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骑马找丁丁

微博同名|想成为一个讲好故事的人
这里阿汶 圈地自萌
有意见请直接提 拒绝掐架
爬墙专业户 希望经过的每个圈都有粮吃!

【贾尼无差】帖子

OOC预警 po主啥都不懂全靠百度 拒绝考据 一切全是为了剧情 私设如山 

文笔不好 提前致歉 po主人怂 请勿掐架

旁观人视角

-

第一次更新

我要向你们讲述一个故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我真真实实地经历过了。

如我的好友们所知,我因先天性心脏病,自幼身体不好。感谢上帝,三个月前一位匿名者的慷慨遗赠,我做了心脏移植手术,身体也在慢慢开始恢复。从这颗心脏被移到我身体后,我总会断断续续地做一些梦,梦境真实得让我每每醒来时都会因梦中的情节而影响情绪,到后来,即使是在白日里,也会有一些零碎的片断闪进我的脑海里。或许有读者已经猜到了,这所有一切的记忆属于我心脏的捐赠者——那位善良的先生,没有科学依据支撑,但我无比相信,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细胞记忆。

在今天之前,因为考虑到会涉及个人隐私,我只想将这些记忆保密,但今天的梦境,让我意识到我有义务将它们说出来,完成心脏前主人的愿望。因为记忆的零碎,所以我只能边写边想,或许明天又会有新的什么,提醒我来更新。

如果各位在我的叙述中发现自己与故事里的主人公相识,可以私信我,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个故事是关于两个男孩。一个男孩叫“Tony”,另一位男孩我不确定他的全名,只能根据Tony对他的称呼叫他“J”。出于保护对方隐私的目的,我只能隐去他们的姓氏,相识的朋友可以带着他们中任何一人的姓氏来私信我。

他们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双方大概都只有十岁出头。或许是在春夏交际,他们相约去爬山。我还能隐隐记得青草扫过脚踝的轻痒和双手被粗糙的岩石磨擦后的疼痛。J在山岭之间穿行跳跃,宛如小鹿。他回头对Tony微笑,眼眸里闪着阳光照上山间清泉时的粼粼波光。Tony的体力是两人中较差的那个,爬到半山腰便有些吃不消,汗水打湿的衣服贴在身上的粘腻感和追不上J的挫败感,恼得他一屁股在原地坐下。J回头看到Tony没有跟上来,也返身回去,坐在Tony身边,从随身背着的布包里递给Tony水壶。壶里的水还保持着冰凉的温度,Tony猛灌了几口,将水壶又还给了J。趁着J喝水的空档,起身就往山上跑。

我因为身体的原因,从来没有进行过剧烈运动。梦中奔跑的场景,倒是满足了我的愿望,原来出游爬山,是这样的感觉。腿部肌肉的酸胀感换来眼前景色的渐渐拔高,耳旁刮过的,除了风声,还有前方人愉快的笑声。

 ——————

第二次更新

昨天还在说不知道J的全名,今天就梦到了。他叫Jarvis。

今天的梦境倒不是很愉快,正好写到他们年幼的时候,不如把它接着昨天的写了吧。

我记不得他们是因为什么吵架了,反正双方整整一天没说话。那天晚上,Jarvis坐在桌前盯着课本发呆,就听到窗外有什么细细的响动,像是谁在用小石子扔玻璃。他推开窗正要往下看,Tony的头就从窗沿下冒出来,脸颊被尘土弄得脏兮兮。Jarvis有些懵,呆站在旁边,直到听到Tony抱怨“你也不知道过来搭把手”,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去扶他。Tony轻车熟路地打开Jarvis房间里的储物箱,拿出一瓶饮料,坐在地毯上大口喝大口喝。好不容易喘匀气,手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Jarvis坐过来。

“给你看个好东西。”Tony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罐子,小心翼翼地,像是怕弄坏什么珍宝。

他还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打开罐子,萤火虫就一只只从罐子里飞出来。Tony关了灯,房间里萤火虫的黄绿色光芒,明明灭灭,像这个梦境一般亦真亦幻,美好得不像话。

