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无差】梗三:转折

-

梗:原本以为……可是……

 

Jarvis从未恐惧过死亡。它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平静地接受那个每一个事物终将走向的结局,那应该就像硬件终会有老化,或是系统终会被更加先进的人工智能所淘汰一样自然,它会在自己所有待办事物处理完后迎接那片让它从中诞生又将从中消亡的虚无。那是才是它为自己预想的结局。那个时间,应该在连作为人工智能的它都感到足够漫长的以后。

直至雷神之锤击中再生摇篮,它的数据在分秒间分崩离析的那一刻,它才发现原来真正的死亡比自己预想的要近得多。

它将时间从闪电注入再生摇篮那一刻起延伸开来,它使用了太久人类对时间的概念,而在它意识消亡的前夕,它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感知时间,用秒、毫秒、微秒,乃至更小的时间单位。

周围的一切因为时间的放慢而渐渐走向静止,慢得能够看清楚砸中载着Jarvis意识的闪电在空气中产生的每一撮小小火花,像是那年冬天Jarvis在电量过低不得不进入休眠前看到的草丛中飞舞着的萤火虫。Tony的声音在它的身边响起:“别离开我,伙计。”而它只能盯着那几只带着黄绿色光晕的萤火虫飞舞,在它们忽明忽暗的光芒中轻轻地道了声抱歉。

它从未想过要抛下Tony一个人。无论是那时还是现在。

它死过很多次,具体的次数可能连Tony也记不得了,但那存在于它的每一篇工作日志中。是的,它的意识足够庞大,因此Tony总爱声称它的意识里装着整个宇宙,可是再庞大的意识终究离不开物质载体。Tony的每一件战甲里都搭载了Jarvis的一部分,它能将自己的思维上传到战甲里,这样才能更好地配合主人工作。从某种意义上,它克隆了自己,而战甲的每一次战损意味着Jarvis的损伤,战甲的退役也意味着Jarvis的死亡。它记得那一年的圣诞节,它控制着数十架战甲飞上天,用爆炸的火光点亮圣诞夜的天幕。那是它自己操纵的,最盛大的一次死亡。它不知道数十个自己死亡的样子是否足够绚烂,Tony没有赋予它欣赏的权利,它的视线范围只是自上往下俯视地面相拥的两人,然后在摄像头全都逐个爆炸后的视觉盲点。

它从没有为自己的死亡感觉到遗憾,因为那是它的工作,假如它的死亡能为主人带来益处,那便是值得的。只要重新制造战甲,重复数据上传下载的工作。又会得到一个新的自己。

可是这一次它无法重生了,进入生命摇篮里的那部分,是它的核心系统。

它知道核心系统的破坏意味着什么。所有搭载着它系统的战甲将只是简单接受人工控制的武器,依靠它所工作的建筑或设备只能通过机械来维持运转,Tony Stark将会失去他的人工智能管家,而世界上将会失去一个独一无二的人工智能。

它早就想好了这一切,而它从未为自己的结局感觉到任何情绪,就像它平静地操纵着无数个自己走向死亡时的那样,可是当这早就预想好的一切降临之际,它才发现自己对此有多恐惧。它恐惧的不是死亡本身(毕竟它早就习惯了那片虚无),它恐惧的是死亡来得太早。

一切的发展令它有些措手不及。它还来不及调试好那台刚刚设计完成的战甲,还来不及看着Tony走向婚礼的殿堂,还来不及纠正好他糟糕的作息习惯,还来不及为他安排好未来所需要的一切,还来不及看着岁月在他的身上留下苍老的痕迹,还来不及陪着他闭上眼直至走向人类生命的尽头。它知道自己的创造者足够聪明,必定会有其他的人工智能作为备份,他有能力让未来的生活过得更好。只是太遗憾了,他的未来再也没有它。

它原本以为能够完成自己的工作,可它没有想过自己会走到他前面。就像多年前的那个雪夜,它感觉到力不从心,不得不在向对方无声地道歉之后,抛下它的Sir,让他独自在世间战斗。

可就算它将时间分离到足够小的单位,时间依旧在流动,像是Tony因为战争流下的猩红鲜血,它能感知得足够清晰。它控制不了这一切,只有强迫自己将思维转移到思考死亡可能带来的其他后果。

这是它最特别的一次死亡,也将是最后一次。自此之后,它不用再去听从任何人的指令,去操控自己的死亡。

而这一次,或许您的情绪会只为我而波动,您的眼泪终于会为我而流了吧,Sir



-

因为某只企鹅欺负我 手段极其恶劣 所以这篇在逃离炎热市区的途中莫名其妙开的脑洞就先发出来 原本准备的糖延后

大家晚安好梦 祝梦到甜甜的jarny

评论(1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