈牺牲吧。


Tony来到这片草地上时,树上的叶子已经掉得差不多了,在地上铺得厚厚的,脚踩上去能清楚地听见干枯的枝叶破碎的声音。Tony没有穿战甲,他是开车来的,车就被他停在不远处,像是沉默的守卫在身后注视着他的背影。Tony手上拿着一个木盒子,里面装着一把钥匙。盒子被主人封得牢牢的,顶部写着几个简单的字母“Jarvis”。
Tony走到那颗曾被他靠过的大树前,蹲下身,用手一寸一寸的挖开被枯枝败叶掩埋着的泥土。
“我一直都以为你会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直至看到我走进坟墓那一刻的。连世界上独一无二的Tony Stark都能被你治得死死的,我从来没想过还有谁能够威胁到你,也从没想过你会走在我前面。”Tony的语气是少有的温柔,像是在某个真爱之人耳边轻轻嘀喃着情话。手下的泥土已经显得有些潮湿了,但Tony仍然没有停止动作。
他自嘲地笑了一声:“我是该后悔太过自信于自己的能力,还是该后悔自己把一切都想得那么简单,最后居然要用你来提醒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Tony把盒子小心地放进坑中,深深地看了一眼:“他不是你,我知道。即使他和你的声音一模一样,我也知道他不是你。Friday是个好姑娘,你把她教得很好,但是没有什么能代替你。Jar,Dummy很想你,我也是。我想了很久也想不出用什么来代表你,最后觉得只有它了。Jarvis,你对我来说,是家。”
Tony将盒子用泥土掩埋住,又将泥土拍得紧些,然后起身,离开了这里。汽车引擎声慢慢远去,像是带走了一切发生过的痕迹。
树上几片泛黄的叶子终于捱不过秋的气息,不情不愿地飘落在地下,覆盖住那片刚刚翻过的泥土,掩盖了所有的心绪。


屋内的暖气开得很足,窗外的雪下得正大,窗户上结了一层浅浅的雾气。
Tony躺在沙发上,盯着不停变化着画面的电视机发呆,左脚在有些冰凉的地板上一下一下地蹭着。
“Jarvis!”Tony大声喊出口,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Tony扭头对上了客厅墙上的摄像头,盯着鲜红的工作灯,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
“Friday。”Tony的语气显得有些懊恼。
“是的,Boss。”机械女声响起,Friday已经不愿再去纠正Tony的口误了。
“晚上吃什么?”
“由你决定,Boss。”
“吉士汉堡!”
“不,这个不行,Sir。”女声果断地回绝。
“Friday,这个问题上Jarvis处理得比你好,起码他会找一些我无法反驳的理由,而不是直截了当地拒绝!”
Friday选择忽略。
暖气吹得Tony的眼皮越来越重,当Tony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听到一声轻微的开门声。
“Jarvis!”Tony一跃而起,赤着脚跑去拥抱自己刚刚回家的爱人。
Jarvis皱了皱眉,把Tony拉回到沙发上坐下:“Sir,地上凉。”
Tony只是笑嘻嘻地看着Jarvis的脸因为他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而变得生动起来。
当初Tony无意之中居然找到了Jarvis的初始文件,在经历了漫长的恢复工作后,Jarvis终于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而Tony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Jar造一副实体。当初自己设置了这么久的模型,照理说应该对Jarvis的实体形象再熟悉不过了,但将Jarvis的意识引入实体中后,Tony发现实体显得有些不同,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Tony盯着Jarvis的眼睛,冰蓝色的眸中闪着细碎的光芒。
他知道多了什么了。
“Sir,我们多久再去一次草坪吧。”Jarvis突然提议。
“老实说了吧J!你真的很喜欢那个地方!”
Jarvis露出了一副无辜的表情:“我只是想把你埋的钥匙拿回来,我可不想被其他人拿到。”
“你应该喜欢那里的,Jarvis!那里是我们第一次单独在一起的地方!”Jarvis想说什么被Tony打断了,“不是家里,那里连Dummy都不在,只有我们两个!”
被叫到名字的Dummy举起机械臂探了探。
“Jarvis,我真的很讨厌你!”老天保佑,自己当时是不是忘了给Jarvis设置什么情商模版了?
“我真的很爱你,Sir。”Jarvis把Tony揽进怀里,“而且我足够聪明到知道你也很爱我。”
Fin.

评论(1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