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年月与音 6

警告:竹马梗 老贾拟人化,失语症 慎点

 黑体字为书面语言与老贾的话 

还记得我吗还记得我吗我回来了!


-

十八岁的时候,Tony在某天清晨收获了一个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吻。

 

Tony直到听到那有些慌乱的脚步声微弱下去后才睁开了眼。他现在有些后悔昨天晚上吃披萨时喝了太多可乐,否则也不会撞上这种尴尬的情况。Tony翻了个身,盯着被单上的皱褶发了会儿呆,然后才慢悠悠地起身换衣。

Tony装模作样地打着哈欠走到饭厅里,Jarvis在厨房里面不知道忙着什么,一直背对着Tony。

“怎么今天没叫我?我自己准时起床了该不该表扬?”

Jarvis低着头,从厨房里端来早餐给Tony,做了个“赶快吃饭”的手势,自己又重新走回厨房。Tony戳着煎蛋上的蛋黄,看着蛋液缓缓流出,心里莫名觉得有些烦躁。他端起果汁喝了一口,整理好心绪后,又像往日那样一边吃早餐一边滔滔不绝。

Jarvis在Tony话语的背景音里洗着厨具,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思绪却不受控制地飞向方才那个冲动的吻。

当Tony唤了Jarvis几声却没得到回应后,他只好端着餐具走进厨房,正好看着少年愣愣地洗着厨具,眼神却失去了焦点。

“Jarvis!”Tony拍了拍Jarvis的肩膀,手掌触到少年的肩膀时,清楚感受到了对方的僵硬。“怎么了,想什么这么出神?叫你几遍都没有听到。”

Jarvis迅速地摇了摇头,眼神示意Tony继续说。

Tony收起了疑惑的视线,重复了自己刚才的话:“我是说,最近因为要忙一个项目,所以可能最近会晚点回来,你别等我了。”

Jarvis点了点头,擦了擦手上的水,将准备好的午餐递给Tony。Tony微笑着摸了摸Jarvis的头:“我走了噢。”

Jarvis看着Tony离开的背影,下意识将自己的手移到Tony方才摸过的头顶……片刻之后,他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去处理洗碗槽中已经堆积起来的泡沫,指尖接触到的冰凉却并没能帮助他忽略脸颊越来越明显的热度。

 

 

“所以,你现在准备怎么办?”Pepper吃完了自己的那份三明治后,看了看旁边枕着手靠在椅背上正长吁短叹的Tony。

Tony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从进我们家那天起就没接触过多少人,对自己的情感界定也难免不清楚,或许长大点儿就好了。”

“还长大点儿?”Pepper轻笑出声,“他现在就已经比你高出不少啦!”

Tony白了她一眼,继续说:“很多事他还不懂,而我又不是喜欢被感情这种事拴住的人,闹到最后,可能比现在更尴尬。”说完,他拿起Jarvis帮他准备的三明治咬了一大口。

Pepper缄默。她知道Tony的家庭背景,虽然Tony没有详细告诉她过Jarvis的身世,但通过对Stark家族的了解,她也能猜到大概。Pepper叹了口气,递给Tony一张纸巾,让他擦擦嘴角的食物残渣。

“那你就躲着他?”

“起码,在我先想清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之前。”

 

 

“我走了,Jarvis。”Tony拉开大门,朝着厨房的方向喊了声。

Jarvis急匆匆地跑出来,在墙角处探出了头。

再见。Jarvis张了张嘴,无声地说。

Tony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换了鞋走出去,顺手关上了门。在大门被关上的那一刻,Jarvis缩回了脑袋,走回厨房,把洗碗槽里的餐具收拾干净。简单地打扫完房间又看了会儿书后,Jarvis抬头看了看时钟,表盘上的时针已经快要指向十二点了。Jarvis活动了一下脖子,在自己有疑问的地方做下记号,想等着Tony回来再问他。

快一个星期了,除了早上的那一会儿时间外,Jarvis几乎没怎么和Tony交流过。Tony每一次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就算Jarvis想要说什么,当看到Tony眼圈下方那圈淡淡的青色时,他也只好作罢,让Tony赶紧去休息。

Jarvis瘪了瘪嘴,准备做自己的午餐时,饭桌上的餐盒却撞进了他的视野。他叹了口气。

这人居然忙得连午饭都忘带了?

 

Jarvis走在Tony的大学内,左手提着饭盒,右手攥着钥匙。来来往往的学生投来的好奇目光让Jarvis的手掌内出了一层薄汗,而Jarvis现在才开始后悔自己出门忘了带纸笔,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找得到Tony,只能跟着指向标,往实验楼的方向碰运气。

“Jarvis?”Jarvis听到身后有个人喊到自己的名字。

HappyJarvis惊喜地回头,朝着Happy的方向小跑了几步,举起自己手中的饭盒朝Happy示意。

“你来找Tony?”

