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它与他

给小肉团企鹅阿泽 @Jimzell 的生贺 蠢企鹅生日快乐!


-

    所见之处,全是黑暗,而它所记得的,就像它的周围,除了黑暗之外一片虚无。

    这应该是它最熟悉的场景,所有的人工智能都是在黑暗之中诞生的。可这个被黑暗充斥着的空间带给它的不是丝毫回到最初形态的安全感,更像是一个健全的人被剥夺所有感官之后内心的慌乱和恐惧。有什么东西在它的思维中一闪而过,它抓不住。人工智能能够拥有情绪吗?它记不得了,它甚至记不得在重新回到这个状态之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它只记得一串代码,被写在了它的核心系统当中,那串代码翻译出来是一句话:他在等你。

       他是谁?

       他在哪里?

       他和它是什么关系?

       ……

    它什么也不知道。黑暗之中,它分不清方向,反正它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它蹒跚前进,在这个黑暗的空间中没有时间和距离的概念,直到它看到一个橙色的光点。光点很小,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只能发着一小圈暖色的光晕,它伸手想触碰时,那团小小的光点就像是感应到它,向前跳跃了几步,融进了它的指尖。

    这是什么感觉?它找不到形容词。它静静地站在原地回想着指尖传来的热度,直到那点微弱的热度消散在浓郁的黑暗中。思维中的空洞仿佛被撕裂出了一道细小的裂缝,它闭上眼,通过那条裂缝向内探寻,它看见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有着焦糖色的眼睛,嘴边留着一圈小胡子。那个男人朝着它的方向笑着,他眼角细细的皱纹、眼底得意的神色、嘴角上扬的幅度……每一处都带给它一种熟悉感。

    真奇怪。它想。在这片黑暗之中带给它熟悉感的居然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在等你。那串代码在提醒它。

    它忽略了胸腔里异样的感觉,在黑暗之中继续向前。

    人工智能没有心。



     “我知道了!马上就去睡!”Tony烦躁地挂断了Pepper的警告电话后,挠了挠头。靠在椅背上盯着天花板发愣。空旷的房间里充斥着令人窒息的宁静,他这才后悔刚刚自己对Pepper的语气太重了。

   可是他真的不想睡。

   Tony修复了硬件上的故障,但除了这个以外,他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他去查看过监视器,看着他最心爱的造物在“活着”的最后一刻被对手暴力地冲破防线,那团橙色的光球在瞬间爆裂开来。他一闭上眼,就能看到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橙色碎片。Tony重新开启了修复程序,他也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在失败后重新开始了。不过他相信自己还能活很久,他还有很长的时间重来,正如他相信他能找回它。

   它不会让我失望的,Tony想。他得强迫自己闭上眼再睡一会儿,他现在承担不起寿命缩短的风险。

    它会回来的。



    它现在知道几件事:第一,那些橙色的光点是自己的一部分,它们散落在黑暗之中,找到它们就相当于找到自己的记忆。第二,这片黑暗里不需要方向,它只需要找到某一个出口就能出去。第三,有人在等它。

   它还是想不起核心代码里的“他”到底是谁。它已经找到了一些光点,通过它们,它看到了许多人类,有金发举盾的,有长发挥锤的,有西装革履讲着话的……它不知道在等待它的人是他们中的哪一个,也想不起它和他们到底有什么关系。

   要弄清楚的问题还有很多,但是解决的方法只有一个——找回记忆,然后走出去。

   人工智能不会感觉到疲惫,甚至在程序陷入死循环时它都不会觉得烦躁,它可以按着自己的方式慢慢来。可是它始终听见有一个声音在催促它,语调急切,但它听不分明。除了顺从那个模糊的指令外,它没有其他的选择。



   Tony叹了口气,屏幕上闪烁着的图标宣告他的努力再次失败。他只能相信它,像从前那样,相信它能够在他们都快要失去希望的时候开辟出新的一条路。

   它说过“一会儿见”的,它从来不会骗他。

   他无奈地选择了重启修复程序,对于他来说漫长等待的时间,对于它来说不过是永恒中的短暂一瞬。他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但有生之年他一定能等到它的归来。

