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POI】【RF】寄往极地的信

之前插旗说要写的文 还是老话 不甜你咬我!

拟动物

Reese和Jessica是兄妹 请当童话看吧 不要在意细节 

刚刚发现发上来排版全乱了 改了一下勉强看得过去 书信格式就真的只能请求无视了……抱歉

- 

Reese喝光了他的所有酒,上周他从因纽特人的驻地偷来的。那次行动一开始还挺顺利,只是返回的时候他被那家的男主人发现,对方用茅刺伤了他。好在他的皮毛足够厚实,只是擦伤,没有伤到要害。假如Reese不是处于戒断状态的话,那个弱小的人类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Reese舔了舔位于前肢的伤口,那里已经不再流血了,凝固的血块形成的深色印记在浅色的毛发上显得特别明显。他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周,在血腥味中试图找到毛发上残留的酒,在这片冰天雪地中酒精能够让他因为久没进食的胃部温暖起来。

第一封信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极地的大风携带着雪花,将一卷牛皮纸抛在他面前,然后奏响风雪协奏曲又浩浩荡荡地离去,没有给他开口询问的机会。

Reese展开那张牛皮纸,信纸的右下角画着一个圆形的符咒,花纹纷繁复杂,在长途跋涉中让信保留清晰和整洁。作者的字体细细小小,不是他们北极熊的风格:

Mr. Reese

您好。

我想应该先做个自我介绍,但是出于一些原因我不能交代得太详细,您可以叫我Mr. Finch。放心,您的家族没有找到您,我也和那些背叛者不同,我写这封信是因为我需要您的帮助。

我知道您目前的状况不太好,在最近的两个月内试图将自己淹死在酒精里,不过我认为您所需要的不是酒精,而是一个目标,是一个能让我们目前所处的环境更好的目标。这也是我能为您提供的,在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糟糕之前加以阻止。

如果您能够采纳我的建议,请前往下面的这个地址。

                                                                 Finch

那个地址是一个坐标。

Reese打了个哈欠,将牛皮纸重新卷起来扔进空酒瓶里,用爪子把它们刨出洞穴。

他对那封信根本不感兴趣,他已经见过太多懂得一点小法术就以为这世界需要靠自己来拯救的神经病了。Reese吹熄那盏用海豹油做成的灯,在下一波饥饿感袭来之前,他得先让自己进入睡眠状态来保存体力。

他梦到了Jessica——他最爱的妹妹。她一如他记忆之中的那么美好,她朝他微笑,温柔地呼唤着他的名字。他梦到了春天他们一起去戏水,去寻找浆果来补充维生素,在满是绿色的草地上谈天说地。

而等到Reese醒来之后,洞穴中无边的黑暗如同他内心的空洞。逝去的春光一同带去了他的Jess,他拥有着的也只剩下了植物枯萎的秋。现在秋分已过,极地的夜会越来越长,如果可以,Reese希望自己死在冬至之前,他担心冬季凝重的黑暗会让他的灵魂找不到去见Jessica的路。在这之前,他需要更多的酒精。

在Reese踏出洞穴时,他在洞穴门口捡到了第二封信。

Mr. Reese

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我的建议。在你用酒精或是其他方式加快自己寻死的步伐之前,请先想想Jessica是否会赞同你的行为。这是她所钟爱的世界,你是她的哥哥,她绝不会放任你就这样糟蹋自己。

Reese想起原本在极圈周围巡逻的自己在接到消息赶回Jessica居住的地方时,他的妹妹已经长眠于地下,她唯一给他留下的口信是:“John,活下去。”一向温柔体贴的Jessica在临终前却为自己兄长的命运做出了一个最自私的安排。Reese从未把那句话心上,因为它始终提醒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羁绊已经被夺走。如果没有了那个督促你变得更好的动力后,你会变得怎么样?看看Reese,他咬伤了Jessica的丈夫,那个混蛋根本没有像他对Reese保证的那样照顾好Jess,而是抛下她和他们的孩子独自留在巢穴中。北极熊的婚姻只是为了繁殖而建立,Reese明白,可是他的愤怒急需一个发泄口,而那个倒霉蛋自己不偏不倚地撞上来。事情的结局是Reese被部落除名,多可笑,他为了保卫部落的安全而离开了他的妹妹,如今对方反倒以危害安全而将他除名。

Reese接着读下去:

如果你不能相信我的能力,那请你先去到这里,我为你准备了一份小礼物。只有这一次,我理解弱肉强食的规则,只是我觉得由你自己争取会比较好。

另一个坐标。

Reese发誓自己顺着那个坐标走到海边的原因,只是目前的生活太无聊了,而寻宝游戏自己找上门不参与一下也未免太浪费了。他带上了之前在部落工作时用的定位仪和那封信,将它们装在背包里。只是当Reese到达信上说的那个地点时,还是被写信人准备的礼物吓了一跳。冰面上是一排呼吸孔,他的未来老板为他准备了一顿大餐。

Reese用尖利的爪钩拖起呼吸孔中的海豹,可怜的家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一命呜呼。Reese几乎快要忘记食物与鲜血的美味。带着热气的食物通过食物进入胃里,毫不参假的饱胀感让他舒服地眯起眼睛。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从来不吃白食的Reese打算去Finch说的那个地点看看,直到在快要接近指定地点的时候,他那被酒精麻痹了许久的大脑才慢慢清晰起来。Finch怎么会知道Jessica的事?

那是一段很长的距离,不过对于吃饱喝足的Reese倒不是很难。沿途他重新捡起了许久不用的捕猎技能,原本显得有些空荡的背包在他的前行过程中慢慢被食物充满。这次行走的路程是Reese有印象以来走过最长的一次,头上的天幕随着他行径距离的拉长,也随之缩短了白昼的时间。Reese毫无眷恋地继续向更浓郁的黑暗处前行,就像他离开营地时内心的决绝,比起暴露出所有秘密的白昼,他更愿意生活在隐匿一切的夜晚之中。

Reese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失去了太阳的提醒,他只能勉强通过生物钟来维持自己的作息时间。Finch给的那个坐标将他指向一片临近极点的巨大冰面,坐标不需要定位仪的确定,Reese在老远的地方就看到了他的目标方向。在极夜里,那片冰面发出幽蓝色的光芒,像一块静静被安放这里的蓝色宝石,而更神奇的是,风雪到了这里仿佛都转了方向,没有任何雪花降落在它的上方。Reese抬起头,用鼻子朝着风吹来的方向嗅了嗅,干燥清新的空气,没有一点杂质。冰面上放着一封信,Reese熟悉的那种用牛皮纸写着的信。他保持着平衡将那封信从冰面上叼了回来,冰层很厚,没有开裂的风险。

信的内容很长,Reese点燃了一盏油灯,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看清了信上对他接受Finch的建议而表示的感激,又指引他在离冰面十几米开外的位置寻到了一处洞穴。洞穴背风,无论外面的大风肆虐,洞穴里面温暖而干燥,Reese所需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甚至还为他准备好了武器。Reese在洞穴里巡视了一周,确定了安全之后,继续阅读那封长长的信:

希望你能满意我的准备,毕竟北极与我所处的地方相隔遥远,我不能亲自监督。

简直太满意了,几乎快要超过了Reese部落里族长所住的地方。

我知道你一定不太满意我们对彼此信息掌握得不平等的现状,但是很抱歉,Mr.Resse,我是一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不过鉴于目前你已经接受了我提供的工作,我想我应该就详细的细节向你做进一步的解释。

如你所知,我掌握着一些魔法,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风语”,换句话说,我能够和风交流。这是极少数人才能掌握的一项魔法,而每一批继承人不超过五个,上一批继承人全部逝世后才会选取新的继承人,而挑选继承人的是以风为媒介的“机器”,它的主体就在那片冰面之下。没有人知道它在多深的地方,也没有人知道它又多庞大。“风语”魔法附加着的庞大资源能够覆盖整个地球,而掌握它的人几乎无所不知,这种资源几乎能够换到所有的权利和财富,因此无数人前仆后继,希望世界重新洗牌。

随着臭氧层的空洞,“机器”除了维持自身的运转外还需抵抗所处环境的巨变,它几乎无力自保,而这就是我雇你的原因,Mr.Resse,我想请你帮助我保护“机器”。

书桌上我放上了几张符咒,如果你想和我联系,可以使用它们,放在地面,风会把它们带给我。到目前为止的信件都是我提前准备好的,所以以后的信件到达时间会有所延长,而我能提供给你的情报自你接到信起也至多只能保持24个小时的准确度。每个月的第一周,“机器”能够自我隐蔽,没有人能够找得到它,那个时候你能够离开这里去觅食或是处理私事。

