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森林里的故事

七夕贺文 全员拟动物

 -

Tony叼着刚刚捕获的鱼,站在原地迎着风抽了抽鼻子,空气中已经混杂上了泥土潮湿的气息,大风拉扯着树枝用力地摇晃。紫貂先生抖了抖沾满水珠的皮毛,朝着自己巢穴的方向一路小跑,想要赶在大雨之前回到家。

当他跑进森林后,敏锐的听觉捕捉到身后不属于他的一串脚步声,Tony又往前跑了几步,冷不丁地停下了动作,尾随者毫无防备地撞上了Tony的背,被弹出去半米远。Tony转身就看着一个满身泥浆的小怪物坐在地上,唯一没被泥水遮住的大眼睛盯着Tony,满是不解,像在疑惑他为什么突然停下。

“喂,你哪来的?别跟着我了!”

Tony咬着嘴里的鱼,含含糊糊地说完后,迈开步子继续往家走。在离家五十米左右,他这才停下来再次驱赶锲而不舍的尾随者。

“你到底要干嘛?”Tony放下嘴里的鱼,“要吃的?拿去,别跟着我了。”

小怪物前进了几步,张嘴像学Tony那样叼着鱼,但是他刚冒尖的牙齿没办法穿过鱼的鳞片。小怪物又用爪子扒拉了半天,还是毫无办法,抬头想要寻求帮助时,发现Tony已经继续向前赶路了。他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鱼,又看了看Tony越走越远的身影,有些进退两难,趴在原地张嘴发出呜呜声,声音极尽委屈,在森林里回荡开来后又尽数钻进了Tony的耳朵里。Tony叹了口气,回头看着那只小怪物趴着的落寞身影,暗骂自己多余的同情心,原路返回,叼起那条鱼后甩着尾巴示意对方跟上。小怪物一跃而起,在Tony身后跌跌撞撞地追上,尾巴在身后欢快地甩来甩去,一扫方才的落寞。

从天而降的大雨在被森林中的参天大树们拦截,落在他们身上时,雨势已经减弱了不少,可是归家心切的紫貂先生还是又一次弄湿了自己一身柔顺的皮毛。在进到自己的树洞前,Tony看了看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对方正在用舌头想要舔到落在鼻子上的雨滴——雨水洗净了小怪物满身的泥浆,露出了赤色的披毛和腹部的灰白毛发,这下可不是小怪物了,是一只继承了其种族传统品德的小狐狸。

Tony进了树洞,洞内温暖干燥的环境让他舒服地叹了口气。他用毛巾先擦干了自己,又找了另外一条干净的,将那个忙着在地板上留下泥脚印的小东西拎过来好好整理了一下。等到一切都处理完毕,对方已经靠着Tony温暖的怀抱里睡了过去。

夜半,Tony睡得正香,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他身边动来动去,扰得他睡不安宁。Tony睁开眼,正好对上对方那双在黑夜中亮得放光的眼睛,他差点都快忘记狐狸是昼伏夜出的动物。

“仓库在左边第一间,饿了自己去找吃的。”Tony挣扎着说完这句话,又重新栽回梦里去。等到仓库方向传来一声玻璃制品被打翻的破碎声后,他这才确定自己肯定是睡不着了。

Tony将那只小东西取名为Jarvis。在选择对方叫自己的称呼上,他又纠结了半天,没有选择“Daddy”而是让对方叫自己“Sir”。一只紫貂爸爸带着一只狐狸儿子,这种怪异的搭配估计也只有隔壁镇上那只买面的鸭子和他的熊猫儿子可以与之相比。

扭腰森林里最年轻有为的钻石貂老五突然变得安分守己,不去和姑娘们灯红酒绿,也不再和原来的好友开怀畅饮,除了偶尔到自家的产业去巡视一下,其余时间就带着Jarvis学习各种捕猎技巧和动物知识。黑熊警长Rhodes听到传言后回想一下自己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Tony了,抽了个放假的时间驱车前往Tony的住处想一探究竟,在亲眼见证了之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得了家族遗传病,真成了“熊瞎子”。