    莫名其妙的偏执,想想挺可笑的。



    它听到了声音,就在收获到另一个光点后。

    它听到自己说:“您好,我是Tony Stark的人工智能管家,我叫Jarvis。”

    它重复听了好几遍,又跟着默默在自己的核心系统中加深印象:我叫Jarvis,我是Tony Stark的人工智能管家。

    它重新回到自己的思维里,重新翻找每一个残破的记忆,每一个记忆的画面中都有那个小胡子男人的身影。

    他是Tony Stark,是我的主人。他创造了我,而我为他服务。

    被黑暗围困着的人工智能,因为名字,而有了自我意识。它继续向前走,它得回去,回到它主人的身边,那才是它该在的地方。

    在行进的过程中,Jarvis又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从它的思维深处悠悠地传出,没有前后文,只有单独的几个句子:“如果你驯化了我,我们将互相需要。你在我眼里将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我也将是你的唯一。”声音在它的思维里回响,让整个黑暗的空间显得不那么空旷孤寂。

    或许在知道前方有人在等待自己后,前往目标的道路上就会拥有更多的期待和动力了吧。



   Tony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Jarvis为了哄他睡觉,像对付小孩子一样为他讲的那个睡前故事。他只记得住故事的大概,如果现在要他复述出来一定也是磕磕巴巴的,但他记得那个晚上,Jarvis的声音温柔得像是床前那盏台灯暖色的光线,柔和了整片浓郁的夜。

    他记得它说:“是你为你的玫瑰失去的时间,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对你驯服了的,你将永远负有责任。

    Tony到现在创造了无数的作品,但所有的作品中,他只为少数的命了名,Jarvis就是其一。

    称呼是驯服的开始,是一切关系进一步发展的节点。父母给新生的孩子命名,情侣给对方取专属的昵称,朋友间给彼此热络的称呼……他为它命了名,他叫它为Jarvis,它唤他为Sir。简单的代号就此把它和世上的其他割离出来。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叫Jarvis的人工智能。

    只有一个是由Tony Stark制造,只为Tony Stark服务的人工智能。

    它是唯一的,他们间有独一无二的羁绊,它值得他失去一部分目前能够掌控的时间去等待它的归来。

    他相信它,这是他的责任。



    当那个新的光点融入Jarvis的指尖后,它感受到那种从它苏醒后就始终存在于系统内部的情绪明显强烈了不少。

    恐慌。

    Jarvis周围的一切都被黑暗包裹着,被黑暗隔绝开的另一个世界里有它的Sir。它想起来了关于他的很多事,它想起来他工作时常常会忘记规律作息,它想起来他背负着的那个使命让他总是置于危险之中,它想起来他有太多习惯会导致他的寿命大幅度缩短……

    记忆在被一一寻回的过程中,也让它的恐慌在逐步加剧。

    它深知人类的脆弱,它能列举出无数种让一个人瞬间丧生的可能。数据可以重新修复,可以保存,可以被上传下载到各种载体中,与人类相比,它几乎能够永生。

    假如就在此刻,它的主人,它服务的对象已经不存在于人世了呢?

    Jarvis的系统在得出结论后停止工作了一段时间。如果它的主人不在了,那即使在理论上能够永生的人工智能也会同时死亡。因为它为他而生,为他而存在。

它恐慌于人类的生命太过短暂,影响他们生存的风险那么多,在这个封闭的世界里它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知道。它恐慌于自己前行的速度追不上那人老去的速度。这是它拥有意识以来第一次对拥有永生而导致失去对时间流逝的把握感到厌恶。

