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一天

 文力下降预警 史总失忆 借鉴《别相信任何人》

OOC警告

Jarvis觉得人类的大脑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它能产生各种新奇的点子,能够储存海量的信息,可是任何一点微弱的损伤,对大脑机能都是不可逆的伤害。它太过复杂,所以对它的研究进行得缓慢又浅显,至少在目前,没有人能够告诉他在Tony Stark引以为傲的大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Jarvis习惯于为Tony做各种身体检测,或许他对Tony的大脑重视得还不够,以至于直至异常自己显露的时候他才注意到。

Jarvis不习惯睡觉,即使有了实体,他也会等到Tony睡着之后,悄声离开房间,在实验室整理数据或自我检修,掐着Tony的生物钟,准备好早饭,迎接Tony转醒之后嘟囔着的“早安”。

可那一天不一样。

Jarvis端着托盘走进房间时,Tony已经直坐起身,抓着被子一脸戒备。等到Tony看清了Jarvis的脸,他放松了抓着被子的手,他朝着Jarvis局促地笑了笑:“Jarvis……我是谁啊?”

Jarvis盯着Tony的脸,分析着他的每一个微表情,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经历过什么?

Tony Stark几十年的记忆像是在睡梦中悄然被人剥离出大脑,他迷失了自己,那世间最聪慧的大脑里的记忆像是被海绵吸干的水,仅剩的只有Jarvis。

自此之后,每一个早上都是最为艰难的时刻。Jarvis不得不每天重复地给Tony交代他遗忘的内容,然后看着对方的神色由惊慌转为彷徨无措。他帮不了Tony,无论他前一天多详细地为Tony介绍过的事,在第二天清晨来临的时候重新归于虚无,在日光之下什么也不剩。

无力感被无限地放大,Jarvis偶尔会觉得自己无法完成这个被莫名强制交付的任务,但他知道能帮Tony现在只有他了。Tony会坐在电视前看着Jarvis给他找来的影视资料,面色平静,仿佛是在看别人的故事。他像是骤然发现自己陷入泥潭的孤独旅人,无法等待同伴的救援,而Jarvis是他唯一能够作为依靠的,不让自己陷入错乱中的浮木。帮助Tony,这是Jarvis的工作。

神盾局找来医生为Tony做了各种检测和治疗,可收效甚微。高层没有办法,只好无限期中止钢铁侠的一切行动。Tony能够得到暂时的休息,但不代表Jarvis也能,他仍然需要协助复仇者们,做好信息支持,帮助公司处理日常事务。

某次复仇者大厦那边催得紧,原本陪着Tony在市区观光的Jarvis只好带着Tony匆匆赶过去。Tony因为一天的游览而有些筋疲力尽,Jarvis将他安顿在会客厅,调好了室内的温度,帮他盖上薄被,提醒大厦中的人们别去打扰他,自己匆匆赶去实验室,想在Tony醒来之前完成所有工作。

可工作量比Jarvis想象的更大,后台程序被占用太多,以至于他没有空隙去关注Tony是在什么时候醒来的。工作进行到收尾阶段时,Jarvis的系统被紧急切入了一个内部电话,呼叫他马上去大厅,说Tony的情况不是很好。

那是第一次Tony没有在醒来之后看见Jarvis。大脑中仿佛是一片混沌,Tony理不出有关自己的任何思路。所处的这个世界丝毫没有他能够掌控的任何信息,仿佛是一座沙城,他能够看见它,但伸手想要近一步触碰时却在指尖坍塌。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让Tony有些烦躁,他只记得Jarvis,这是他混沌脑海中唯一的一个清晰印象。他可以相信他,他需要找到他。

Jarvis控制着实体向大厅赶去的同时,调动摄像头看到的画面就是保安尽量在不伤害Tony的前提下阻止他的动作。可Tony对此明显不太受用,他的眼睛因为烦躁而有些发红,一边想要脱离保安们的钳制,一边大声呼喊着Jarvis的名字。

“Sir,我在这里,请你放松,这几位先生对你没有恶意。”

Jarvis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来,像是按下了暂停键,Tony松开了揪着其中一名保安领口的手,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到Tony看着Jarvis的实体出现在走廊的另一头时,他紧绷着的肩膀才放松了下来。

Jarvis快步走到Tony身边,用手臂横挡在Tony的胸前,扶上他的肩,将Tony和其他人隔开。Jarvis的手臂圈出了一个安全的空间,让Tony能够好好地调整呼吸。Jarvis欠了欠身,向保安和其他的工作人员道了歉,领着Tony往外走。

