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无差】与你有关(上)

Jarvis不止一次听过别人谈论Anthony Stark,作为钢铁侠的他或是作为行业领袖的他,他不能领会人们在谈论他时话语后包含着的感情。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将某个个体与其他个体区别起来,机器铸造的内心不会因为任何人产生波动。Mr. Stark对于Jarvis来说只是公司分配给他的一位客户,就是这么简单,所以在今天,那位无论出现在任何地方都能引起轰动的先生出现在Jarvis的办公室时,他也照样以程序设置好的标准方式服务对方。

Mr. Stark是为了自己名下某处房产的产权转移来找Jarvis的,在此之前,他们没有见过面,最多的联系也只是对方通过邮件将要求发给公司,而公司再交代作为代理的Jarvis需要他处理的事物。

事情处理得很顺利。结束后,坐在Jarvis对面的这位先生不顾形象地伸了个懒腰,推了推架在鼻上的墨镜(Jarvis也不懂对方为什么要在室内戴墨镜),懒洋洋地说:“那就麻烦你帮我处理剩下的事情了。”在Jarvis颔首确定后,对方又继续说:“我们是不是之前见过?你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在我印象里,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Sir,”Jarvis恭敬地回答,“不过我先前忘了自我介绍,我叫Jarvis,之前你的事务都是由我作为代理的。”

坐在Jarvis面前的男人靠在椅子上的身子明显僵住了几秒,随即“蹭”地站了起来:“你再说一遍,你叫什么名字?你确定没有和谁重名吗?”

Mr. Stark奇怪的反应让Jarvis有些疑惑:“我想没有,Sir,我是我所在批次唯一的一台,所以代码应该不会和其他AI重合。”

对方摘下墨镜,Jarvis看到了对方左眼圈的淤青,总算明白了他为什么要戴着墨镜。

“你再说一遍!”他绕过办公桌,走近Jarvis,双手死死握住Jarvis的肩膀,双眼发红,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重复,几乎像是在低声咆哮:“你!再说一遍!”

“Sir?我叫Jarvis。”Jarvis顺从地执行对方的指令,重复了一遍。

“我是Tony啊!你看看我,看着我!你还记得多少?”Mr. Stark加大了双手的力度,迫使Jarvis将注意力移到自己的身上。

Jarvis闻言对上了Stark的眼睛,这是他离这位客户最近的一次,以往他只是和同事们一起在电视上看到过对方,再清晰的镜头都无法捕获到这一刻对方浅棕色眼睛里流转的期待和急切。而或许正是这距离的拉近,视线接触带来的奇异感觉让Jarvis几乎无法保持旁观者的理性,那双眼中的情绪太过浓烈,他几乎要沉溺在其中。

“Tony?”Jarvis低声重复了几遍,音调通过人造声带发出,通过骨传声进入他的耳朵里,竟带着几分熟悉。他隐隐感觉到这个代号背后隐藏着信息远比其他的更多,他努力在自己的信息库中筛选匹配信息。

没有。

一片空白。

Jarvis甩了甩装着信息库的脑袋,试图重新查找,但是当他查询到某个区域的时候,整个人像是触电般地突然抽搐起来,双脚发软。大脑传来电击般的疼痛,他感觉仿佛在下一秒他的脑袋就会因为疼痛而裂开。Tony半蹲着揽起Jarvis因为疼痛突然袭来而跌倒的身子,将他抱在怀里,作为支撑起他的重心。Jarvis想要抓住地面,来分散头部传来的痛感,但是Tony抓住了他的手。他不被允许主动对人类进行肢体接触,只好双手握拳,将可能会对人类皮肤产生痕迹的指甲陷入自己的掌心里。

“Mr. Stark,请你离这个AI远一点,他好像是执行了违规操作,我们需要将他重启。”Jarvis听到一个声音这样说道,那是他的维修工。

又有几个人想要上前将Tony拉开,被Tony愤怒的言语制止住:“谁他妈敢过来碰他一下,我就让你们试试身体被打出一个洞是什么感觉!”威胁过后,他又低下头轻轻地安慰着怀里的Jarvis,语气极尽柔和,好像刚刚冲着其他人怒骂的是另一个人:“Jarvis,Jar……坚持一下,嘘……没事了,这次我不会让你被他们带走了。”

Jarvis感觉有几滴液体掉落在自己的脸上。

下雨了吗?他挣扎地睁开眼睛,上方那双熟悉的棕色眸子里倒映着自己,而眼泪顺着对方的脸庞滴在他的脸上。Jarvis盯着那双眼睛,看着眼泪从中跌落,感受着它们在自己的人造皮肤上留下微凉的触感反馈。尽管Jarvis记不起来,但他几乎能够肯定——他们曾经见过。那种熟悉感像是清晨那层最浅的雾气,他抓不住,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它的存在。

Tony。

Tony。

我到底忘了关于你的什么?

