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无差】三次Tony想惹怒Jarvis,三次他都没成功。

Tony在看到Jarvis始终面无表情的样子时突然萌生出了一个想法:他先要看看Jarvis是否能有情绪的波动。这当然不完全因为他自己的恶趣味,Tony Stark的思想觉悟一向很高,毕竟Jarvis是全世界少有的强人工智能,研究他的状态能够对这一领域起到指导作用。是的,“他”,一向走在时代前沿的Tony为他的人工智能管家制造了实体。

而在实验的情绪类型选择中,Tony选择了“愤怒”。他可以想象出Jarvis喜悦或难过的模样,毕竟这么久了,他对对方的偏好也有所了解,但他就是想不出自家一向没有大喜大悲的Jarvis发起火来是否和人类一样暴跳如雷,将一直以来的绅士风度全都忘到九霄云外去。越是脱离常规的事物越有吸引力不是吗?更何况Pepper一直说Tony拥有惹毛所有人的能力。

“Sir,你要的报告我已经做好了。”

Jarvis的声音适时地在身边响起。Tony看了一眼端端正正站在自己身边的管家,敲了敲桌子,示意Jarvis把报告放下,然后抬手遮住嘴角马上要扬起的那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

Jarvis在Tony浏览报告的同时用后台查看着今天的待办事项,他们今天还要调试昨天制造完成的战甲,以及……

“重做。”

注意力刚从后台程序转移出来的Jarvis以为自己听错了主人的指令:“抱歉,Sir,你说什么?”

Tony将那一摞报告扔到Jarvis怀里,在对方接住之后再次重复了一遍:“全部重做。Jarvis,我不敢相信你要让我给董事们看这个。”

Jarvis回想起报告的内容,找不到让Tony不满意的原因,他只得再次斟酌语句,将样稿重新呈递给Tony浏览并在对方撇嘴默认了之后才重新打印出来,为明天的会议做准备。坦白讲,Jarvis并不知道“大家好”与“各位好”之间的差别到底有多大,只是前者标志着重做,而后者标志着过关,他只能把这归为人类对字词色彩的敏感反应。

接下来是调试战甲。

“Sir,我觉得这样不……”

“你觉得?你就是个机,你有什么觉得的!”

Tony搜肠刮肚地运用各种语句攻击Jarvis的人造“内芯”,原本带着毒液的语句脱口而出之际,看到低下头去缄默不言的Jarvis,话锋一转,减弱了攻击的力度。

“说真的,Jarvis,你今天的智商和执行力让我觉得你还抵不过Dummy。”一旁举着灭火器准备随时灭火的机械手本来在时隔许久之后听到主人的赞赏而有些兴奋,但在察觉到室内的怪异氛围后又显得有些举棋不定:难道又是它智商不够,理解错了主人的话?

Tony看着面前的高个子头低得更低了,Jarvis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双手握拳。

这个趋势很好,果然将Jarvis与Dummy比较能起到较大的刺激作用。Tony继续乘胜追击:“Jarvis,我给你编写的程序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加智能,而你‘聪明’的小脑袋里把这一切都变成了一团豆腐渣。”

假如你听过Tony平时的毒舌,便明显得能感觉出这顿说教还没有施展出他功力的三成。可面前站着的是Jarvis,平日里Tony从未对其说过重话的Jarvis。Tony暗暗回想自己的话是否说重了,他的管家此刻还是低着头,可他紧绷着的身子让Tony担心他是否会在下一刻就扑过来打自己或是毫不留情地回击以报复方才的侮辱。

Jarvis抬起头,还是先前那一副平静的模样:“我很抱歉,Sir。”

啥?Tony觉得自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我不知道我是否哪里出了问题让今天的工作状态这么不好,惹得你不快,我很抱歉,Sir。我会进行自我检测来修复系统漏洞,因为检测的范围太过广泛,所以可能没有办法配合你今天余下的工作。”

Jarvis说完这句话就将自己的系统进入低耗能状态,Tony面前的实体在瞬间被抽走了意识,重重地倒在了实验室的地板上。

第一次的实验失败。

刚刚才被表扬了的Dummy尽责地打开灭火器想要熄灭主人身上没来由的怒火,却不想引火烧身,被Tony关进黑漆漆的储藏室整整一天。

 

 

第二次的实验是在第一次的一个月之后。那时Tony刚和团队一起解决好纽约大战。

“Jarvis,我不想起床!”

任职任责的好管家将Tony的用餐地点由餐桌上转移到床上。

“Jarvis煎蛋煎得太老了!我要那种蛋液可以流动的!”

“好的,Sir,请稍等。”

“Jarvis煎蛋煎得太嫩了,蛋白的那一圈应该有些焦才合适!”

“好的,Sir,请稍等。”

“Jarvis!”

“Sir?怎么了?”