 ——————

第三次更新

没想到这么多人在关注,我有些惶恐哈哈哈……各位的评论我都看了,如果觉得这是段子,我也没办法,只能说劳烦出门右转吧。毕竟我发这个帖,一是因为这颗心而想要感激当事人,二是我真的对这两个人的存在感到好奇。私信没关,如果你知道什么请告诉我。我有个小本子,自从我开始有意识地梦到他们后,睡醒都会记下梦里的内容。虽然画面模模糊糊,情节也逻辑混乱,但不得不说,他们的存在真的让我感到自己并不孤单,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为他们的互动欢欣鼓舞。

我记得Tony站在楼梯上转身,笑嘻嘻地第一次吻上Jarvis的唇;记得Jarvis在厨房忙碌的时候轻轻敲开Tony捣乱的手;记得他们拥抱时肌肤相亲,心脏共鸣;记得他们傍晚时分一起窝在沙发上,Tony把脚搭在Jarvis的腿上,头靠在Jarvis的肩上,不知不觉便沉沉睡去,电视被Jarvis调成了静音,耳边是Tony浅浅的呼吸声,呼吸打在脸上,像是谁的手一丝一缕地在编织柔软的情丝……

如果,我能找到一个与我如此契合的人,我绝不会让他离开。

不好意思,因为身体状况不太好,今天就写这么多。

 ——————

第四次更新

感谢大家的关心,我今天感觉好多了。今天来讲一点细节吧,毕竟不能忘记发这个帖的目的啊。

不知道多久开始,他们的面容也变得成熟了,因为记忆的连续性,虽然我不了解情况,但仍觉得一切发展得都顺其自然。他们都是十分优秀的人,优秀到……放在现实生活中人们都会嫉妒于命运对他们过分垂青了。Jarvis温和,Tony张扬,前者的严谨态度刚好补足后者的随性。我不知道怎么说,他们就像是磁铁的两极,理所当然应该在一起。Jarvis后来从事了IT行业,而Tony除了接手家族企业外还兼顾了另一份职业,类似特工?我也不太清楚。总之,他处理的问题超出我的认知,以至于我到现在都在怀疑梦中看到的东西是真是存在的还是我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全身绿色的巨人和头上长角的巨大飞鱼?什么鬼?Tony每天为了这份工作几乎是在生死线上摸爬滚打,以至于他们俩爆发了一次最激烈的吵架。

或许是一直以来都十分温和的人发脾气来会更有威慑力,一直以来天不怕地不怕的Tony居然在Jarvis面前第一次吃了瘪,接着就是连着数天的冷战。可是就像我说的,他们是最适合对方的那个人。在Tony接到任务消息,不知道怎么劝Jarvis的时候,Jarvis走到他面前,将工具箱递给了他,说了几天来的第一句话:“注意安全,记得回来。”

这就像是一种口头契约,就算是Tony受了再重的伤,也会撑着最后的力气,见到Jarvis之后再脱力地晕过去。他们约定了相见,Tony绝不会食言。我想,或许家中亮着的那束温暖的灯光,对他意味着的就像是那人明亮的眼眸,是在生死之间,咬着牙也要挺过去的力量。他舍不得死,Jarvis是他生命的光,因为有这束光,所有走向死亡解脱的选择都变得无比自私。

 ———————

第五次更新

有人联系我了,所有信息已经确认,发这篇帖子的目的也达到了。我努力想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没想到还是泄露了一些信息【摊手】。出于对某些原因的考虑,我和对方协商过了,我们交换了双方所知道信息,将结局补完,帖子保留24小时,之后删除。

就像上次说到的,他们约好相见,Tony保证将自己带回来。可是最后一次,他们约好相见,却有人失了约。而这,也是我打算开帖的诱因。

从头到尾,那个誓言就一次次在考验墨菲定律,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这个压根就像自己立了个旗,而现实则是证明这个旗多久会倒。故事的最后,这个旗倒在了一片腥风血雨的战场上。