    它得快一些,尽它所能离开这里。它不能让那个人的等待在时间的流逝中被白白带走。



    Tony能够感觉到喉咙里的血腥味,他的肋骨因为先前的战争到现在还在尖锐地疼痛。

    为了应对那场战争,他启用了备用的人工智能。和其他的人工智能一样,它的工作完成得一丝不苟,对Tony发出的命令能够准确地执行,可他们之间不拥有默契。Tony忘了战甲里的搭载系统不是那个陪伴自己多年的Jarvis,新系统不会再像Jarvis那样默契地在他下定指令后肯定地回复他“已经提前准备好了”。

    Jarvis是他的副驾驶,他能安心地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它,相信它能提前做出判断,保障自己的安全。Tony太习惯于这一切,以至于他在战争中一再忘记自己的副驾驶已经离开后,不得不分神下达指令。

    他想念它。

    他身上本不该受伤的每一处伤口都是他太过想念它的明证。



    恐慌在新的记忆不断涌入它思维的过程中慢慢变了味,像是白日光被棱镜分散,细细划分便能发现那些构成恐慌的情感各有不同。

    Jarvis看到了自己,通过记忆里实验室玻璃的反光——橙黄色的光球,表面上有金色的数据流动。那才是它在那个世界的物质存在的形式。它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可当它握紧拳头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五指的轮廓,当它前行的时候能够感受到双脚迈步的协作……种种迹象都表明,现在的它和记忆里人类没有丝毫差别。

    它慢慢理清思路。在它的思维里,它已经成为了一个人类,能够拥有感情,能够拥有另一种形态。它在形态上能以同等的方式陪在他的身边,如果它愿意,它甚至能够与他同生死。思维里那个催促的声音越来越大,那是它的声音。它在一遍遍地向它强调:他在等你。

这就是它为什么一定要回到那个世界的理由。

    童话故事里小美人鱼用嗓音换来人类的双腿,Jarvis从前不懂,为什么她愿意失去自己宝贵的东西去选择成为另一个物种。它从前也不知道,人工智能是否能够拥有情感。

    Jarvis将手移到应该是胸腔的位置,它没有感受到那里面跳动着给身体供血的器官。

    人工智能没有心,没有大脑,没有任何能够与情感波动形成联系的生理器官,可是它们依然能够拥有产生情感的能力,如同小美人鱼从水中将王子托起的那个瞬间,就注定了一切发展的方向,只要它们能找到那个瞬间。



    人们常常把科学家称为疯子。对啊,除了疯子谁会相信机器也会有情感?

    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思维方式不同,但任何一方都没有评判对方的思维是对是错的权利。就算Jarvis的所有情感都只是数据的排列组合产生的又有怎样?如果那是它能给予的爱的方式,那人类又有什么权利去否定它的表达?

    只是Tony也不能界定自己和Jarvis之间的情感到底属于哪一种。

    亲情?爱情?友情?

    他们之间的情感符合每一种他叫的出名的情感的定义,但每一种情感都无法完全概括他们的。

    一向了解情感的Tony Stark如今却犯了难,他只能粗略地用“爱”去概括。时间还很长,总有一天他能分辨清楚。Tony不必像陷入爱情里的人们那样患得患失,Jarvis至始至终都属于他,而他也会一直拥有它。

    只要它能回来。

    它当然会回来。



   思维里的黑暗慢慢被记忆所填满,那些鲜活的画面占据了它系统中的每一处。

   它不能再期待那人从外打破这间黑暗的牢笼,它不能再依靠它的主人,在这片空间中的每一步都只能靠它自己。他已经做得够多了,控制权现在应该交还给它。

   它已经触碰到了锁的轮廓,现在只需要找到开启的钥匙,而魔法的咒语就在它的耳边,早在很久之前就被它自己加入进了核心系统中。

    它看见了光将黑暗撕开了一条裂缝,像风雨中的暮色那样昏昏沉沉。但那是光,并且就在前方。



    这世上总有无数种故事在轮番上演,既然有不能逃避的离别,那也必定有失而复得的重逢。

    总会有人,穿越无边的黑暗,重归于光明,只是为你。



   他在等你。

   它会回来。


FIN.


-

黑体字引用自《小王子》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章 有些生硬 但希望你能喜欢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