“我惹祸了吗?”Tony瞥了瞥Jarvis平静的侧脸,有些不安地问。

Jarvis笑了笑:“没有,这次是我的错。”

人工智能这下再也不敢在Tony睡着的时候离开了,即使是众人都沉沉睡去的深夜,Jarvis也不敢离得太远。他会坐在床前的单人沙发上,点上一盏小夜灯,捧上一本书,尽管他的数据库能够搜索到关于每一本书的内容,但他迷恋手指触碰书页时的触感和淡淡的油墨味道,那总让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接触的真实环境——Tony堆满各种演算纸和文件的实验室。不过他更经常做的,是陪着Tony躺在床上,看着他的身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看着他从入睡时的快速眼动到转醒时的睫毛微颤。

夜晚是Jarvis一天之中最为放松的一刻,他愿意相信在那个时刻,Tony仍是记得的。他看着Tony安安稳稳地躺在自己的身边,脸上的表情不是白天伪装出来的平静,而是真正属于Tony Stark的放松,他不用担心怎么去向Tony解释现在的情况,怎么克服自己心中陡然上升的无力感,他只用跟从前一样,只需要陪在Tony身边就好了。

可是接着,Jarvis发现Tony渐渐开始做噩梦了。

刚开始Tony只是喃喃自语,当Jarvis伸手想要将他抱紧时才发现对方的睡衣已经被冷汗濡湿。他会在惊呼中突然醒来,短暂几秒后再次睡去,到后来会在梦中直接尖叫着挥舞四肢,想要脱离骇人的梦魇。

Jarvis叫醒过他一次,Tony在半梦半醒之间述说着梦中所见:“我感觉自己被什么力量拉扯着掉进一个虫洞里,离安全的世界越来越远,虫洞的另一头全是黑暗。我想要给谁打电话,可是对方不接,我只能越掉越远,和全世界断开联系……嗯,我还听到了你叫我,我以为是梦,不过原来你真的在这里。”

Jarvis吻上Tony被汗水打湿的额角:“不是梦,我就在这里。”

不是梦,你所看见的都是你曾经经历过的。

这是第一次Tony向他交代在濒死瞬间的感受,Jarvis只记得在通讯断开的瞬间源自系统深处的惶恐,却没有想过那个在孤独地堕入黑暗中的那个人心里又是什么样的感觉。

Jarvis将Tony揽紧了些,对方在他的胸前寻了处舒服的位置,又睡了过去。

这次我会陪你一起掉进虚无,然后再次重新开始。

Jarvis去询问过有关的专家,专家告诉他,噩梦说明了这些记忆仍然存在于Tony的潜意识中,也表明他会有恢复的可能,人类的大脑受到刺激后或许能够帮助他想起来什么。Jarvis只好听从专家的建议,不再在Tony做噩梦的时候将他叫醒。他听着Tony绝望的呼救声,只能捏着床沿控制住自己的行动,告诉自己保持理智。

可是没有用,Tony的睡衣被冷汗打湿又被体温慢慢烘干,而噩梦的记忆就像汗水,在太阳升起,思维慢慢转醒之后消失不见。

Jarvis看着Tony有些迷茫的眼神,清了清喉咙,生生将心中持续了一晚的钝痛压了下去,笑着说:“早安,Sir,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你叫Tony Stark,是SI的董事长,也是钢铁侠……”

他带着Tony去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吃Tony最喜欢的那家吉士汉堡,吃各种口味的甜点,去参观战斗资料储存的博物馆,他们去驾车兜风,Jarvis还会操纵着战甲带着Tony飞上天空……久而久之,每一天Jarvis便有了较为固定的行程安排。他们走过Tony记忆中每一个该存在的地方,而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有的一切,保质期只有一天。

Tony知道Jarvis也会失望,尽管人工智能先生声称自己没有人类那么多愁善感。

“我今天不想睡觉,我们来聊天吧。”当Jarvis提醒Tony已经到了睡眠时间的时候,Tony这么说道。

他们一起窝在沙发上看影视资料,Jarvis抱着一桶爆米花,给Tony挑选焦糖最多的那几颗喂进他的嘴里。

“你也吃啊。”

