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无差】梗二:“Jarvis?”

yo!鬼魂老贾!

-
“啊嚏!”
刚刚拿了包蓝莓干准备往自己嘴里塞的Tony听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后停下了动作,转头去看声音的来源。一位和自己年龄相近的金发少年站在声音发出的地方,捂着鼻子,像是在自责自己的无礼,不期正好对上了Tony投来的目光。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你能看见我?”
Tony摊了摊手,率先解决了那位陌生少年的疑问:“当然能看见,我又不瞎。”
少年听到回答后惊喜地想要往Tony的方向靠近,在看到Tony眼中的戒备后解释说:“抱歉,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来到这里,我好像被困住了。Sir,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是骗子,我只是……和你们不一样。”
少年示意Tony和自己一起站在阳光下,Tony脚下有一片漆黑的阴影,而少年脚下仍然是明亮的日光。
“你看吧,我和你不一样,我是鬼魂。”
Tony张大嘴巴楞在原地了好久,少年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以为他被自己吓傻了。
回过神来了的Tony仍然合不拢嘴,憋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了一声:“哇噻!好酷!”
“你叫什么名字?”
“Jarvis,Sir。”
“好的,我叫Tony。听你口音,英国人?”
“是的,Sir。”
……
Tony就这样冲着那个名叫Jarvis的鬼魂乱七八糟问了半天,弄清楚了对方去世的时候是二十二岁(和Tony现在一样大),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死因是车祸,而他已经被困在Tony的家里好几天了,出不去……
趁着Tony问得口干舌燥去喝水的空档,Jarvis发问了:“你怎么一点也不怕我?”
Tony反问道:“你会杀了我吗?”
Jarvis摇了摇头。
“那我还怕你干嘛?”Tony不以为然地仰头继续喝水。
Jarvis觉得他真对不起自己鬼魂这个身份。


“你每天就吃这个?”Jarvis看着Tony端着方便面吃得酣畅淋漓,不由皱起了眉。
“不啊,”Tony的嘴里被食物塞得满满当当,咬字听上去有些含糊,“还有披萨和汉堡。”
Jarvis浅色的眉皱得更紧了:“可是垃圾食品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啊,你爸爸妈妈呢?他们不管你?”
Tony端起碗,喝下最后几口面汤,声音困在碗里显得闷闷的:“他们去年去世了,和你一样,车祸。”
“抱歉……”Jarvis自知失言。
“没事,”Tony放下碗,重新引领话题来打破现在尴尬的气氛,“那你平时吃什么?别告诉我吃人。”
Jarvis摇了摇头:“鬼魂不会吃人,都是电影编出来骗小孩子的。我们吃番茄。”
Tony脑子里飞快地滚过自己看的所有恐怖片的画面后,嘴角抽了抽,原来那些鬼身上红红的东西不该是鲜血,该是番茄酱。


夜晚。
Tony关了灯钻进被窝里,舒服得叹了口气,而Jarvis站在床边有些手足无措。Tony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大方地说:“这里还很宽,你可以过来睡。”
对方犹犹豫豫地开口:“感谢你的好意,Sir,可是我习惯睡床下。”
“床下哪有床上舒服?你们鬼魂真奇怪。”
“因为我们身上带着的阴气,和你们近距离接触会让你们生病,而且黑暗的地方能让我们觉得更有安全感。”
Tony翻了个身,懒得去评价鬼魂特殊的生活习惯。Jarvis缩下身子,慢慢挪进Tony的床下。Tony在黑暗之中睁大眼睛,盯着墙壁开了口:“Jarvis你听过那个背靠背的故事吗?”
“抱歉?”
“就是有个人半夜总听到耳边有声音在说'好朋友,手拉手,背靠背,心连心',后来他才发现床下有一具尸体,睡的位置刚好和他一致,只是背靠着背。”
Tony平静地讲完这个很小的时候听过的鬼故事后翻了个身,被面前站着的Jarvis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干嘛啊你!”
鬼魂本来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庞在黑暗的衬托下显得更苍白了:“那个……Sir,我能上床睡吗?”
在Jarvis的坚持下,Tony在他们之间摆上了一排枕头来隔绝Jarvis身上的阴气。Jarvis感受到枕头那边因为人类憋笑而产生的轻微震动,有些恼羞成怒地威胁道:“Sir!你别笑了,不然我吃掉你!”
对方听到自己的威胁后干脆直接笑出了声,爽朗的笑声在黑暗里回荡,然后飞进了Jarvis的耳朵里。Jarvis索性缩进了被子里,忿忿不平地想着,老鬼魂们说的一点都不对,人类的胆子可比他们的大多了。


