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无题(心里难过得不想取名字)

内含美队三剧透,请谨慎阅读。




Tony有时会想,Jarvis是不是只是暂时沉睡在了Vision的躯体之中,等到某一天,他会苏醒过来,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Tony曾经一时兴起,为Jarvis制造过实体。那冰蓝色的眼里仿佛装着世间最清澈的湖水,Jarvis温柔的目光在那双明亮的眼眸中显得分外清晰。Tony一度有些后悔自己为Jarvis选择了这样的瞳色,他知道人工智能所谓的情感只是高度的模拟,但每一次他和Jarvis对视的时候,那双眼睛里的目光温柔得像要将Tony淹没。可Vision眼中流露出的明显和Jarvis的不一样。人造的瞳孔能够清晰地表现Vision的情感流露,而当他看向Tony时,那双眼里是一片平静,宛如沉寂的深潭。Tony曾经无意间接触到过Vision看向Wanda的眼神,在Vision察觉到Tony的视线后,那眼神中微弱的情感便隐匿在那汪深潭之中,没了踪影。偏偏那一闪而过的情感却扎进了Tony的心里,那个眼神对他来讲是那么熟悉,就像是当初Jarvis在研究人类情感时的小心翼翼。

自“奥创之战”后,Tony已经和Vision相处的日子已经不算短了,倘若一开始Tony还对Jarvis的苏醒抱有期待,那么后来这份期待就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被冲淡,和Vision相处得越久,Vision和Jarvis之间的差别就越发明显。

他从未想过陪伴自己数十年的熟悉声线原来可以听上去那么疏离,他从未想过那始终追随着自己的视线也会有其他的对象,他从未想过那个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存在如今随时都可能离开……

说到底,Vision压根就不是Jarvis。


可是有些事情,想通了是一回事,要怎么去面对又是另一回事。


Tony尽量会避免任何和Vision的接触,就算是无法避免的复仇者间的开会,他也会选择离Vision最远的座位。可他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物理距离间的拉远丝毫不能改变他下意识地想要去注意Vision的行为。


Tony发现他比自己想的更思念Jarvis。

那款为掩盖实体的人造材料气味的香水,如今代替了Tony曾经用的香水。那是Jarvis自己挑选的,柑橘味伴着淡淡的皂香,像是那个橙黄色的光球发出的温暖光芒。Tony还能记起当时自己枕在Jarvis的大腿上,对方一边听自己絮絮叨叨地抱怨,一边温柔的替自己按摩太阳穴,那舒缓的气味充斥着他的鼻腔,比世上任何一首歌曲都更能安抚他的心。

Tony Stark仿佛从来都是“自傲”的代名词。自傲也好,自负也罢,那些被世人总爱拿出来攻击他的弊病就像是那看似坚不可摧的战甲。而隐藏在战甲之下,是被武装得严严实实的真正的Tony Stark。那些战甲上留下的战损痕迹,象征着他每一次承受的攻击。没人能知道他在战斗时隐藏在战甲下的伤痕,没人能够看到他脆弱的表情,除了Jarvis。Tony记不清自己曾经多少次晕倒在战甲里,Jarvis只好被迫接过紧急操控权,控制着战甲战斗。人们只会看见钢铁侠的无坚不摧,殊不知钢铁之下的他也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在Jarvis略显焦急的语气中挣扎着苏醒,任凭鲜血混杂着汗水流下额角,忍着剧痛重新战斗。Tony在人前面对攻击一身不吭,离开战场后就会可怜兮兮地对着Jarvis呼痛。他不需要隐瞒Jarvis什么,毕竟他的人工智能管家能够通过他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和变化分析出他此刻的状态,而他也乐得寻找到一个位置能够做回真正的自己,而不是被全世界寄予希望的超级英雄。

先是父母,再是朋友,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相继离去,他只能在Jarvis的身边卸下战甲,不过,现实连这个唯一留下来的闲适都不愿意给他。

Jarvis离开了。

留下的只是有着Jarvis声音的Vision。


你得放Jarvis离开了。Tony听到自己脑海中有一个声音这么说道。

Tony无法定义自己对Jarvis的感情。对科技的痴迷?对自己作品的自豪?对朋友的依赖?对家人的眷恋?或许以上都不是,或许又兼而有之。

当复仇者联盟内部的战争打响时,Tony心里因为Vision选择和自己同队而有些雀跃,当他看到Vision因为Wanda而分心时,心里蓦然升起的负面情绪浓郁得让他惊讶。站在病房前,Tony低声质问Vision到底为什么会在战斗中出差错,而对方的回答像是一条毒蛇,死死地缠紧了Tony的心脏。倘若是Jarvis,Tony一定会大声斥责他的错误,坦言自己的失望和愤怒。可是对方是Vision。

Tony看着面前人愧疚地看着病房中的人,快到嘴边的责问瞬间熄了火。留在自己战队的人本来就没有多少,他根本没有勇气去承担又一个主力离开的风险。更何况,Vision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和Jarvis还有一点联系的人了,他怎么敢将他推得更远?


战争过后,Tony躺在俄罗斯冰冷的寒风当中,他还因为刚刚激烈的打斗而大口喘气,满地狼藉,队长和冬兵的足迹已经被从天而降的大雪覆盖。胸前的核反应堆因为破损而发出微弱的蓝光,让他突然想到那年冬天Jarvis在战甲下安慰自己,声音因为电量过低而显得有些颤抖。那天的雪好像也是这么大,纷纷扬扬地飘落,像将要把他吞没,Jarvis控制的战甲胸前的工作灯随着Tony的呼吸忽明忽暗,诺大的天地间,静得只有雪花落地的声音,Tony感到焦虑扼住了自己的喉咙:“别丢下我,Buddy!”

这次,你得放Jarvis离开了。

Tony苦笑着扯了扯嘴角。他怎么舍得?

头部因为打斗造成的猛烈撞击传来尖锐的疼痛,Tony想要控制着自己不要睡过去,可眼前的黑暗越来越浓郁。

迷迷糊糊之中,Tony看到一个熟悉的轮廓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黑暗之中唯独那灿烂的金发和明亮的眼眸清晰异常:“抱歉,Sir,我来晚了。”

Tony感觉喉咙有些发紧,眼眶有些发热,安心地让自己昏倒在对方的怀中。


当Tony睁开眼睛时,自己正躺在马里布别墅的卧室里,枕间还残留着一丝熟悉的气息。房间之中,除了自己,空无一人。

Friday机械的女声向他报告现在的情况,Tony闭上了眼,咽下心底泛上的苦涩和失望。

与此同时,实验室的电脑屏幕突然亮起,那个名为“J.A.R.V.I.S”的文件的读取进度条开始缓慢移动,速度不快,但终有一刻会到达百分之百。

Fin.


----

啊啊啊啊我看完电影心里真的太难受了QAQ

老贾香水那个是因为今天看电影的时候喷了炮儿的香水 本来想给自己一点安慰的 万万没想到……就这样吧【手动再见

评论(17)
热度(46)
  1. LEON阿宅骑马找丁丁 转载了此文字
  2. John·Acheson阿宅骑马找丁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