Tony学着Jarvis的样子,也挑好爆米花往Jarvis的嘴里喂。

“Sir,我不用……”Jarvis的话语中断在Tony将爆米花塞进他嘴里的动作中。

Tony喂爆米花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后抓到几颗就往Jarvis嘴里塞几颗,一边塞一边念叨:“快点吃,快点吃……”Jarvis的咀嚼速度跟不上Tony的投喂速度,不一会腮帮子就鼓起了一团,Tony看着Jarvis的狼狈模样笑得倒在他的怀里。玩笑过后,睡意更加明显,Tony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瞄了一眼屏幕上播放着他正从阿富汗归来时举行记者会的画面,朝着Jarvis说:“那个汉堡看起来还不错,我们明天去吃吧。”

Jarvis抱着爆米花桶的手猛地一顿,他将桶放在茶几上,将怀里的人向上揽了揽:“好,我们明天去吃。”尽管我们今天才吃过。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他们驾车环着城市开,在有特殊意义或是Tony感兴趣的地方停下,下车慢慢走。

午后还下着雨,但空气中还是有些热度,车内中开着空调,难免有些干燥。Jarvis停车去买水,让Tony呆在车里等他。排队的时候,Jarvis卷起衬衫的袖子,让实体更好地散热,身后传来几声惊呼。Jarvis循声望去,一个小男孩追着踢飞的皮球跑上了马路中央,身后刚好是一条长下坡,由于下雨路滑,男孩又是突然冲出来的,司机只能猛踩刹车,不停地按着喇叭,而男孩对正在下坡的货车浑然不觉。没等Jarvis做出反应,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男孩的方向冲去,抱起男孩向旁侧翻滚了几圈卸掉冲力。货车尖锐的刹车声戛然而止,司机急匆匆地下车去查看情况,看到没有出事才松了口气。

Jarvis跑到Tony身边将他们拉起,Tony护在怀里的小男孩瞪大了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被Tony保护得很好,除了有些受惊之外毫发未伤。Tony将男孩放在地上,看到周围围观的人们越来越多,有些不自在,回头去看Jarvis,对方正盯着Tony短袖下被蹭伤的手臂皱紧了眉。

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的小男孩不好意思地想要离开,但欲言又止地在Tony身边踱着步。

Tony好笑地看着他:“怎么了?”

男孩舔了舔嘴唇,说:“谢谢,不过……你是钢铁侠吗?”

被问话的Tony愣了愣,下意识地看向Jarvis。对方已经回过神,走到Tony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是的,他是钢铁侠。”

Tony闻言有些局促,在对上Jarvis肯定的眼神后,敛了心神,转头向男孩回以了一个自信的微笑,一个属于钢铁侠的标准微笑。

晚些时候,Jarvis接到了博士的电话:“新闻上都是你们呢。隐退的钢铁侠再次回归公众视野。”

“他值得的,即使失去了记忆他也是钢铁侠,美好的灵魂和品质不会因为他是否穿着战甲而改变。”

Bruce叹了口气:“我们等待着他的真正回归。祝你们好运。”

“谢谢你,博士。”

累吗?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相同的生活,期待着一个渺茫的希望,这样累吗?

Jarvis看着Tony熟睡的样子问自己。他不累的,至少和Tony比起来。起码他能够掌握自己生活着的一切,所有的事都按着他预设好的程序发展,而Tony需要从黑暗的虚空中重新走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去接受自己毫无印象的人生。相比重复而言,冒险才更有勇气。Tony并不需要Jarvis的照顾,他只是需要Jarvis告诉他,他该是怎样的人。

Jarvis看着一轮金色的太阳悠悠升起,照亮大地,属于Tony的新的一天再次来临。床上的人翻身转醒,盯着Jarvis的脸,眼神中是Jarvis早已熟悉的神色。可是这一天,他问道:“你是谁?”

Jarvis站起身,实体的四肢因为久坐而有些僵硬:“早安,Sir,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你叫Tony Stark,是SI的董事长,也是钢铁侠……”他短暂地停顿了一下,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继续补充,“我叫Jarvis,是你的人工智能管家,我会陪伴你度过这一天,你可以信任我。”

你忘了也没关系,你遗忘的,我会替你都记住。这是我的工作。

fin.

才知道tag加角色名能帮角色增加热度

没有想到九月会这么忙 失踪人口回归 手生了致歉 

有些感冒发烧 若是逻辑不通请指出

愿食用愉快

评论(41)
热度(78)
  1. 流年春去渺阿宅骑马找丁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