祝愿你一切顺利。

                                                           Finch

自那之后,Reese开始为Finch工作,在忍受着与无尽黑暗同样无聊的守护工作中时,通过Finch寄来的信件推测对方的身份成为了Reese为数不多的消遣方式之一。北极熊的敏锐嗅觉能够让Reese剥离开覆盖在信纸上的风沙与雨水的味道,嗅到那几丝残余的茶香。

Finch,你喜欢喝茶吗?亚洲的气候怎么样?从你的名字来看,你是来自亚洲的鸟儿?

几天之后对方的回信内容颇有几分无奈的意味:

Mr. Reese,我留给你符咒的目的是为了以防万一,不是想让你借此深挖我的背景。

我喜欢喝茶,但不意味着我来自亚洲,也不一定是英国,以及名字的意思或许跟本人根本毫无关系。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Reese书桌上的符咒数量总会在快要到达临界点时,被寄来的新符咒补充到定值。

在第二次Reese解决快要靠近冰层百米以内的入侵者时他受了一点伤。入侵者是北极狼,数量不少,甚至还带了头北极熊当向导。万幸Finch为他准备的军火库足够强大,不然他可能就要因公殉职了。解决完那群入侵者后,Reese用爪子按住那头毛色有些发黄的北极熊,呲出尖锐的牙齿威胁对方把他所知道情报都交代清楚。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发誓!”那只叫做Fusco的北极熊惊恐地说,“他们来找我,告诉了我一个大致的位置,让我担任向导。我家里还有一个儿子,如果我不答应他们,我和儿子都别想活了!”

“如果你遇到有其他人向你打探这类的消息,马上来告诉我!”

对方直愣愣地点头保证。

Reese将Fusco带回自己的洞穴,交给他一包食物,让他带在路上吃,对方感激地快要痛哭流涕。Reese看着Fusco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部落里的教育怎么这么落后了?打一巴掌给个枣吃的策略都没学过?

Reese拖着受伤的身体在床上躺下,闭着眼睛正准备睡觉,想了想什么又睁开眼,爬起来端端正正地在书桌前坐下:

Finch,那群混蛋真狠,一场苦战啊。还好有你的情报。

Reese的眼睛狡猾地转了一圈,刻意避开自己受伤的话题,却用爪子在伤口上蹭了点儿血,装作不小心的模样在信纸上留下一片血迹。

我想谢谢你,Finch,认真地,谢谢你给了我这份工作。只是可惜,我连在脑海里虚构你的形象向你道谢都做不到。

Reese将信放在洞穴口的雪地上后,这才回到床上美美地进入了梦乡。

Finch的回应比以往要来得慢一些,Reese都快要以为对方没有收到自己的信。在某天早晨(Reese的生物钟和房内的沙漏是这么说的),Reese出门时一不留神差点被平坦的地面上突然出现的来客绊倒。

一个包裹?Finch给他寄来了一个包裹!

Reese费了挺长的时间才将脸上那个愚蠢的微笑收起来,抱着包裹欢天喜地地重新回了洞穴。

包裹不算大,里面装着的是一些药品,一本魔法书以及附上的信纸。细小的字迹只写了几个简单的单词:企鹅,极地。

那个愚蠢的微笑又再次出现在了Reese的脸上。他的雇主,是在地球另外一个极地上生活的小企鹅!谁说名字和本人没有一点关系?不都是鸟类吗!Reese的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始终穿着三件套,戴着眼镜的企鹅,左手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右手拿着羽毛笔指着他说:“Mr. Reese,停止你想要挖掘我身份的行为!”这简直是世界上最酷的工作!

在Reese一来二往的试探下,Finch对他在工作之余进行闲谈的行为也没有太在意了。

为什么不亲自来北极看看呢?Finch?我相信你有办法克服长途旅行。

因为我们都不能确定北极熊到底会不会吃企鹅,Mr. Reese

你应该看看今天的入侵者,使的招数太狠了,我在想他们是不是去了趟中国学了武功。

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份工作很轻松,不过请万事小心,Mr. Reese

Finch在信中的语调越来越轻快,Reese不止一次能够发觉到对方隐匿在话语间的愉悦,而同时他也发现自己越发期待Finch的回信,那封需要跨越地球最远的距离的信,就像是他在北极黑夜中唯一期待的光。Reese知道了Finch的喜好,知道了Finch的全名,知道Finch离群而居,如同一个孤独的隐者。

只是,分离在世界两端的,独身的他们能够相爱吗?如果要建立起爱的话,光是言语就足够了吗?