Tony对森林里的传言一点都不知情,他忙着教Jarvis读书写字,用他们家特有的教育方式。狐狸种族自带的智商加上Tony特别的教育方法,Jarvis学习能力提高得很快,不过或许更有作用的是Tony一天到晚“你如果再这么笨下去,我就把你捐给动物园”的威胁。

Jarvis的智商蹭蹭往上涨,与之同步的还有他的身长。

狐狸的成熟期来得比Tony预想得还快,原本那只不会说话只会“哇啦哇啦”乱叫的小狐狸变成了一只尾巴轻轻一甩就能掀翻Tony放在桌上东西的大狐狸。幼崽阶段,Tony说一对方不敢说二,天天甩着尾巴跟在Tony背后傻兮兮地笑,一进入成熟期就像转了性子,铁青着脸叼着Tony颈部的软毛逼着他赶紧上床睡觉。

Tony对这种现象表示十分不满,每次Jarvis把他从实验室里拖出来扔进卧室时,Tony总会全身炸毛,大叫:“Jarvis你要翻天了!你怎么不想想我是怎么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的!”

“Sir,你就带了我三个月。”

“你们族群不都是六个月就能够独立生活了吗?那你怎么还没走?”

Jarvis用爪子慢慢顺着Tony的毛:“如果你想让我搬出去的话。”

Tony抱着狐狸大大的尾巴盖住自己,那可比棉被要温暖多了:“你敢,小没良心的。”他骂骂咧咧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淹没在了席卷而来的困意中。

Jarvis用湿漉漉的鼻子蹭了蹭Tony的耳朵:“我哪儿也不去,Sir。”

抱怨是抱怨,Tony对这个捡回来的狐狸还是用了心去疼的。他托人买了瓶窖藏多年的蜂蜜酒,打算在冬季来临的时候和Jarvis一起喝。那个时候房间里会被柴火烧得暖烘烘的,一杯蜂蜜酒下肚,和Jarvis一起迎接冬季的第一场雪。

“那个家伙还没有见过雪,指不定多激动呢。”想到这里,Tony心里就美滋滋的。

他将蜂蜜酒藏在树洞旁的第五棵树上,狐狸不会爬树,Tony一点都不用担心自己准备的惊喜是否会被提前发现。他每隔两天会在Jarvis睡觉的白天偷偷溜出去,看看蜂蜜酒,闻闻它清甜的香气。

可是等他第三次爬上那棵树上去查看时,发现蜂蜜酒少了一小半。Tony以为是自己记错了,等到第四次来看的时候发现酒已经只剩一半了。Tony气得全身炸了毛,连尾巴上的都竖了起来。他告诉Jarvis自己要去公司听报告,第二天趴在一旁的树上盯着对面装着蜂蜜酒的罐子,等着小偷的到来。

在Tony无聊得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敏捷地爬上了对面的树,直奔放着蜂蜜酒的方向。

“小偷!”Tony大声一喝,跳上对面的树杈,向那个黑色的身影扑过去。待到Tony看清那个身影的模样后,他有些吃惊:“Bucky?”

Tony的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与这只浣熊相关的信息。上个月兔子家的萝卜遭到外来物种的入侵,因为没有天敌所以森林局成立了一个小队叫“复仇者联盟”,召集了一群有能力的动物对抗那只外来物种Loki的入侵,这个行动被称为“保卫萝卜大战”,这次行动以Loki被他哥哥Thor带回了他们的栖息地而告终。Tony也是小队的一员,而他的队友中有一位叫Steve,原本是一只仓鼠,在数年前森林的一场保卫战被注射了超级血清,身体强壮了四倍,变成了一只天竺鼠,每天都拿着照片对Tony念叨他那被敌方九头蛇带走的战友Bucky,说自己一定要找到他。看了那张照片太多次,Tony绝对不会认错。

长着黑眼圈的浣熊抬头看着扑在自己背上的Tony,冷冷地开口:“谁他妈是Bucky。”

因为是队友的故人,Tony的语气放缓了许多,他从对方的背上翻下来:“你告诉Steve了吗?还有,你为什么要喝我的酒?”