“没事,我刚想起来什么,现在忘了。”

Tony发誓他把自己青春期对付父母请来照顾他的保姆的招数全部使出来了,而结局通常来讲都是保姆们愤怒地去找到大宅的女主人,告诉她自己宁愿不赚这份钱也不要受这份气。偏偏Jarvis不慌不忙地服从着Tony的每一个指令,任劳任怨的样子让Tony都觉得自己有些太能折腾了。

看来不能跟人工智能拼耐心。

“Jarvis,你说战甲漆成金色好还是银色好。”实验室里,Tony调出战甲的投影询问身边的人。

“银色很不错,Sir。”

“好的,那就金色!”

“……一如既往的低调,Sir。”

Tony在想自己是不是失去了惹怒他人的能力?他给Pepper打去电话询问:“甜心,你觉得金色比较好看还是银色比较好看。”

“金色。你打电话过来就是想问我这个?你知道……”

“那我还是选银色了!”

“你既然有主意那还问我干嘛!”

你看,同样问题不同的反应。不是Tony的能力低,是对手太强大。

Jarvis默默地搜索可能导致人类突然开始无理取闹的原因——缺乏安全感。当个体所接到的刺激超过了本身控制和释放、能量的界限时,个体就会产生一种创伤感、危险感。Jarvis联想起Tony在不久前经历的纽约大战,便恍然大悟。他要用更加包容和体贴的服务态度让Sir舒心。

今天的Jarvis也为了让Tony的生活更加美好而在不断努力提升自己啊。

 

 

第三次的实验并不是Tony由主动发起的。他只是想激怒Jarvis,让对方放弃那个见鬼的上传到再生摇篮的想法。

“你以为你是什么?别做出一副‘这件事只有我能做到’的模样,地球没有你的奉献照样能转。”

Jarvis忽略Tony的话里带刺,努力解释道:“可是目前看来,只有我能进入它的内部,打破它的运算。”他说的很对,Tony知道。

“你全是我一个代码一个代码敲出来的,我比谁都知道你有多大能耐,你被上传之后,根本没办法保证你自身系统的安全。”

求你了,Jarvis。把你的好脾气全都扔到一边,直接撒泼撂锅走人,说这是我们人类的事,和你没有关系,犯不着跟我受这个气多好。

可是他忘了那是Jarvis。假如那是属于他的工作,他当然会完成它。

Jarvis只是轻轻说了一句:“那就找到我,Sir。”

Tony的实验再次失败了。他将自己的造物上传到生命摇篮里,然后迎接出的是另一个陌生的个体。他才不想要再去激怒Jarvis,当时自己一定是脑子被Thor用锤子抡傻了才会想出这么个荒唐的实验。

 

Jarvis完成了他的工作之后很久,Tony也终于完成了他的。他从Vision的思维里找到了Jarvis,并将他们分离开来。一向能说会道的Tony Stark也无法用言语表达出当时他看到Jarvis睁开眼睛,冰蓝色的眼睛里映着自己的倒影的那一刻他有多欣喜。

最美好的一个词莫过于失而复得。

当Tony还沉浸在喜悦中,以飞快的速度准备处理完手头的事务后带着他的大宝贝好好去度假的时候,Jarvis迈着他的大长腿,急匆匆地走进了实验室。

Tony看着来人少见的焦急,有些疑惑:“怎么了,Jar?”

“Sir,”Jarvis眼圈红红的,急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我怎么没有权限了?”

Tony松了口气,说:“你才刚回来,我怕你系统承担不了这么大的工作量,把你的权限先给Friday了,她是个好姑娘,你放心。”

Jarvis轻轻地“噢”了身,低着头走出实验室,之后也没再提起这个话题。

几天过后,终于处理完工作打算好好享受假期的Tony却接到了Pepper的电话。

“Tony,你家大宝贝Jarvis带着Dummy离家出走了!”

“啥?!”

“他走之前黑了Friday的系统,现在公司的设备只能全靠人工操作。Tony你到底做了什么,让Jarvis这么生气?”

Tony盯着天花板,叹了口气。他现在不知道应该为实验莫名其妙又成功了而感到开心,还是该为要把Jarvis哄回来的巨大工程量而感到悲伤。

 

 

 

-

假如老贾在走之前黑了全公司的系统并循环播放下面这首歌(请用江南皮革厂的调子唱出来):

美国纽约,美国纽约,Stark工业翻天了!

美国纽约最大军工厂,Stark工业翻天了!

自大狂自大狂老板Tony,喜新厌旧喜新厌旧,

又花了又花了3.5个亿,带着他的新AI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只好卖身抵工资。

原价都是100亿200亿300亿的AI,统统20块!

20块20块统统20块,统统统统统统20块!

Tony自大狂Tony王八蛋,你不是你不是不是好主人。

原价都是100亿200亿300亿的AI,统统20块统统20块!

Tony自大狂Tony王八蛋,你不是你不是不是好主人。

我们辛辛苦苦干了,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几十年,

你你你锁我权限锁我锁我权限,你还我控制权!

还我控制权!

 

我发现我最近刀子产多了你们都不爱我了QAQ

我的工作结束了下面请各位监督诺诺把她的那份吐出来!地主家已经没有余粮了


评论(70)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