Jarvis也记不得自己多久醒来的,鬼魂不需要太长的睡眠时间。他们很多都因为在阳光下看不见自己的影子而提醒自己的肉体已经死亡,所以选择在夜间活动。可是Jarvis从来不觉得一个问题有多难接受,死了就死了,所以他仍然保持着自己人类时期的作息时间。
窗外的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不少,细小的灰尘微粒在阳光下旋转舞蹈。Jarvis感觉不到身边的一切,鬼魂没有触感,他们只能感受到人类的温暖,这就是为什么鬼魂总爱黏着人类的原因,属于他们种族特殊的怀旧方式。
Jarvis伸手放在Tony鼻子周围,人类呼吸产生的温暖气流喷洒在他的手上,那是自他死后久违的温暖触感。当Tony因为气温降低而不适地抽了抽鼻子后,Jarvis收回了手。


等到Tony醒来后,他照着Jarvis口述的清单买回了一堆食材,顺便给Jarvis带回了一些番茄。谁也不知道Jarvis多久能离开这里,他已经是个鬼魂了,Tony不想知道他饿死之后又会变成什么。
Jarvis站在厨房门口指挥Tony把食材分好类,又指导Tony做一些简单的食物。Tony看着最终出锅的那一盘黑糊糊的东西,感觉心塞极了。
“多多练习就好了,总比你天天吃垃圾食品强,”Jarvis抱着两个番茄躲在角落里吃,不让Tony看到自己的吃相。“汁水满脸的样子太不雅观了,Sir。”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Jarvis监督Tony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Tony觉得Jarvis在身体健康这一块认真得比自己还像人类。
他们一起看电影,讨论电影里把鬼魂妖魔化的情节。Tony为此还把沙发往后挪了不少远离电视,因为Jarvis太靠近电视会扰乱它的信号,让屏幕上出现噪点。
“我们才不会躲在下水道里吓人呢,那样多脏。”
“可是你们又不会弄脏衣服,反正又没有物质载体。”
“这样一点都不雅观,Sir!”
Tony撇了撇嘴,不置可否:“那你们干嘛半夜出现在镜子里吓人啊?我小时候因为这个,午夜十二点都不敢去看镜子。”
Jarvis有些无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Sir,半夜照镜子不是人类的特权,为什么照镜子还要分时间啊!”
Tony抓了一大把蓝莓干塞嘴里:“那你们为什么要张着血盆大口去吓唬人啊,别再说这不是人类的特权了,我们才不干这种事。”
Jarvis沉默了片刻,纠结着要不要告诉Tony作为鬼魂的小尴尬。Tony向他扔过去一个靠枕,穿过他直接打到了地面上。
“那是因为……”Jarvis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因为番茄太酸了,酸得牙齿疼。”
一个没有生命的灵魂让Tony的生活重新充满了生机,况且再次感受到被人关心的感觉其实也挺不错。当然,有得必有失。
在听到Tony的一声惊呼后,Jarvis顺着声音的方向急匆匆地赶去,沿途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物品摔在地上的声音,他来不及管:“Sir,你怎么了?”
Tony指着电脑屏幕上的一张动图说:“你一直盯着这个红点一分钟,在最后一刻它会出现一张女鬼的脸。”他起身看着从柜子上掉下后摔成碎片的花瓶,有些无奈地说,“下次别这么急急忙忙的,你看看它,这是家里最后一个花瓶了。”
Tony想告诉所有因为家里的某件东西突然掉落在地而吓得不轻的人们,那只能说明刚刚有个鬼魂在那里奔跑过带起的风,才不是电影里演的鬼魂的怒气呢,他们才没有这么多怨念的事。