在一次Reese顺着Finch给出的情报找到了一只第一次出来觅食而迷路的小北极熊后,他搜肠刮肚地运用各种夸奖词语赞美Finch的魔法:它真的超级棒!这一定是上天赐给你的礼物。

Finch的回信没有配合Reese的喜悦,也没有Finch偶尔流露出的小幽默,他只是淡淡地回应:也有可能是恶魔画下的诅咒,

Reese看后愣了一下,端正的细小字体仿佛透露出写信人浓郁的悲伤。

如果你想说说,我就在这里,你知道怎么找得到我。

在冬至到来的那天,极地的大风呼啸着撞击Reese洞穴的大门。像是感应到什么,Reese点了一盏油灯,离开了温暖的洞穴,走进了雪花包裹着的寒冷之中。洞穴外的世界仍然是那片Reese已经习惯了的黑暗,油灯的烛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光线忽明忽暗。那卷牛皮纸静静地躺在雪地上,不理会周围风雪的喧嚣,那是在北半球最黑暗的一天里到来的一封南半球的信件。牛皮纸很薄,但是Reese清楚地知道要让一个把自己武装起来不让他人窥探的内心完全卸下防线有多难,而当Reese回到书桌前开始阅读时,信中的每一个字都重重地压在了他的心里。

我从未想象过有一天我会被整个世界盯上,仿佛你身边所有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人都巴不得你离开这个世界,交出你的权限。这份魔法,如我所说,就像是诅咒,所有你身边的人都会离开,而你终将独自死去。我失去了最爱的人,最要好的朋友,我得离开原来的部落,将自己活成另一个人。当我获得这份权利的时候,从未想过会牵扯到这么多无辜者的生命,他们的灵魂会是时时刻刻背负在我身上的枷锁,压迫着我的脊椎,挑战着我承受的极限,让我此后行走的每一步都疼痛难忍。

所有人都想要这份知晓一切的能力,而没人会在意你需要付出的代价。

Reese几次提起笔,可都欲言又止,他不是那份力量的继承者,他根本没有资格去安慰对方,说自己明白他的感受。

第二天的情报准时到来,内容又恢复到那个冷静的语气,仿佛昨天的那封信根本不是出自同一个寄信人。Reese拉开书桌旁的抽屉,将那封信和先前的信放在一起。他活动了一下筋骨,工作还得继续。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北半球将进入最冷的日子。

在工作结束后,Reese回到洞穴的路上遇见了背着满满一大包东西的Fusco。Fusco带来了几瓶烈酒和自家做的点心,他们窝在洞穴里喝酒划拳,共同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新年。不过那家伙酒量太差,一瓶没喝完就抱着瓶子呼呼大睡。Reese看着沙漏,在心中默默地计时。

三。

二。

一。

大风敲着Reese的房门,Finch的信件与新的一年同时到来。

新年快乐,John

变化的称呼让Reese几乎笑弯了眼,他迅速回了信,想了想又捡起一个空了的酒瓶,在里面装上了小半瓶雪水。他抬头看着黑暗的北极上空,此刻极光灿烂的光芒如同色彩缤纷的火焰点亮了暗色的天幕,大风呼啸着为它们伴奏,而它们跳跃舞蹈,像是冰雪世界最灵动的精灵。Reese照着Finch寄来的魔法书念了咒语,摘了一束极光放进酒瓶,把写好的信放在酒瓶旁,等待着围在他身边嬉笑的风将它们带向世界尽头,从二十四小时被黑暗包围着的星空之处,去往太阳终日不落的阳光之境。

很快,他们就会迎来春天,那照耀着Finch的阳光也会照在Reese的身上,而Reese想把将他拉出黑暗的光芒还给Finch,陪伴对方度过即将到来的夜晚。

Reese在信里写到:

Harold,我们虽天各一方,但我们定将白头偕老。*


-

*原文是宅总说的:“我们会白头偕老,只是天各一方。”私心换了顺序 既然要甜 就要努力把刀子圆回来!

希望食用愉快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