“那上面又没有写你的名字,你凭什么说是你的?”

Tony原本已经顺下去的毛又竖了起来:“你被九头蛇带去俄罗斯,现在连个人界限都全忘光了吗?”他已经给过Steve面子了,这下他要为自己那被糟蹋的半罐酒讨回公道。

他们俩在树上争执不休,吵得连落在一旁的鸟儿都受不了他们的聒噪,扑腾着翅膀报信去了。争吵之中,不知道是谁一个不留神,一脚把罐子踢下树枝,啪的一声摔碎了,仅剩的半罐酒流得满地都是。

Tony看着满地的狼藉愣了半天,回过神来盯着Bucky露出了锋利的爪子:“我和你拼了!”

“你丫的爪子怎么这么尖啊!”

“你这么早开始养冬膘了啊,怎么比照片上面看着胖了一圈啊!”

“啊!”

“哎哟……”

接到消息急匆匆赶来的Steve和Jarvis看到的就是他们一人坐在一棵树下,中间是摔破了的罐子和被什么液体打湿了的一大片土地,当事双方鼻青脸肿,大眼瞪小眼,要不是森林警官把他们隔开,下一秒他们又会扑打起来。

“Sir,你干嘛打架?”

“他喝了我要送给你的酒!”Tony愤怒地回复道,又发现自己一不小心说出了准备的惊喜,气得又闭上了嘴不再讲话。

“Bucky,你怎么回来的?你为什么要和Tony打架?”

“谁他妈是Bucky。”末了又补上一句,“谁叫他先抓我脸。”

事情的最后,双方在调节下互相道了歉,Steve提出赔偿Tony一罐新的蜂蜜酒,而Jarvis拿出一只珍藏的疗伤药送给Bucky。

一切便翻过了新的一页。

越近冬季,Tony的胃口越小,每天一有空就窜出去感受森林里的生机,迟迟不愿回来。

他说:“冬天一片死气沉沉的,哪有现在好玩。再不出去看看就要等到明年了。”

乘着Tony说话的空档,Jarvis往他嘴里喂各种浆果。Tony也没看清那是什么,就着Jarvis的爪子吃下去,直到酸涩的味道在他口中蔓延开来他才直到自己吃了什么。

Tony抗议:“我是肉食动物,不吃这些东西,吃了会拉肚子!”

“你是杂食动物,”Jarvis不理会他的抗议,继续往他嘴里喂,“你不吃这些东西,连肚子都拉不出来。”

“好好说话。”

“……会便秘。”

秋末,火红的树叶在地下已经铺上了厚厚的一层,还有些不舍的在树上死死抓住枝头不放。与树叶那般一样火红的,还有越发成熟的Jarvis,他赤色的皮毛油光锃亮,当他奔跑在森林里时宛如一团跃动的火焰。

Jarvis在找Tony,快到饭点了,不找到他的话估计他只有等到肚子饿得咕咕直叫的时候才能想起回家。Jarvis有时候想,或许这是在还自己幼崽阶段欠Tony的债,只是三个月的债到他这里估计就要用一辈子去还了。

偌大的森林,根本不能快速地找到Tony的踪迹。狐狸先生继续发扬着种族的传统品德,他买通了森林里的几棵树,大树们听到Jarvis的请求后笑弯了腰。一传十十传百,他轻轻地唤一声,树上的叶子和地上的叶子就会伴着风一起作响,将他的呼唤传向森林深处。

风吹树叶,是什么声音?

沙沙。

不,仔细听。

紫貂先生竖起尖尖的耳朵,笑了,他家Jarvis正在叫他赶紧回家吃饭呢。

风吹树叶,一声一声,全是狐狸先生的“Sir,Sir……”


fin.

各位七夕快乐 愿食用愉快!

评论(4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