最近,Tony发现Jarvis的身体在慢慢地变透明,像是即将会破碎的泡泡。他问过Jarvis,可是对方只是做出一副深沉的样子说什么时间快到了。从那以后,Tony觉得Jarvis的话明显少了许多,整个鬼魂的精神都萎靡下去了。
某个晚上,Tony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Jarvis突然喊了自己一声,低沉醇厚的英伦腔透过中间的枕头传出,显得有些不真实。他迷迷糊糊应了一声,那边却没有反应,他只能把这归为自己的一个混乱的梦境。
当Tony睡醒后睁开眼,看着Jarvis背对着自己,他的身影都沐浴在阳光之中,头上的金发格外的灿烂。
“Jarvis?”Tony隐隐察觉到气氛的不同,急忙喊出了鬼魂的名字。
Jarvis转过身,朝着Tony温柔地笑着,如同他一直以来带着的那个温和表情:“差点就不能和你告别啦,还好你醒了。”
Tony随即起身,打着赤脚走到Jarvis的面前:“你要去哪里?”
“回我的世界去,他们来接我了,说之前出了一点意外才让磁场不稳,把我困在了这里。”
“你会回来吗?你喜欢你的世界吗?”Tony压下心中泛起的不舍。
Jarvis露出了一丝惋惜的表情,仍然保持着平静的语气:“可能不会了,毕竟这次只是意外。我的世界一点也不美好,除了黑暗和阴冷什么也没有,根本不是个好地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吃那些垃圾食品,”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才是你的世界,如果我在我的世界看见你一定会叫鬼魂们一起把你扔回来,还要吓得你不敢睡觉。”
Jarvis的身体颜色越来越浅,几乎快要融入空气中,他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劝慰眼前这个因为离别而不舍的少年:“你是我见过的最像阳光的人,你们一样的温暖,可是我感觉不到了。请帮我多拥抱一下这个世界的阳光吧,Sir。”
Tony闻后却上前伸手环住Jarvis,冰冷的气息瞬间包裹了Tony的全身,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感觉不到。整个人就像是被推入了冰窖,寒意渗透进他的每一寸肌肤之中。
他可真冷。Tony心想。
Jarvis强迫自己从对温暖的依恋中抽出身来,时间太长的接触会对人类产生不可逆的伤害。
“谢谢你的临别礼物,我很喜欢。好好活下去,Sir,别太快来找我。我会告诉你的父母,Tony Stark已经成长为了一个有能力独立于一个世界的人。”Jarvis的语调一如既往,仿佛只是一次短暂的分别而不是以人类的生命为时间长度的离开,“门开了,再见了,Sir。”


很久很久以后,Tony仍然会不时地重新回忆起那个灵魂消失的时刻。果真是像泡泡破裂的样子,破裂的碎片在下一秒就消失在肉眼可见的范围里,融入清晨的微风中,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而走出自己封闭空间里的Tony发现这世界远比鬼魂的世界复杂,人心比鬼魂更加令人恐惧。可是这是他该属于的世界,时间还没到,门还没有向他打开。
Tony最后一次调试了电脑中的人工智能系统,看着它通过摄像头捕捉到自己的面容,沉稳的英伦男腔低声唤出对系统管理员的称呼,Tony闻声扬起了嘴角:“你的名字,就叫Jarvis怎么样?”

-
每天一个贾尼梗 喂饱我圈所有人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