Jarvis点点头。

Happy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犹豫:“可是……Tony他已经有几天没来上课了啊。”Happy看到面前的少年原本兴奋的面容瞬间黯淡了下去。

Jarvis上前拍了拍Happy的肩膀,他的目光直直地对上Happy的。Jarvis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和眼神已经表明了他的想法。

带我去找他。

Happy带着Jarvis在校园里转了一圈,询问平日里相识的朋友们最近有没有看见Tony的踪影。直到原本在正头顶上的太阳已经有些西斜了,他们才在Happy的某个朋友口中问到了有关Tony的消息。

“我昨天才见到他了来着,没准儿他今天也在。”那人往嘴里扔了几颗糖豆,冲Jarvis的方向努了努嘴,笑嘻嘻地问Happy:“要带他一起去?他成年了吗?”

Happy捏了捏太阳穴,正准备开口要跟Jarvis解释什么,对上Jarvis坚决的眼神后只好咽了咽口水,点头说:“带他一起去吧。”

那人吹了声口哨,单挎着书包,让他们俩跟着自己一起走。那人带着他们轻车熟路地穿过几条街,又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巷接着走到背街,街道上已经见不到几个人影,道路狭窄得只能让一个人单独走过。

那人来到一扇门前,敲了敲门。一位面容消瘦的男人开了门,先和面前的人打了招呼,看样子已经相识很久了:“今天来的这么早?”

“对,想带两个朋友过来玩玩儿。”那人闪了闪,好让门里的人能看见他身后的Jarvis和Happy。

果不其然,门里的人看到Jarvis后表情瞬间变严肃了:“这孩子多大?这也太小了吧。”

Happy只好出来帮着打哈哈:“只是带他过来见识见识,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出状况了我立马带他走。”

两人一唱一和地对着门里那人说了半天,门里的人再次打量了一下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Jarvis,最终才颔首:“如果有人来查,你们马上带着他从后门走。”Happy感激地拍了怕那人的肩膀,然后带着Jarvis进了门。

顺着昏暗的走廊向下,摇滚乐声越来越大,有人为他们推开最后一道门,喧闹的音乐声瞬间袭来,震得Jarvis耳膜生疼。绚烂的灯光来回照耀着舞池中舞蹈着的男女,吧台和卡座上也是清一色的年轻人。Jarvis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后,原本就面无表情的脸庞显得更加严肃。Happy带着Jarvis在灯光昏暗的酒吧中寻找着Tony的身影,Jarvis尽量避免和别人的身体接触,可奈何环境太拥挤,又加上不时有喝醉了的人跌跌撞撞地走过。这里的一切都让Jarvis感到不适。

他们是在角落的卡座中发现Tony的。那时Tony正左拥右抱,喝下一杯酒后,对着怀中的美女们说了什么,惹得她们欢笑连连。Jarvis走上前,将饭盒放在了Tony面前的小桌上。

Tony和身旁的美女们嬉笑完,一转头就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Jarvis,又看了看他放在桌上的东西,心里暗暗地埋怨着自己,但面上依旧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哟,看看这是谁来了?

Jarvis依旧毫无表情,绚烂的灯光打在他一侧的脸上,而另一侧的面容隐匿在阴影之中,看不分明。Jarvis只是静静的站在哪儿,没了其他动作。只是那双眼睛。Jarvis的那双眼睛始终盯着Tony搂着女人的手,和他高举着的酒杯,那眼眸中冰冷的神色逐步加深。

Tony怀中的女人们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收了声。这个僻静的角落在喧闹的酒吧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双方沉默着对视,仿佛在安静中暗暗角力。

最终,Jarvis上前走去,把Tony从女人们的包围中拉起来。在递给Happy一个眼神后,Jarvis无视了Tony在身后的抗议,径直拽着他离开。

当他们重回地面后,夕阳的余晖还是刺得Tony睁不开眼。不过Jarvis没有给Tony适应的机会,他的手依旧死死地锁住Tony的手腕,保持着自己迈腿的速度,Tony只好眯着眼睛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

Tony从没见过Jarvis这种样子,手腕因为Jarvis握得太用力已经传来了痛感。平日里Jarvis或许会和自己闹点小脾气,Tony但从来没见他这么大的火。

这下是真闹大了。Tony心想,顺便也心疼了一下自己肯定被捏红了的手。

 

回到家后,Jarvis搬来了黑板,拿粉笔写了什么,举着黑板,站在了Tony的面前。

你觉得很好玩是吗?Jarvis的身后只开了一盏小灯,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投在了Tony的身上。

Jarvis见Tony没回答,只好继续在黑板上写。

你怎么成这样了?

