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年月与音 9

警告:竹马梗 老贾拟人化,失语症 慎点

 黑体字为书面语言与老贾的话 

-

自办公室谈话过后,两个人下意识里都没有再提那天发生的事。窗户纸已经被捅破了,上面的大洞向外呼呼地敞着风。日子还是照常地过,Jarvis陪着Tony试验战甲,对各种数据进行演算测试,在生活上继续照顾他的饮食起居。Jarvis是一个完美的助手,能明确公事与私事之间的界限。科技和数据是他们两个的共同话题,只要沉迷于此,两个人就没有心思再去考虑其他,但当他们忙完一个阶段,闲下来的时候,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公司,尴尬的气氛总会瞬间占据所处的整个空间。

“我……想起来我好像还有些合同没有看。”Tony总是最先找到理由逃离的人,像后面有什么在撵他似的,急匆匆地离开了这个压抑的空间,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Jarvis也没有点破,转身收拾桌子上杂乱的设计图纸。

Tony有时想,如果当初不是自己急着要给Jarvis物色相亲对象,把那人逼急了,或许他们还能相安无事地再相处一段时间。

这种奇怪的相处模式持续存在了不短的时间,直到Jarvis三十二岁的那年,邪神Loki来到地球,掀起了一场纽约大战。

 

Jarvis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位于Stark大楼的地底,结构和之前的那间大致相同,而现在这里已经被他们改造成了一间功能齐全的实验室——为Tony提供战略支持。Jarvis将平板电脑连接到电脑上,就可以通过电脑直接将信息传递到Tony耳边,大大地提高工作效率。纽约的每天总会有不少的事故出现,在Tony宣布自己是钢铁侠后,他们遭遇的危险比从前更是增加了不少,这不是第一次他们两个共同战斗,但绝对是最伤脑筋的一次。

Tony随时保持着和Jarvis的通讯,这让Jarvis将复仇者们每一次的争执都听得清清楚楚。他揉着耳朵,将Tony那端的音量调低,没有亲临现场他都能感受到那边的唾沫横飞。刚刚组建起来的团队缺乏共同的奋斗目标,通讯那头的争吵听上去就像小孩子迫切地想要得到理解的口不择言。Jarvis笑了笑,他们需要一个动力才能合为一体,共同作战

只是这个动力背后的残忍和暴力却出乎了Jarvis的意料:Coulson的牺牲。

没有什么能够比鲜血和死亡更能冲击人心。Tony听到消息后没有发表意见,只是他重重的呼吸声已经向Jarvis透露了他的情绪。复仇者们终于慢慢放下成见和自傲,成为一个真正的团队。

Jarvis处在几十米深的地底,不同于地面上的混乱和喧闹,这里只有机器的运行声和正在直播地面情况的电视声,像是隔绝出来的另一个世界。Jarvis安静地在这个空间里,协助Tony战斗。作为Tony的助手,他能操控战甲急速下降,赶上在空中坠落的Tony,为他装备好所需要的一切;他能分析那些外星军队的弱点,为Tony提供打击条件;他能在Tony发出指令前就率先为推动器充好能,从而让Tony拦截住那颗飞向城市的核弹……他能在地底处理好这一切,他需要呆在这里为Tony提供技术支持。这是他的工作。

可如果只是作为他自己,他只能坐在这里看着Tony拦截住那颗核弹,飞向虫洞,除此之外毫无用处。

“Stark,你的能量不够你回来了。”电子声在Tony的耳边响起,声线平缓,但那个带有警告意味的称呼将那个坐在电脑前的人的紧张和忧虑全部暴露给了Tony。

“留着能量转弯吧,J。”一如既往的玩笑语句。

Jarvis的手指离开了键盘,盯着战甲内那人的严肃面容,双手握成了拳。电视机里的女主持在为观众们讲解目前的情况,当她说到钢铁侠时,明显哽咽了一下,拿开了话筒去平复心情。房间里的一切都陷入了凝重的沉默中,主持人的抽鼻声显得格外明显。

“Jarvis。”Tony叫出了那个在电脑前沉默了许久的人的名字。

Jarvis松开拳头,选字回应道:“我在。”

“我很抱歉……当时没有尊重你的意见。”

“不用在意的,Sir,我理解。”

Tony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我太自以为是了,一直觉得我做的决定都是对你有好处的而忽略了你的情绪。我只是觉得你如果一直只留在我身边,没有来得及去再接触更多的人,去更深入地了解感情,真的太委屈你了。”

Jarvis急急忙忙地想要打字回应,却被Tony阻止:“听我说完,Jarvis。我的时间快不多了。”

Jarvis抬起头看着电视里的直播,那个举着核弹的身影与虫洞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你太了解我了,以至于我背负的所有阴暗都瞒不过你,但是那些不是你应该承担的,我不想那么自私地把你拖进我的世界来。不过,当时我看着你和别人坐在餐厅里相谈甚欢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根本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大度。我想你只看着我一个人,我想你只留在我一个人身边,我想你的世界里只有我。你看,我还想就算我死了你也得记住我,所以我现在才敢把这些话说出来。”

Jarvis看着那个身影冲进了虫洞,和虫洞在同一时间一起消失在天空之中,他转头,盯着电脑屏幕里Tony的脸,屏幕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噪点,可是那双眼里满是温柔,像暖暖的可可,让人不由地沉溺其中。通讯信号受到了干扰,Tony的话语断断续续地传来,杂音扰乱了Jarvis向来沉稳的性子。

“我现在好想再看看你,想听你教训我……”Tony轻笑出声,那个小小的微笑只在他的嘴角间维持了短暂的几秒,“Jarvis,原来我比我想象的还要爱你。”他的声音有些失真,像是从一个遥远的地方传来。

Jarvis想回应Tony,他打完字却发现电脑受到干扰导致平板电脑搭载的语音系统无法工作。他惊慌地抬起头,看到Tony缓缓地闭上了眼,像是平静地接受了自己最终的归宿。

不要!