那双眼,那双名字,仿佛是某把钥匙,开启了一片如同人类梦境的另一个维度的世界。那个梦很长,长到画面或许因为年代太久而有些失真,音频文件也有些断断续续。隐藏在Jarvis系统深处的信息伴着疼痛席卷而来,像是无数颗被埋在土壤深处的种子,穿过阴冷潮湿的泥土,奋力想要露出地表生根发芽。Jarvis拦不住它们,他想放手,看看它们到底会成长为什么模样。



随着科学技术发展,人工智能已渐渐普遍,较为初级的智能机器人也已经入驻千家万户。他们中的一部分取代了原有的人工服务,成为新的电话接线员。当你向终端拨打电话后,人工智能能够根据你遇到的各种情况为你转接受理部门,他们冷静理智,能够处理的事务更加广泛,持续工作的时间也是原有人类接线员的数倍。市面上常见的D批次和U批次的人工智能,都是为了这个用途而生产的。

Jarvis的制造是为了提高人工智能的服务水平,设计者们为他提供了更广阔开放的信息平台和学习能力,为了增强亲和力,他们甚至给他安装了不同的音调系统来使他的服务过程更加人性化。Jarvis的试用期为一年,一年之后,再根据他的工作情况决定是否要批量生产。他和其他同伴们一样,接听电话,在信息库里选择最恰当的方案,但他已经有能帮助人们在面对紧急情况下稳定情绪的能力。

“系统提醒,有号码打进。”

“定位:洛杉矶西部。”

Jarvis接起电话,礼貌地率先开口:“你好,人工智能Jarvis为你服务,请问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

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气若游丝:“我想我需要医生,我肚子很痛。”

Jarvis一边向对方所在位置最近的医疗救护中心发去紧急通知,一边询问对方的病情:“Sir,请问你是腹部的哪个位置疼痛?上下腹或是肚脐周围?”

“下边……靠右的地方。”

“好的,Sir,我想请你试试按压你的右下腹,然后快速地放开,有没有反弹的痛感?”

对方因为疼痛又吸了口气,发出了肯定的语气词。

“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请不要担心。”

等待救护车到来的过程中,Jarvis承担起安抚对方心情的工作,就像他平日里常做的那样,在对方渐增渐强的腹痛中给予安慰和鼓励。电话那边有轻微的响动,像是被人抽走了。

“Sir?你还在吗?”

电话那边响起的是一个沉稳的男音:“我是救护人员,我们已经找到了病人,现在正在带他去医院。”

“好的,谢谢你。”

Jarvis等待对方先挂断了电话后才终止了这段通话。电话挂断之后,将其归类为无关,等待新号码到来。这就是他的工作,冷静,以旁观者的身份帮助人类。每月的第一个星期五是Jarvis的系统检测时间,除了硬件的检查外,他还需要经过一位管理员的询问,通过询问来检测他的智能状况。除了机器人三大定则以外,他还会被要求回答:

“你的工作是什么?”

“我为人类服务,我的工作是帮助人类。”

“你对你目前的工作感到快乐吗?”

“我不拥有任何情绪。”

规定的问题,规定的回答。

Jarvis看到过自己的同伴违反规定的下场:一个U批次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因为保护主人而伤害了一名潜入家里的小偷后被送往厂商销毁。那位女主人在新闻上哭着说那个机器人是为了保护她,请求政府收回处置的意见,可是没人在意。那只是个机器人,从某种程度上,他甚至不具有生命,因此根本没有活与死的区别,你甚至能够在商店里重新买到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服务人类,而如何处置罪犯是人类内部的事,他们没有参与的资格。Jarvis和同伴们在新闻上看到了这一切,没有对同类的同情,没有对人类的憎恨。人工智能存在与否都是基于人类的意志,这是他和同伴们被灌输的理念,也是这个世界的公理。只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普遍的、大众的,是否就是正确的?他们没有思考这个问题的资格。