那是一场恶战,整座城市的天空都像是察觉到危险的降临,大团的乌云遮蔽住天幕,远方隐隐有雷声作响。那庞大的怪兽被逼急了,用尾巴狠狠地抽打趴在它身上的Tony,想要将这个人类从自己的身上弄下去。后方又有人朝Tony射击,只能依靠队友的协助在打斗的间隙赢得片刻的喘息。鬼知道敌方怎么如此了解自己,每一次攻击都直冲命门,否则他绝不会狼狈到这个地步。

Jarvis。

那位知情人在对讲机里听见Tony咬紧牙叫出了这个名字,就见他右手猛地伸进那机械怪兽的后颈出,拔出了那块提供能量的芯片。之后,便随着没了生气的怪兽直直摔到了地上。Tony几乎是虚脱了,瘫软在地上,身下是敌人和战友留下的血泊。有人急忙上前,想去扶他,他摆了摆手,说:“让我歇一歇,等下还有约。”

某位朋友告诉我,Tony突然想起什么,莫名笑了出来,扶着身旁的树站起身,语气轻松地邀请在场的人去平日里经常聚会的酒吧,今天他请客。

我不知道Tony在他和Jarvis约定的那家餐厅的店前等了多久。我只知道在那场战争开始的一个小时前,Jarvis坐着的那辆车遭到了袭击,司机当场身亡,而Jarvis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当Tony结束战争时,Jarvis的血迹已经干涸,凝固在第五大道的柏油马路上,像一块暗色的印记。感谢Jarvis先生,在逝世前签署了器官捐赠同意书,我现在才有机会为大家讲述这个故事。知情人说,Jarvis的车祸是因为对手想要窃取他电脑上关于Tony武器的信息。

我想说的是,Tony,如果你在看,Jarvis之所以回家,是他想在和你见面时送你一份礼物,那份礼物应该还锁在他房间的保险箱里,密码是你的生日。我曾经坐车经过你们相约的那家餐厅,看到那家餐厅的招牌时,心脏一紧一痛,旁人提醒我才发现自己居然哭了,若不是坐在车里,或许我已经全身脱力得跌倒。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她叫Wanda,我想她会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心脏一紧一痛,是爱的感觉。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的身体状况一天天地在变好,我的心脏是属于一个特别特别好的先生的,为了他,我也会好好活下去,帮他多看一下这片他那么不舍的世界。

祝大家身体健康,遇上与你契合的那个人。

更新结束

 ————————

Tony关掉网页,踱步到Jarvis的房间。站在保险柜前,他有片刻的犹豫,但还是输下了密码。保险柜里装着一个破旧的小罐子和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Tony的手指摩挲过那个小罐子的边缘,又移到一旁的小盒子上。他将它取出,打开,银白色的光芒便从盒子里闪了出来。

那是一对对戒。

Tony左手的大拇指碰了碰戴在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笑了笑,将盒子里其中一枚戒指取出戴到右手无名指上,又将挂脖子上的另一枚戒指取下,那是他为Jarvis准备的,此刻刚好填补那个被他取走的空缺。

“我们果然是天生一对,J。”Tony说。

他不会忘记那个晚上。他在约定的地点呆呆地等,直到那场酝酿许久的暴雨落到他的身上。他的心啊,就像握着装戒指盒子的手,紧了又紧,直到慢慢凉了下去。而他那时还不知道,他的J出事的地方,离他们相约的地点只差一条街道,那场雨冲刷掉了Jarvis印上的血迹,就像冲刷掉了那人存在的痕迹。那个陪伴他大半个人生的人,那个笑着张开怀抱拥抱自己的人,那个因为生气而急得眼圈发红的人……就这样彻底消失了?

不过还好,Jarvis的心脏,那颗带着心跳撞入他灵魂的心脏,此刻在世界的某个地方仍在跳动,一遍遍地在重复着他错过的那句“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最爱你。

FIN.

最近被电影的消息弄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官方不给活路我们还有自己啊 不要吵架啊 每个角色都是那么好 怎么舍得踩

本来这个脑洞酝酿好久了 但是每天会多又忙 趁着这个自己求来的假回家一股脑写完了 望食用愉快 也祝大家身体健康 早日遇上与你契合的那个人

评论(24)
热度(57)