Jarvis吸了吸鼻子,拼命地想要让系统重新工作,但是Tony战甲里的能源已经全部耗尽,通讯彻底中断。Jarvis的嘴唇被他咬得发白,他盯着黑屏的电脑界面许久,但没有出现新的画面。Jarvis感觉眼中的液体在挣扎着要流出来,他仰起头,想要遏制住它们。电视的那头人们因为战斗的胜利而欢呼雀跃,半晌之后,庆贺的人群才慢慢地安静下来,凝视着天空,等待着拯救了他们的英雄归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虫洞慢慢被关闭,可他们等待的那位英雄却迟迟没有出现。有人低下了头,默默地在心里为那人做祈祷,有人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不敢再看。一个稚嫩的童声响起:“妈妈你看!他回来了!钢铁侠!”人们重新仰起头,以更热烈的欢呼和尖叫欢迎他们的英雄重返人间。

Jarvis闭上了眼睛,笑着放纵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接着,起身准备出门迎接Tony。刚走了几步,Jarvis重新返回到工作桌前,扯出键盘用力地砸向地面,低头整理了衣服上的皱褶,仿佛刚才做出失态举动的人不是自己,随后才缓缓走出了房间。

 

纽约事件之后,不论是Tony还是复仇者联盟的地位都在公众心中提升了不少。Tony享受着人们的赞美和追捧,但同时他也必须面对反对者更加猛烈的报复。

Jarvis发现Tony有些不对劲:他开始在黑暗或是密闭的空间中显得焦躁不安;他开始疯狂设计战甲,以至于睡眠时间大打折扣;每一次外出任务时,他经常莫名地情绪失控,甚至呼吸困难;在平日的生活中,他只要听到一丁点的异常响动,都会召唤战甲,全副武装地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Jarvis确定Tony患上了焦虑症。

当Jarvis制定好一系列的治疗方案,准备去客厅找端着酒杯看电影的Tony时,身边的电脑发出尖锐的报警声。Jarvis转身正好屏幕上的警告提示:供电系统被破坏。随即,整栋房子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Jarvis叹了口气。又是反对者的恶作剧。Jarvis知道Tony成为钢铁侠后,生活之中遇见的危险增加了许多,他担心Tony,但又清楚地意识到Tony有多热爱这个身份。钢铁侠让Tony变得更好,Jarvis不能阻止Tony去拯救世界,但他能选择在Tony背后帮他降低可能会遇到的一切风险。

Jarvis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加快眼睛适应黑暗的速度。他想要去楼下找手电筒,再去修复供电系统的问题,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客厅里传来Tony焦急的声音。

 

Tony正看完了那部最近上映的魔术师电影后伸了个懒腰,放下酒杯打算去看看Jarvis最近一天到晚就窝在房间干什么。他有些恶趣味地怀疑那人是不是听了他的真情告白之后害羞了。不过说来奇怪,当Tony从虫洞回来后,Jarvis对他的态度并没有丝毫改变,Tony都有些担心那人到底听懂自己说的那些话没有。

Tony怀着心思去寻找Jarvis,只是突然眼前一黑。

有人来了?Jarvis现在有危险吗?

Tony一边调动战甲,武装好自己,一边大声呼喊Jarvis的名字。Tony的声音在房间里横冲直撞,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Tony感觉自己呼吸有些急促,他的心里被恐慌充斥着,他不敢想如果有人带走了Jarvis自己该怎么办。Tony在黑暗之中寻找着Jarvis的身影却渐渐失去了方向,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去哪里找Jarvis。

“Jarvis!Jarvis!”Tony大声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不时撞上各种家具或摆件,他没有心思停下来去看看自己有没有碰坏什么。内心的恐惧堆积着涌上喉咙,像是一株巨大的藤蔓伸出枝干缠紧了他的全身。Tony发现自己全身在颤抖着,他想要往前,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僵在原地。他闭着眼睛大口呼吸,想要平复自己异常的情绪。接着,他听到了脚步声。

是谁?!

那串脚步声在靠近自己,声音急促但带着Tony熟悉的节奏。

Tony收起了战甲,站在原地。他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人同样不时地撞上房间内的家具,身体与硬物碰撞时发出了轻微的闷响。Tony听见了。可那人好像没有痛感似的,他的步伐却没有丝毫地减慢,只是直直地向Tony走来。

接着,Tony便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Tony大口吸着鼻间熟悉的气息,他靠在Jarvis怀中,胸腔里心脏的激烈跳动声响亮得让两人都听得到。

Tony感觉自己的右手被Jarvis握住,对方轻轻地在他的手背上敲击着:

一下、一下、停顿、两下、两下、停顿……

他愣在原地,感受着Jarvis在自己手背上敲击出的话语:我在这里。Tony在他的怀里用力地点了点头,Jarvis没有放手,他的拇指绕着Tony的手腕,直到感觉怀里那人脉搏渐渐平缓下来。过了一会儿,Tony在Jarvis的怀里闷闷地开了口:“Jarvis,你说我们两个这样算是在一起了吗?”

Tony感觉那人低下了头,他就急急忙忙抬头想看那人的回答,却不想唇间突然覆上来一片柔软的温暖。Tony在黑暗之中蓦然睁大了眼睛,熟悉的气息彻底包裹住他的全身。

这是什么走向?!这下到底是谁没有谈过恋爱?!

 

tbc.

陷入每个月的那几天orz……看我辣么拼命 我就问你们甜不甜?!

等我再放个大招 这篇就可以完结啦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鞠躬】

评论(1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