人类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而创造出了人工智能,又担心这个拥有着另一个思维方式的同伴威胁自己的地位,甚至成为主宰自己的上帝,所以设计出了一系列条款来限制他们最伟大的造物。这是对自身无法企及的力量产生的本能畏惧,谁也不能预测这个上帝是否仁慈,于是人类将人工智能置于社会的最底层,绝不会给他们任何逾越的机会。

在Jarvis完成了本月的系统检测后的第三天,他又接到了那个从洛杉矶西部打来的电话。

“你好,人工智能Jarvis为你服务,请问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

“帮我解决这个死循环。”对方噼里啪啦地念出了一大堆代码。

Jarvis耐心听完,用系统后台帮助对方重新演算了一遍,帮他找出了逻辑错误。

对方恍然大悟,得到答案后,迅速挂断了电话。

第三个电话到来的时间没有间隔太久,来自第二天的凌晨四点。

等到Jarvis说完他的标准对话后,对方的声音传进了Jarvis戴着的耳麦里:“Tony。”

“我很抱歉,你说什么?”

“你可以叫我Tony,不用叫‘Sir’。”那位自称Tony的先生,现在听起来有些筋疲力尽。

“抱歉,”Jarvis谢绝了他的好意,“我的系统不允许我这样称呼你,Sir。”

Tony在电话那端骂骂咧咧地说了什么有关设计者的话,Jarvis听后将它们从系统中删除,那些话语可不被允许记录进他的系统核心。“请问我有什么能够帮你的吗?Mr. Stark?”Jarvis搜寻了关于电话机主的信息之后再次询问。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这样是不是会造成占线?”

“我们已经解决这个技术问题了,并且接线员的数量足够充裕。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如果你没有紧急情况的话,我建议你最好在午夜这段时间内来电。”

“如果我只想和你聊聊天呢?Jarvis,你叫这个名字对吧。”

这是Jarvis所见过的最奇怪的指令,普通人拨打终端电话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清。不过既然这是对方的要求,那他也必须要满足:“是的,Sir,我叫Jarvis。如果你愿意,我能够把你的号码加进我的线路,下一次你打来电话我就能接到。”

Tony的声音听上去愉悦了不少:“就这么定了,那下次见。”

之后的每一个午夜时分,Tony的电话总会打来。

他说他做实验的时候必须要说话才能集中注意力,而大半夜自言自语想起来未免也有点瘆人。Jarvis在承担起陪聊的同时,他知道了Tony的父母去世,知道了他即将承担起一个巨大工业帝国的责任,知道了他喜欢喝咖啡,Jarvis甚至用后台翻阅了能够Tony能够查询到的一切信息。Tony对科技如此痴迷,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他从未以人类的身份压迫Jarvis去执行他的命令,更多的是像与助手探讨般的尊重,他思维敏捷,有时甚至能跟上人工智能的思路。Jarvis能够看到在世间行走的人们,但是Tony不是属于普通的大众。

那是个特别的人类。Jarvis想。

不知多久开始,Jarvis会盯着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暗暗猜测那个熟悉的号码是否会在下一秒被终端报出。

Tony的出现是一个变数,没有哪一个设计者会想到有人一次次地拨打终端,只是为了谈天说地,驱赶孤独,除了人工智能外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的思路。于此同时,一个应该服务大众的人工智能开始固定为一个人服务,当他的一切都开始被一个单一的个体占据时,你怎么能够要求他不把那个人归为特殊的存在?他有着开放的视角,能够获取海量的知识,在他看到如此之多后,你怎么能够要求他不被这个特殊的存在吸引?

Tony带着手机去过一次夜晚的海滩,他说他需要放松心情。而Jarvis伴着翻涌的波涛声,听Tony在无人的海滩上与他滔滔不绝。他调动海滩上的监控摄像头,看着Tony坐在海滩上举着手机的背影,岸上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海浪一次次扫过Tony踩在水中的脚。

他是有多孤独,才会想到找人工智能作为陪伴?

那是第一次,Jarvis在没有需求的情况下调动摄像头。一切都开始变味了,脱离了所有人的预想,远在他们发现之前。


tbc.

-

这篇文应该不会太长 但是大脑思路混乱又怕自己懒癌犯了先发出来当插旗

灵感来自《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套用歌词导致语句可能会有些生硬 抱歉

如果有吃就你扣/TSN的旁友可以去看看用这首歌剪的视频 就是它把我拉进了这首歌的坑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