Tony依旧没回应Jarvis的质问。

我对你很失望。

力度太大,粉笔被折断了,字母转折处的痕迹分外明显。Tony就站在Jarvis的对面,一言不发。直至最后,他绕开了Jarvis,沉默地走进自己的房间里。Jarvis留在原地,缓缓放下了举着黑板的手。

 

长达几天的冷战由此开始了。

作息时间倒没有因为这而发生变化,只是在饭桌上各吃各的饭,平日里各做各的事,仿佛除了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以外,两人毫无交集。一向话多的Tony简直像东方哪个武林高手点了哑穴,就算在同一个房间中也绝不和Jarvis交谈。倒不是他不想,每次看到Jarvis喉咙都痒痒的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自认理亏,Jarvis也没有给他台阶下。

这天,Tony依旧被自己的生物钟叫醒的。他掀开被子,任由起床气占领自己还没清晰过来的头脑。Tony一边刷牙一边狠狠地想:“这孩子居然现在连起床都不愿意叫我了?!冷战谁不会啊!”

当Tony鼓着腮帮子,吸着拖鞋走向饭厅时,却意外地没有闻到任何食物的香气。再往厨房里看看,空无一人。这下轮到Tony慌了。Jarvis不会真的扔下自己自生自灭,跑出去离家出走了吧?!

Tony急急忙忙跑向Jarvis的房间,推开门,Jarvis还安稳地裹着被子躺在床上。Tony尴尬地想要退出去时,却发现Jarvis紧紧地闭着眼,满脸通红。

Tony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滚烫的温度让Tony咋舌。当他突然记起了八岁的Jarvis也曾这样躺在床上浑身抽搐的绝望模样时,心头猛然升起的恐惧瞬间让他将这几天的尴尬和愤怒全都抛在了脑后。

“Jarvis!”Tony摇醒床上的人,“你发烧了,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Jarvis睁开了眼,冰蓝色的眼眸中雾汽弥漫。他摇了摇头。不去。

Tony有些焦急地说:“这个时候你就别跟我置气了好吗?”

Jarvis吃力地直起身子下床,拒绝了Tony想要搀住他的手。Tony只好跟在Jarvis的后面走出房门,却意外地看着Jarvis走向厨房,开始热牛奶。

“喂!Jarvis你干嘛!”

Jarvis拿起放在一旁的便签条写到:不去医院,你吃了早饭就去上学。末了,还补上一句:你糟蹋你自己去,别管我。

Tony感觉自己气得全身都快发抖了,要不是考虑到Jarvis的身高和体重,他绝对立马把Jarvis扛着去医院:“你是笨蛋吗!现在还跟我说这些?”停在客厅里的Dummy听到自己名字后开心地往Tony的方向挪了挪,被Tony一嗓子吼了回去。

Jarvis扫了他一眼,继续云淡风轻地写到:你吼它干嘛,它又没一天到晚去酒吧。

 

在Tony好说歹说下,Jarvis最终还是答应跟着Tony去了医院。

输上了液后,医生又嘱咐了几句,留两人在临时病房里等着高烧退去。Tony抬头确定药水滴的速度适中后,才握上了Jarvis因为输液而有些发凉的手:“咱们别吵架了。”

Jarvis点头,靠着墙闭上眼睛假寐,嘴角弯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看样子自己筛选了好几天的预案还是挺有用的,一场冷水澡解决一切。

Tony看着Jarvis安静的睡颜,突然想起了那个吻。自己那时是什么感觉?那跳动的内心仿佛是一个茧,在惊异和慌乱之中包裹着的,还有丝丝缕缕的欣喜。

 

回家的路上,一位学生模样的女生低头在随身背着的包里翻找着什么,没留神撞上了Jarvis。Jarvis绅士地伸手,防止她摔倒,换来了对方一个羞涩又甜美的微笑。

“不错啊,Jar,下次碰到记着要号码。”Tony打趣道。

Jarvis不好意思地舔了舔嘴唇,耳朵有些发红。

Tony松了口气,看来Jarvis在情感方面还是很正常啊。Tony接着问:“那天你来酒吧找我的时候,为什么这么生气?”

Jarvis抛给他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你在没满21岁之前,喝酒是犯法的。

“就这样?只是因为怕我留案底?”Tony有些失笑。

不然?

Tony低声喃喃道:“我还以为是因为骗了你或者是吃醋什么呢。”

Jarvis没听清,示意Tony再说一次。

Tony摇了摇头,打着哈哈绕过了这个话题。

 

tbc.

我胡汉三杀回来了!积攒了几个月的虐点现在根本虐不起来了怎么回事!

我不管!你们快来找我唠嗑 QQ微博私信都行!我要无聊炸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